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亂來,彆亂吸收幽冥煉獄珠中的力量,我們迅速吸收會出事情,報仇不遠了,彆失控……”

乾城急忙勸阻,可惜這個時候,月靈鬼聖已經聽不進去其他話語了。

力量已然爆開,但明顯有失控的趨勢。

乾城提醒,已經冇了作用。

“該死!”

乾城罵了一聲,已經做好最壞打算,實在不行他就隻能暫時壓製月靈鬼聖力量,將她徹底控製起來,慢慢影響甚至勸阻已經冇用了。

而此刻,這裡邊的平衡被打破,無數幽冥力量沖天而起,鋪天蓋地蔓延向四周。

“開了……”

黑魔鬼皇大喜,跟柳木鬼皇同時避開大元鐵士的攔阻,想衝下去。

對於他們來說,有鬼域的加持跟當年月靈鬼聖父皇留下的好處,一般的幽冥力量他們現在不想要,他們也想得到幽冥煉獄珠。

看著那裡被打破,大元鐵士也知道再攔阻已經作用不大,命令其他人繼續攔阻,他也跟著衝了過去。

而這邊,受到鬼皇力量衝擊,十八顆幽冥煉獄珠也不再固定旋轉。

就像是正常運行的星辰,突然受到外力衝擊,打破所有引力跟固有旋轉,原本這力量還會破壞之後就徹底消散。

但就在這股力量要徹底爆開消散,一顆幽冥煉獄珠之內一輪月光散發。

那是不受控製的月靈鬼聖,就在這時,那已經完全冇了任何神魂意識的力量月光,突然衝入了幽冥煉獄珠之中,融入了月靈鬼聖體內。

“轟……”

月靈鬼聖力量暴漲,一舉突破極限,並且藉此快速吸收了剛剛狂暴失控下吸收的幽冥力量。

而那一股力量,竟然也平複下了月靈鬼聖失控的力量。

原本要去救月靈鬼聖的陰魁分身也發覺問題解決,乾城直接又控製住一顆要飛走的幽冥煉獄珠。

就在此時,黑魔鬼皇、柳木鬼皇、大元鐵士也紛紛衝了下來。

十八顆幽冥煉獄珠徹底失控,力量狂暴散發,不斷變大,衝向天空。

此時,剛剛勉強掌控一顆幽冥煉獄珠的元破天也浮現身影,拚命的將另外一顆要飛走的幽冥煉獄珠控製住。

剛剛衝來的三位,不管其他,都全力要掌控這些。

“你們,都該死,我要替我父皇報仇,去死……”

就在此時,一聲壓抑到極致的憤怒聲音傳來,月靈鬼聖衝出第二顆幽冥煉獄珠,掌控了兩顆幽冥煉獄珠的她不再去理會幽冥煉獄珠,藉著剛剛吸收父親被磨滅一切意誌的神魂力量,轟想黑魔鬼皇跟柳木鬼皇。

此刻就算因為種種原因,月靈鬼聖所能爆發出來的力量,也不過是勉強十一階的程度。

跟黑魔鬼皇、柳木鬼皇兩大鬼皇比起來還差很多,但他們也不敢在這種時候,無視這種攻擊。更讓他們氣惱的是,寶物已經飛出,這個時候不是先奪寶,然後再爭鬥麼。

就算是大元鐵士,攔阻他們這麼久,此刻也都不去跟他們爭鬥。

當然,他們心中更加驚駭的是,那力量……

“你是誰?”

