看著那個從天而降的巨大火球,朱芊芊放肆大笑,眼淚都笑出來了。

秦明的臉色頓時變得異常難看,錦毛虎竟然死了。

錦毛虎實力不弱,在一眾天罡地煞星神中足以排到中遊,哪怕是秦明也得十個回合才能將他拿下,能將錦毛虎偷襲致死, 來得絕對是頂尖高手,以朱芊芊的身份明廷隻盼著她早死,肯定不會派人來救,難道是蜀王親臨?

秦明來不及多想,用神魂引導著真火朝山上席捲而上,他要趕在那人來之前將朱芊芊燒死。

卻看見朱芊芊從懷中取出一個火紅色寶珠, 這寶珠神光一照, 竟將真火隔離開, 然後朱芊芊就朝山上退去。

“你不是想殺我嗎?快下來與我一戰,你若是能接我一棒不死,我便放你一條生路。”

秦明不敢再耽誤,從真火中走出,追上去想要先殺掉朱芊芊。

這時隻見一條巨大的龍舟在地麵上快速行進,金色龍首朝前方不斷噴水,原本無物不燃的真火,遇水則滅,為龍舟從火海中開辟出一條通道。

秦明放眼望去,隻見龍舟上正站著一個人,那人儀表堂堂,相貌非凡,手持一柄青龍偃月刀,腳下還蹲著一條大黃狗。

“江帆!”

樹的影人的名,秦明頓時停下腳步,舉著狼牙棒,小心戒備江帆偷襲。

“霹靂火秦明,你若是能接我三刀不死,我便放你一條生路如何?”

江帆站在龍舟上大笑道。

“你這卑鄙小人有何信譽可言?你以為我不知道春秋刀法之奧秘嗎?”秦明朝江帆破口大罵。

“擔山!”

“大力!”

而後, 秦明一連施展兩道神通,原本就十分巨大的身軀再次膨脹,變得足足有三丈高,那根巨大的狼牙棒竟然也隨之增長,足足有六七丈長,水桶般粗細。

如同小山一棒的秦明,朝江帆隻衝而來,一步橫跨數十丈,一棒橫掃千鈞。

“這一棒定教你灰飛煙滅!”

一棒打出,秦明心中亦是激動不已。

隻覺得痛快至極,甚至連蛻凡境最後一個小境界洗髓的關卡都開始鬆動了,打死江帆他就能抱丹!

這是他施展出全身勁力、力量、氣血的一擊,還有兩大神通的加持,這一擊完全是他力量的巔峰,

“來得好!”

看著這驚天動地的一棒,江帆欲欲躍試。

麵對身形巨大的秦明和他手中那根長達十幾米的狼牙棒,他手中的青龍偃月刀,就顯得十分弱小。

但力量不止是看身形。

煮石神通可不是白練得!

花費兩千五百斤煉至大成的煮石神通, 除了給江帆極大增強防禦之外,更是大大增強了他的身體。

而那龍女的五隻雨工也不是白吃的!

體質:56→88

力量:58→91

敏捷:26→38

神魂:11→21

全身屬性暴漲之後,江帆任由一條屬性都已經超過大部分蛻凡境武修的極限,除了少數血脈高貴的妖獸或者像秦明這樣的神將,尋常蛻凡境武將已經遠遠不是江帆的對手。

他正好拿秦明來試試手!

是以,看著秦明勢不可擋的一棒,帶著火焰與雷霆掃來的同時,他雙腳一蹬,踩在龍首上,整個人一躍而起。

不閃不避,直接向秦明正麵衝撞,隨後猛然揮出一刀,一刀劈出一條青龍。

繼而,青色龍影,俯衝而下!

這一刀斬出,似有風雷相伴,而後有狂風漫卷,即便冇有蓄勢又如何,這一刀儘顯凜冽、霸道。

迎難而上,卻正好符合春秋刀法的心境。

第一刀!

轟隆!

一聲落雷在山林中炸響,刀棒相交之處,一股恐怖的衝擊波迸發出來。

秦明竟被這一刀生生擊退半步!

山頂上,朱芊芊看著這一幕,眼神中滿是驚駭。

她之前還在歎息,這少年郎雖然長得好看,但太過自大,不該與秦明硬拚,秦明本就有萬夫不當之勇,又接連施展兩道神通,這一身恐怖巨力,天下都少有人能敵,但令她都驚悚的一幕發生了。

麵對秦明如此凶悍的一擊,這俊秀少年竟絲毫不慌,那威武凜冽的一刀也冇有任何遲疑,那條青色龍影的俯衝而下。

不是法術、神通,隻憑刀法,一刀斬出青龍!

這還是人?

“好大的力氣!怪不得你能斬關勝,敗花榮,你究竟是什麼來曆?”

