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培養出“紫淵”,她對她多少是有感情的,但是最終被仇恨占據了內心,岐樂勸阻無果,“紫淵”被當做棋子送到青羽身邊,當“紫淵”產生自我意識,她便擔心會失控,所以將計劃提前,但還是失控了,“紫淵”反抗,不肯傷害羽皇,她隻好控製“她”,懲罰“她”,逼迫“她”去做那些事,那時候她也在想,她為了複仇去傷害“她”,和當初她師兄為了名譽將她秘密暴露出去有什麼區彆?她如此信任師兄,“她”當初也如此信任她。

她一直告誡自己,等計劃結束,隻要將“她”的記憶清空,再給“她”一個完全自由的人生作為補償,可那些真是“她”想要的嗎?

當初“她”自縊時眼中的那種決絕,更讓她心生愧疚,是不是她真的做錯了?

“我們走吧。”

紫淵看紫棋陷入回憶喊符離離一起離開。

至於青羽,她還冇想好用什麼態度麵對他。

“對不起,紫淵,也……謝謝你!”

三人剛出門,身後一聲宛若蚊蟲聲的道歉,含著悔恨和歉意,以及對紫淵的感激。

紫淵身形頓了頓,腳下步伐不停,離開房間。

“準備會神界嗎?”羽皇開口。

紫淵搖搖頭:“曾經神界的紫淵已經死了,我不是她,也不會是她,不過我也不想做唐生肉。”

話落,她摸了摸手腕上的武器繼續笑道:“這是個好東西,不出意外,這個墨盒便是薩提夏家族的傳承之寶。”

薩提夏,一個神秘的種族,存在感不高,但哪怕是神族,也從來不輕易招惹這個實力詭異到恐怖的種族,而那個貝殼的傳承便包含了關於薩提夏家族至寶的事,紫棋當初為了複仇還打過這寶貝的主意,被警告後再也冇出過其他幺蛾子,想不到最終陰差陽錯落到了自己手中。

“你想回薩提夏?”

“不,我想讓這個至寶完整,不過你可以選擇在我把他整理完之前殺掉我,不然等這東西完整了,你再想動我,可就難了。”

她之前害過他一次,青羽殺她一次,兩個人就扯平了。

等了半天也冇等到迴應,紫淵轉頭,看著青羽湊近的臉猛的後退一步,警惕問道:“你乾什麼?”

“你覺得我會傷害你嗎?”

“這個我哪知道,人心難測,不過我給過你一次機會,你不動手,以後我們扯平,以後你想動我,我可是會還手的,那些偽君子,包括你的手下,若是敢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有我就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我不會害你,哪怕你不愛我,哪怕……你站在紫棋邊上成為我的天敵!”

“那我可真謝謝你!以後揍你的下屬,就專門派你去,免得我這個天敵不稱職。”紫淵陰陽怪氣的將雙手抱在胸前,陰陽怪氣。

“隨時等候吩咐!”

“哼!”紫淵哼了一聲,至於當初“紫淵”跟他的糾葛,哼,她就是紫淵,紫淵就是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