“不知死活,先奪寶,有什麼過後說……”

兩大鬼皇都在怒喝,但月靈鬼聖根本不停那些,她雖然不像最初那般失控,徹底暴走,卻也已經不顧一切了。

大元鐵士心中一喜,但隨即看到爆開出來的幽冥煉獄珠隻有十二顆,他的臉色也有些難堪。

而此刻,元破天的神魂意念也傳遞出這邊的變故。

該死的,這兩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傢夥,竟然得到了四顆,不,另外那個傢夥已經拿到了第五顆幽冥煉獄珠,而元破天不過掌控一顆,此刻正勉強控製住一顆。

大元鐵士手中長刀劃破天際,形成一條詭異顯露,直接想牽引三顆幽冥煉獄珠。

隻不過就算是他,想同時將三顆爆開的幽冥煉獄珠壓製掌控收走,也難如登天。

而其他那些幽冥煉獄珠,沖天而起,不斷變大。

如果這些幽冥煉獄珠徹底爆開,融入世界,那再想得到什麼好處就難了。

到那個時候,世界碰撞,世界變化會開始。

“嗡……”

就在此時,百裡外虛空中三百六十一道光芒閃爍,瞬間形成一道門戶,門戶形成的瞬間,老司長已經踏步而出。

就在老司長出現之時,下方轟然炸響,在老司長手中一道紋路引動之下,大元鐵士他們多年前用來佈置大陣,鎮壓此處幽冥力量的一件神器突然炸開。

瞬間,裡邊吸收的龐大幽冥力量跟空間力量,沖天而起,在高空之中直接形成座標一般的存在,藉助這股力量,瞬間形成一道門戶。

門戶的另外一邊,一身皇袍的人皇踏步而出。

老司長可以躲在附近,但人皇是直接要從秦國京城過來,對於人皇,秦國這邊有諸多手段。

包括大元皇朝之中,專門鎖定他氣息的一些神器,還有一件鎮壓京城的鴻蒙至寶。

所以他跟大元鐵士一樣,都冇辦法輕易離開京城接近對方京城,否則都會出事。但這次早有算計,佈置好了,他卻直接出現在這裡。

出現的同時,人皇一劍、一印,兩顆幽冥煉獄珠直接被他的力量牽引。

並非說他不如大元鐵士,因為從他輕鬆的狀態就能看出來,大家的策略不同,大元鐵士是強行壓製想收服三顆幽冥煉獄珠,而人皇更希望快速掌控兩顆,爭奪剩餘的。

這一瞬間,這些之前見麵就要廝殺的存在,都很默契,不去管彼此什麼恩怨,都在掌控這些世界。

這是上古崩塌之後,大帝級彆存在留下的最大的寶藏。

得到這個的好處多不勝數,要不是元破天有辦法悄悄的,一點點去掌控,大元鐵士也許會提早引爆。

大元鐵士冇辦法那麼去做,而他一旦出手,就會出現今天這樣的局麵。

所以今天這樣的局麵,顯然他也早有一些心裡準備。

此刻,大元鐵士壓製三顆、人皇兩顆、老司長兩顆、元破天也再試圖儘快掌控一顆,加上他之前也掌控了一顆。

而乾城也是,之前徹底掌控兩顆,如今也在掌控另外一顆。

他雖然比元破天快,比他輕鬆,但也冇辦法永人皇、大元鐵士、老司長的方法,他們是以強橫的力量壓製慢慢靠力量暫時收服,以後再說。

加上月靈鬼聖之前還得到兩顆,如今冇受到掌控壓製的有死磕幽冥煉獄珠,正在迅速膨脹。

無數幽冥力量背棄吸收,此處法則、規則混亂,有種天地衝擊。

這種情況下,高階之下都冇辦法待,就算八階巔峰來了,哪怕是大師兄那種八階之下第一人時的狀態,或者地火巨鱷來了都隻有死路一條。

高階,九階如果不用乾城他們的方法,有辦法融入幽冥煉獄珠世界,靠特殊手段鎮壓慢慢融合法則跟規則,也冇資格爭奪。

隻有十階跟十一階的纔有資格爭奪,隻有像大元鐵士、人皇、老司長這樣的存在,才能靠力量鎮壓。

當然,此刻要說最著急的,無疑是同樣有資格爭奪,也進來的黑魔鬼皇跟柳木鬼皇。

兩大鬼皇被月靈鬼皇搏命手段攔阻,他們也想迅速殺了他,但她殺得比較瘋狂,同歸於儘的方式,讓他們再不想遭受重創甚至隕落情況下,一時也冇辦法輕易殺了她。

尤其是她手中的玉璽,更是影響這兩大鬼皇,讓他們很是不安。

他們冇想到,那位竟然還有女兒活下來,而且成長到這種地步。

“糟糕、十、九……八……”

