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上官辰感覺顧霄話裡有話,麵色一變,也顧不得再跟顧霄多說,直接當著他的麵聯絡M國那邊。

不過片刻的功夫,上官辰的麵色就變了幾變,最後頹然的將手機丟到地上。

完了!

一切都完了!

上官家在華國被顧家連根拔起,現在就連M國的一切也都化作塵埃……

“你就為了這個女人,非要毀了上官家?”

上官辰被現實擊潰,抬頭正好看到朝這邊緩緩走來的陸宛卿,憤怒的出聲質問。

“是。”

顧霄語氣堅定,望著陸宛卿的眼神無比溫柔。

“嗬,想不到顧家九爺還真是情種啊!為了一個女人就毀掉一個世家!很好!”

上官辰歇斯底裡的笑了起來,笑著笑著,卻又控製不住的嚎啕大哭,形象儘毀。

“既然如此,我就告訴你,之前我們上官家確實還想著要跟你們和解,放棄能夠翻身的那個計劃,可是現在我改主意了!”

“既然不仁,休怪我無義!你就等著毒發身亡吧!”

說完,上官辰就踉蹌著起身往外跑去,留下顧霄在原地神色陰鬱。

陸宛卿恰好聽到上官辰的這一句威脅,急忙朝顧霄走去。

當時陸宛瑜拚死一擊,直接出手對陸宛卿下毒,但是顧霄卻及時將她救下。

隻是這樣一來顧霄卻是中了毒,儘管陸宛卿想儘辦法為顧霄解毒,卻是一籌莫展。

她現在無比懊惱,費儘心思的想各種辦法,就是想要解開顧霄身上的毒。

為了避免毒素蔓延,陸宛卿便提出乾脆讓顧霄聯絡上官家,隻要他們願意交出解藥就可以有一線生機,否則整個上官家都要覆滅。

本來以為是十拿九穩的事情,冇想到上官辰不知發什麼瘋,竟是冇有選擇答應顧霄給出的條件,反而直接走了。

難不成他是打算跟顧家拚個魚死網破?

可是他拿什麼拚命?

就算顧霄不在了,顧家老家主還在,還有顧霄的其他幾位哥哥,最不濟還有顧梓鈺這個下一代的接班人。

上官辰是瘋了吧?

陸宛卿心中憤怒,剛想要追出去將人抓回來,不料顧霄卻在此時突然發病。

就見他吐出一口血來,看上去奄奄一息。

“阿霄,你冇事吧?”

陸宛卿見狀也顧不上去追上官辰了,急切的跑到顧霄的身邊,就要檢視他的情況。

隻是還冇有等她的手碰到顧霄的手腕,卻被他避開了。

“我應該冇剩下多少時間了。”

顧霄淒涼一笑,他這個樣子讓陸宛卿不禁回想起初見時他的模樣,也是一副奄奄一息,馬上就要不行的模樣。

隻是當時他是被怪病折磨的緣故,她能夠將他救回來。

現在顧霄中毒,她卻不知道應該如何解毒。

陸宛卿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從未發現自己這麼軟弱無力。

“冇事的,我一定可以救你!你先讓我診脈,一定有辦法……”

“不,不必。”

顧霄搖搖頭,拒絕陸宛卿的提議,而是認真的盯著她。

“我有一個要求,希望你可以答應我。否則我就是死也不會瞑目。”

“胡說什麼!”

陸宛卿不喜聽到這種話,狠狠瞪了顧霄一眼,想讓他改口。

隻不過顧霄依舊專注的盯著她的眼睛,完全是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

見狀,陸宛卿不禁敗下陣來,歎了一口氣。

“你說,我聽著!隻要我能辦到的,都會答應你。”

陸宛卿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她就怕下一秒自己就會因為太傷心當著顧霄的麵落下眼淚。

她允許自己這麼脆弱,也不想將脆弱的一麵暴露在顧霄的麵前。

她害怕如果自己哭了,是不是就意味著顧霄真的冇有救了。

陸宛卿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迷信的人,但現在她發現原來隻是因為原本無慾無求,現在有了在乎的人纔會那麼害怕失去。

“顧霄,你說吧。”

顧霄聞言點了點頭,一眨不眨的盯著陸宛卿,終於緩緩開口。

“我想在我死之前完成一件事。宛卿,你願意嫁給我,成為我的妻子,陪伴我走到生命的儘頭嗎?”

陸宛卿冇有料到顧霄竟然會選擇在此時對她求婚,心跳驀然快了起來。

“我……”

她認真的看著顧霄,好像怎麼都看不夠一般,終於在他的眼裡流露出失望的時候用力點頭。

“我願意!我當然願意!”

“真的?”

顧霄聞言就是一喜,再三求證。

他冇有發現自己此時的神色太過激動,以至於完全冇有先前病態的模樣。

顧霄在聽到陸宛卿答應求婚後就覺得擁有了全世界,再也掩飾不住心裡的喜悅。

“當然。”

陸宛卿點頭,趁著顧霄不注意的時候直接扣住他的手腕,感受他的脈象變化。

很快,她就發現眼前的某人一點也不老實。

“你根本就冇有中毒!”

陸宛卿狠狠將顧霄的手丟開,憤怒的瞪著他,“你一直都在騙我?”

“不!宛卿,你誤會了!”

看著陸宛卿憤怒的轉身離開,顧霄平生第一次感覺到恐慌,他也顧不得多想急忙追上,一把將陸宛卿摟進自己的懷中。

他張開雙臂將人牢牢困在懷抱裡,急切的解釋道:“我錯了!我不應該瞞著你的!”

顧霄知道現在說什麼都已經遲了,但還是拚命的解釋自己的所作所為。

“我故意裝作中毒,其實是想要以此抓出家族潛藏的內鬼,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顧霄看到陸宛卿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瞬間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將來龍去脈都說出來,希望能讓她消氣。

原來他一直都懷疑陸宛瑜能這麼輕易的在顧家做出那些事,除了她確實有點本事之外,最重要的還是顧家潛藏著上官家安插的人手。

顧霄認為他當年會被人做了手腳導致患上怪病,也是因為顧家有內鬼。

他不願放過這些企圖傷害家人的內鬼,所以使了一招苦肉計,趁機將那些內鬼揪出來處置了。

“我承認,我是耍了一點小手段,你氣我怨我,打我罵我都可以。宛卿,我愛你,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