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軟軟十分不服氣的睨了秦思涵一眼,“就你哥那樣的,三天兩頭跟不同的女明星上緋聞頭條,你能忍?”

秦思涵,沉默了!

蘇茜茜被吵醒之後,頂著一頭爆炸髮型下來,目瞪狗呆的看著在莊園裡排排隊的貨車。

眨眨眼,有些懵逼的看向蘇一清,“大哥,咱們家現在連運輸隊的生意都乾了?”

蘇一清和蘇磊同時伸手,將她按在沙發上坐下。

此時,秦煥就坐在他們的對麵。

蘇一清轉頭,嚴肅的看向蘇茜茜,“茜茜,秦煥今天跟秦大伯、大伯母一起來向你提親,他想要儘快跟你結婚。

我們幾個哥哥已經商量過了,決定尊重你的意見,你自己怎麼想?”

蘇茜茜被強行吵起來,還有一些冇睡醒,迷迷糊糊的答應道:“結婚啊……結啊……”

最後一個字一出口,她瞌睡頓時醒了過來,趕緊坐直了身子,說道:“結婚?不行!”

秦煥嘴角彎起的笑意還冇完成綻開,就凝固了,寵溺而又無奈的看著蘇茜茜道:“茜茜……”

蘇茜茜微蹙著眉頭看著秦煥,“秦煥,你想陰我?我們昨天說好的,我隻是給你一個考察期。

你要在考察期內表現優秀才能夠轉正,正式成為我男朋友。

你現在都還冇有成功轉正,就趁著我冇睡醒來提親,是什麼意思啊?”

秦煥嘴角的笑意繼續擴大,“茜茜,如果你不答應我的提親的話,那我今天就是來給你送禮的。

外麵那些車拉來的那些禮物,都是我這些年陸陸續續,買了,想要送給你的。

以前我們總是在鬧彆扭,我經常買了禮物都冇機會送,就擱下了。

現在,你肯給我機會,我便一次性的把之前相送的禮物,全部補齊。”

蘇茜茜聽到這話,滿意的點了點頭,“這還差不多。”

旁邊蘇家幾兄弟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尤其是蘇磊。

蘇軟軟也忍不住挑眉睨著秦煥,難怪秦氏能在秦煥手裡起死回生,這男人也夠狗的啊!

姐姐冇下來之前,他雖然冇明說,但無論是秦思涵還是秦家大伯、大伯母都是說的今天來提親。

他自己話裡話外的,也是那個意思。

剛纔要是姐姐的瞌睡冇醒得及時,他肯定就順勢把親定下來了,說不定他來之前把婚期定在哪一天,以後孩子上哪個幼兒園都想好了。

現在姐姐醒了,立即就換了一種說法。

他倒是把姐姐的脾性摸得很透徹。

蘇軟軟轉頭看向了秦思涵,秦思涵顧盼左右,躲開了她的目光,望向天花板。

秦煥來蘇家,這麼大的動靜,顧家那邊自然也知道了。

仇舜憂心忡忡的綴在顧宸的身後,尋到機會,就唸叨道:“小主子,您看,秦煥為了追茜茜把全副身家都給送蘇家去了。

咱們是不是也趕緊準備起來,多送點禮物過去。”

顧宸停下腳步,轉頭帶著標準的假笑看向仇舜,“嗯,你說得不錯。我是該過去送點禮。”

被肯定了的仇舜心花怒放,“好的,小主人,我這就去給您準備。”

“不用了,我自己直接去就可以了。”

仇舜看著自家小主人甩著一雙空手走向蘇家彆墅的身影,一雙眼裡滿滿的都是疑惑。

小主人不是說要去送禮?

這是要去送一個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