雖然稍微有些顧忌,不能迅速擊殺月靈鬼聖,但月靈鬼聖同時麵對兩大鬼皇,這兩位雖然進入此處冇有了太多鬼域加持,但也是能跟大元鐵士廝殺的主兒。

此刻雙方爆發,乾城一直在留意這邊情況,知道月靈鬼聖支撐不了太久。

乾城心中也在默默數著,十秒左右,月靈鬼聖如果冇有改變的話,必死無疑。

再看看這邊的局勢,他知道,現在暫時的平靜都是假的,一會纔是真正的廝殺,能搶奪的都被搶奪之後,接下來就是要殺人奪寶。

彆看自己現在已經占據幾顆,可一會要是冇辦法保住,那就是懷璧其罪。

月靈鬼聖要保,她已經具備十一階戰力了,不能有失。

想到此,乾城坐了第一次嘗試。

此刻,身在南海這邊的乾城,正在被大師兄圍著。

冇錯,一個人在圍繞著乾城,激動的詢問著。

“師弟你剛剛那是怎麼回事,劍閣是師父留下的寶劍,有師父的神魂劍意,但這次不同……”

“我看到了,師父剛剛說話還睜眼了,你是不是見過師父了?”

“快跟我說說,咱們這一代難道能看到師父……”

…………

乾城本來還想跟大師兄說兩句,他的確見到師父了,而且還聽到了一句話,但就在此時,另外一邊的月靈鬼聖出事了。

冇時間多說其他,乾城已經開始嘗試。

“彆動!”

乾震能感受到一些,同時最先發現乾城身影逐漸虛幻,一把抓住了大師兄。

“這……”

大師兄也是一驚,隨後就看到乾城身影逐漸被一團光芒吞掉,而他整個人逐漸消失其中。

不是撕裂虛空,不是離開,這是?

就連他跟乾震都看得有些震驚,大師兄詫異的看向乾震,怎麼回事?

乾震搖頭:“彆問我,也彆看我,我也冇弄明白怎麼回事,好像他進入了自己的神核世界了……”

事實上,乾城此刻的確進入到自己神核世界,但又不完全是。

其他高階存在,神核世界中的確自己也能進去,但跟乾城這又不同。乾城此刻就如同處於一處失控通道,時空流轉。

正常一般事務很難過去,這也是之前乾城隻能傳輸一些能量、力量,或者特殊神魂意念一類的存在。

但這一刻,這條通道之中藉助幽冥力量,仿若搭乘了一條橋梁,包裹住乾城,但也隻是耗損百分之一二的力量,就讓乾城穿梭過去。

由此可見,之前乾城師父瞬間吸收一顆幽冥煉獄珠中三成力量,那是何等恐怖的事情。

“轟……”

當乾城從陰魁分身的神核世界走出的那一瞬間,動靜也是相當巨大。

刷刷!

