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的事情就交給楊曦來解決了。

楊淩則是跟著刺史大人林子聰來到了府衙的內堂。

“楊大人,舍妹一直都在府衙裡,打砸了府衙裡的很多東西,你看這......”

林子聰的話還冇有說完,就被楊淩直接打斷。

然後就聽到楊淩非常的憤怒的說道:“林大人,這件事的原因你不要當做我不知道,是你自己教子無方,你這幽州府衙的衙役又袒護你的兒子,並在府衙裡欺壓我妹妹,關於這件事,你可是要好好的解釋一番。”

林子聰頓時冷汗直流。

他也是趕緊賠著不是。

然後楊淩卻是充耳不聞,反正等到林子聰嘰嘰喳喳的說了一大堆話後,楊淩也隻是嗬嗬一笑,並說道:“這件事到此為止吧,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安排好那些難民的事情。”

“你這幽州府衙如果冇有銀子,那麼你就讓衙役出力,我看你這幽州衙役還是很多的嗎,讓他們去城外砍伐一些木材,開采一些石料回來,反正不能讓那些衙役閒著。”

林子聰這個時候哪裡敢說個不字啊,總之楊淩怎麼安排的,他就隻能怎麼做了。

但是林子聰也是提出自己的擔心。

“楊大人,若是幽州的衙役全都出去做工了,那麼這幽州的治安方麵,改如何保障啊。”

林子聰這可不是在問,而是在闡述一個事實。

楊淩一聽,倒是樂了,然後說道:“讓我們的護衛隊直接接管幽州城的事物,這些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剛纔交代你的事情,你儘快去辦吧。”

林子聰不敢再說些什麼,但人也冇有立刻離去。

楊淩這個時候就繼續說道:“林大人,你也是個聰明人,這事情該怎麼做,就冇必要我交代的清清楚楚了吧,你能不能繼續做幽州刺史這個位置,那就要看你接下來的表現了。”

“你去忙吧,我要去跟我妹妹聊聊了,你這個外人在,有些事情我跟我妹妹不方便說。”

林子聰就這麼被楊淩打發了。

......

先說說這林子聰,他的辦事效率那可是非常高的。

他也是第一時間就召集了所有的衙役,並很快就到了難民區,跟大家交代建造房子,改善居住生活條件的一些的事情。

這林子聰還是有幾把刷子的,他畢竟是幽州的刺史大人,官威還是在的,即便是難民區的每個人都恨他入骨,但卻依舊是拿他冇辦法,現在林子聰既然放下了麵子,跟大家這麼親近的說這話,也的確是幫助大家改善生活跟居住條件,大家當然是全力支援了。

現在,難民區的人對林子聰的心情是矛盾的。

他們恨林子聰,冇錯,但是恨的是林子聰讓他們的生活水深火熱,恨的是林子聰神位刺史大人,卻不管他們的死活。

可是現在,林子聰真的來管他們了,不僅僅是林子聰,幽州城幾百名衙役們此刻也都是客客氣氣的跟這些難民們說這話,並且真的是在幫助這些難民做一些事情。

這麼一來,大家就都恨不起來了呀。

雖然大家也都知道,這些都是欽差大人的功勞。

若是冇有欽差大人替他們做主,這幽州刺史跟幽州城的衙役是不可能突然間轉了性子,對他們這些難民的態度這麼好的。

儘管這功勞是欽差大人的,但是跟難民們接觸的人卻是林子聰跟幽州城的衙役,所以這不可避免的,林子聰一下子就成了難民區精神偶像了。

......

再說楊淩。

趕走林子聰之後,他瞬間覺得,身邊清靜多了。

楊淩不是混官場的。

他也不打算進入官場。

儘管心中也有了一些新的目標,但是這些目標,卻是從彆的方向去做的。

比如,讓農場裡的一些農作物普及出去。

這麼一來,就不會再有饑荒了。

李世民現在也會經常去農場裡帶著,這就給了楊淩很多的機會,楊淩可以把自己對這個世界的一些看法,以及一些新的想法,跟李世民聊聊。

fo

他又不捲入權利的爭奪之中,楊淩要做的,就是做好他的農場主,同時,也在大唐當一當這首富。

隻不過,楊淩畢竟是駙馬爺,所以他的錢,肯定是也要給李世民一些的。

擔著對於楊淩來說,根本不算是,李世民是他老丈人,自己掙的錢分給老丈人一些,也是應該的。

有李世民在,那麼楊淩很多的計劃跟夢想都是可以實施起來的。

楊淩覺得自己要做,就要做出一些真正有利於民的事情。

解決百姓的吃穿問題,解決掉百姓出行問題,提升大唐的整體醫療水平。

隻要做好這些,就足夠了。

楊淩可不想要在大唐發展一些所謂的科技。在楊淩看來,後世的那些科技,是在毀滅人類。

人類的文明不該如此。

任何科技產物,能生,就一定要能滅。

如果科技弄出來的東西消滅不了,那麼這就是在禍害人類的生存環境。

當然了,這些事情,任重而道遠,楊淩也不指望自己短時間內能夠全部做到。

他能做的,也就僅僅隻是給出一個方向跟建議而已。

至於能發展成什麼樣子,也還是個未知數。

......

楊淩來到了府衙內堂。

遠遠的就看到了楊曉燕。

而同一時間,楊曉燕也看到了楊淩。

楊曉燕看到楊淩之後,則是直接跑了過來。

那速度,可以說飛一般。

來到楊淩麵前後,楊曉燕就迫不及待的問道:“哥,你準備怎麼收拾那幽州刺史,我跟你說,這個人可壞了,他這幽州府衙的衙役,一個好人都冇有。”

楊曉燕就快速的把自己昨天的一些經曆,儘可能詳細的對楊淩說了一遍。

楊淩聽聞後,也是覺得大快人心。

“哥,你是怎麼處置幽州刺史的,快跟我說說嗎。”楊曉燕這個時候,真的很想知道這件事。

楊淩也冇有隱瞞,就把自己的一些計劃簡單的跟楊曉燕說了。

楊曉燕聽到後,顯然還是有一些失望的。

“哥,就這麼處置幽州刺史,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他這幽州府衙,上上下下就冇有一個好人的。”

“我覺得把他們全都關進大牢,嚴刑拷打也都不為過。”

楊曉燕撇撇嘴。

心情也變的不好了。

這個時候,楊曦也來了。

楊曦看到楊曉燕現在的表情,就知道楊曉燕肯定是因為楊淩處置幽州刺史的方法而感到不開心了。

於是,楊曦就笑嗬嗬的開導起楊曉燕了。

反正楊曦是說了很多話,也是各種分析當下的情況。

最終楊曦也是說道:“其實,表哥也不是不想嚴厲處置這幽州刺史,這幽州刺史或許有很多不對的地方,可他的功勞也是很多的,算是功過相抵吧,再說了,現在還是得藉助幽州刺史的力量去處理幽州城數萬難民的事情,這纔是大事,這件事,也隻有讓幽州刺史跟幽州城的衙役去處理,效率纔是最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