秦明後退半步,握著狼牙棒的手微微發抖。

他半步退回數丈之遠,而江帆雖然連退三步卻隻有半丈,雙方力量高下立判、

一刀之後,就從打死江帆突破蛻凡境到認清現實,秦明即便已經活了幾百年,都忍不住心頭一喪。

這人全靠肉身竟然比他力量還大,這是什麼怪物?

單論力量恐怕連武鬆都不如他,或許隻有魯智深才能略勝他一籌。

但江帆此時卻隻想一刀斬殺秦明,拖著青龍偃月刀踏步上前,而後飛躍而起,迎麵再斬出一刀。

“第二刀!”

一股無法匹敵的威勢降臨,秦明隻覺身上的火焰與雷霆都好似被這一刀所帶的威勢凍結了一般。

‘這一刀,我會死!’

恐懼!

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懼籠罩在他的心頭。

這就是春秋刀法的勢!

可奪人心智,摧毀其鬥誌。

但這震懾隻持續了一瞬間,就化作滔天暴怒。

“我會死?”

“我堂堂天猛星神主,豈會死在這區區凡人之手?為三界眾神恥笑?”

洶湧的怒火從心頭湧出,原本纏繞在秦明身上的赤火和雷霆,頓時沸騰了。

滔天烈焰沖天而起,旋即,伴隨著陣陣雷霆炸響,電光一閃,令山上觀戰的朱芊芊都忍不住閉上眼睛。

而後隻覺一陣地動山搖,飛沙走石。

一擊之下,秦明腳下的地麵徹底崩碎,雙腿一軟直接半跪在坑中。

恐怖氣浪捲起的煙塵,足以遮天蔽日。

“啊!”

秦明跪在地上,目眥欲裂,心中狂怒至極。

他此時身上盔甲破裂,全身噴血,一身筋骨都在嚓嚓作響。

“我竟然敗了?”

洶湧的不甘頓時湧上心頭。

他竟然被江帆這個凡人真麵擊敗,以他的狀態,絕對不可能接下第三刀。

死亡的威脅下,秦明拿出了真正的殺招。

“迴風返火!”

排名在第三十位的天罡神通,迴風返火,需要將借風、吐焰、坐火三種地煞神通練至圓滿才能施展的大神通。

這是秦明真正的殺招,也是他第一次施展。

“哈哈,江帆,受死吧!”

秦明仰天狂笑。

似有一**日從半空中墜落,瞬間噴射出金色的赤焰,太陽真火連地上的泥土都被直接點燃,突然狂風呼嘯,太陽真火朝江帆身上席捲而去。

一般觀戰的龜丞相拚命施展法力催得龍舟噴水,但完全是杯水車薪,龍首中噴出的水流瞬間就化為蒸汽。

山頂上,朱芊芊眼中滿是緊張,雙手緊緊抱住嬋兒,差點將她活活憋死。

就連一向對江帆充滿信心的左百戶,都眉頭緊皺,如此近距離直麵這樣的大神通,江大人還能活下來嗎?

砰!

足以焚儘一切的太陽真火中,一個赤條條的人影衝出來,他渾身上下都燒熱著火焰,整個身體都變成金黃色。

“這怎麼可能?”

看著毫髮無傷的江帆,脫力癱倒在地的秦明,驚恐的瞪大雙眼,這可是天罡神通,太陽真火豈是**凡胎所能抵禦的?

江帆眼中滿是殺機,即便他有金剛不壞之身,外加大成的金石之體,處於火焰中心都有被融化的感覺,這秦明必須死!

心懷殺意,斬出第三刀,即將一刀斬殺秦明的江帆,眉頭皺起,未儘全功。

一道光圈驟然從地麵升起,直接把他圈禁起來!

這是什麼神通?

就在他疑惑之際,遠處,傳來了一聲輕喝,

“江帆,手下留情。明廷無道,我勸你給自己留條後路!”

留條後路?

“這是在威脅我?”

冇有半點猶豫,江帆一刀劈下,向這光圈斬去。

天罡神將有什麼了不起,又不是第一次殺!

我就是要斬神!

一刀不死!

那就再來一刀!!!

誰說春秋刀法隻有三刀!

錚錚錚!

接連不斷的巨響,如同重錘一般,甚至連大地都在顫抖。

刺啦!

隨著一聲巨響,光圈被江帆斬破了。

他雙腳一踏,如同飛鳥一般,一躍數丈,飛身斬向秦明。

望著江帆飛身撲向如同巨人般的秦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而後,沸反連天。

“你怎敢殺他?”

“伱真的要與我們不死不休?”

看似平靜的質問聲驟然在空中響起,一個秀纔打扮的中年文士出現在不遠處的天空上,正架著彩雲趕來。

江帆踩在秦明死不瞑目的腦袋上,眼睛一眯。

天機星智多星吳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