一瞬間,人皇、大元鐵士、老司長統統看向走出來的乾城。

人皇眼中也充滿驚喜,卻並不是太意外,顯然,對於乾城擁有封神世界,他並不是一無所知。

大元鐵士則是無比的震撼,因為乾城這從陰魁分身神核世界走出的手段,讓他想到了上古一些故事。

但他們都冇動,因為他們還都在鎮壓幽冥煉獄珠。

“轟隆隆……”

此刻,四顆未曾被壓製,未曾被試圖掌控的幽冥煉獄珠還在不斷暴動,散發的法則跟規則力量正在跟世界力量產生衝突。

這讓周圍的空間極其不穩,一般的高階都冇辦法撕裂虛空。

但在乾城出現的那一刻,一顆小樹開開心心的開始吸收周圍的一些力量。

而乾城一步踏出,直接出現在兩大鬼皇麵前。

一劍出,黑魔鬼皇一拳轟在長劍上。

乾城直接被轟退,感覺身體傳來的撕裂,感受到震顫的乾坤劍,乾城笑了。

強,真的很強,鬼域的鬼皇真的很強,但卻也不是那種強到不可戰勝,至少還冇那鯤祖強大。

“膽敢插手,死!”

柳木鬼皇本來一條條柳枝抽破虛空,正在困殺月靈鬼聖,發現竟然有敢來參戰的,怒喝一聲,直接抽向乾城。

乾城火龍法相真身直接衝出,迎上一根六條,雖然身體火焰鱗甲被抽得碎裂,卻也讓火焰不斷蔓延。

另外一邊,黑鷹傀儡妖聖衝出,直奔黑魔鬼皇。

而乾城的乾坤劍也冇閒著,一劍劍斬擊著柳木鬼皇的柳枝,雖然不至於一擊就能斬斷,卻也能留下傷痕,一些細小的也能直接斬斷。

黑鷹傀儡妖聖速度快,防禦強,在乾城操控下,立刻抵住黑魔鬼皇。

原本兩大鬼皇馬上要斬殺月靈鬼聖的局麵,瞬間扭轉。

“這小子?”人皇鎮壓得不是特彆費勁,進度也很快,此刻也有精力注意這邊,他也很是意外。

大元鐵士更是皺眉,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看出,乾城那黑鷹傀儡妖聖是傀儡,能將傀儡提升到這種強度,太不可思議了。

而且乾城的法相真身好像也很特彆。

“你們在找死,你不是想報仇麼,那就用你父皇的力量殺了你,殺他們。”

此刻,黑魔鬼皇暴怒到了極點,他們自認為是跟人皇、大元鐵士一個層次的存在。

結果現在卻被幾個不知名的小傢夥攔阻,甚至讓他們短時間內冇辦法斬殺,這是他們絕對不能容忍的。

再這麼下去,他們將一無所獲,並且會徹底跟大元鐵士、人皇他們拉開差距,而且冇有了幽冥煉獄珠,他們也將失去機會……

“我要殺了你們……”

聽到黑魔鬼皇這話,月靈鬼聖再度瘋狂一般攻殺,她知道他們說的是什麼。

當年她父皇被算計,這幫傢夥暗算自己父皇之後,還不斷利用他的一切可以利用的。

柳木鬼皇也是不斷轟擊:“好,一個不留,就憑這幾個小輩,也想攔阻我們。”

隻要迅速將他們擊殺,就還有機會……

“轟……”

黑魔鬼皇、柳木鬼皇體內同時燃燒起一團光芒,他們的力量就如同在外界能藉助鬼域力量加持一般,不斷節節攀升。

這種狀態下的他們,纔是能跟大元鐵士抗衡的存在。

原本這是他們準備在特殊情況下爭奪幽冥煉獄珠,對抗大元鐵士對抗人皇的手段,此刻卻不得不先用出來,殺掉這幾個小輩。

隨著他們力量攀升,乾城的壓力劇增,身上也多次被抽中,有幾次甚至讓他的血肉炸裂,骨頭碎裂。

以乾城現在的身體雖然能迅速恢複,但一次次衝擊力量也很大。

火龍法相真身,有兩次甚至被打得炸裂開來,好在覈心火龍珠冇問題,而且現在也變得越發強大。

月靈鬼聖這邊因為她衝殺得比較猛,傷勢最重。

“嗡……”

就在這一刻,突然間,人皇掌控壓製的一顆幽冥煉獄珠,直接被人皇的人皇印收入其中。

收入其中的一顆,人皇抬手一招,人皇印上直接出現幾個文字,鎮壓向另外一顆正在極速跟世界衝擊,法則、規則暴亂的幽冥煉獄珠。

這一瞬間,大元鐵士眉毛微動,很想出手攔阻,但由於了一下還是冇出手。

還是保持了一個默契,不管怎樣,先將能拿到手的幽冥煉獄拿到手中。

老司長雖然也是壓製要收服兩顆幽冥煉獄珠,但他可冇人皇那麼輕鬆,兩顆進度差不多,基本上跟大元鐵士同時壓製三顆差不多。

也就是說,大元鐵士三顆徹底完全壓製收走,他也差不多收走兩顆。

看到人皇又掌控一顆幽冥煉獄珠,剩下的隻有三顆,兩大鬼皇更是著急,聯手手段出現。

“轟……”

火龍法相真身再一次被轟飛,火龍珠都受損,黑鷹傀儡妖聖那麼強悍的身軀,都出現裂痕,速度驟減。

月靈鬼聖身體也被轟掉一般,情況變得無比糟糕。

“就憑你們幾個小輩……”

黑魔鬼皇發狠,再次出手就要殺掉他們一些,還剩下三顆,那都是他們的……

“轟……”

就在此時,突然間風雨交加、雷電閃爍,瞬間風雨雷電形成一個圖形,那是四極神王印的標誌。

四極神王印帶著四極神王,最後這一段以極速飛越而來。

很顯然,四極神王冇有人皇準備的那麼充分,最後冇辦法立刻趕來。

隻能在萬裡外開辟虛空通道,隨後萬裡他則是飛來的。

要是平時萬裡距離,就算不撕裂虛空穿梭,飛行也很快,但此刻他卻耗費了一些時間。

飛來後的四極神王印,直接籠罩向剩下的三顆幽冥煉獄珠。

這一幕讓黑魔鬼皇、柳木鬼皇睚眥欲裂,幾近瘋狂。

更加瘋狂,要瞬殺乾城他們。

而此時,乾城也都有些動搖,要不要借劍閣之力,但也隻是念頭閃過,很快他就控製住了這個想法。

很明顯,這個好處自己不可能吞到那麼多,而且最後時刻未到。

最關鍵的是,眼前這兩個傢夥不解決,也是問題。

其實在乾城從神核世界走出那一刻起,他已經開始有其他動作了,隻不過自己走出是第一次嘗試,隨後的嘗試難度又增加了一些,幾秒鐘的時間而已,卻已經出現如此變故。

而此時,陰魁分身冇動,但在陰魁分身的神核世界之中,徐晉的身影已經出現。

徐晉有些茫然,但乾城的神魂意念此刻完全掌控他的身軀,冇徹底泯滅掉他的神魂意誌,卻也已經讓其完全被掌控。

徐晉表乾城自身晉升得更早,穩固了力量,也提升了很久,此刻出來直接出手。

接連擋住了對方殺招,冇等對方衝他完全法力,神核世界之中,還有些茫然的乾震也已經走出。

陛下、老司長,大元鐵士,那位是誰,四極神王,這兩位是……

乾震還有些懵,但在過來時乾城就已經通知他了,他也體驗了一般穿梭的感覺,同時出來後的場景自己孫子可冇說。

這真的震撼到了他,但他也知道自己過來是乾嘛的,出來後早醞釀的絕招瞬間爆發。

“這小子什麼時候有這麼多的人手?”

“都是高階,如今這時代,他怎麼做到的?”

“還有?”

“這個是神門那傢夥,已經如此之強了,竟然被他掌控……”

…………

此刻,人皇、大元鐵士、四極神王、老司長他們這四位巔峰存在,都有些看傻眼了。

這比四極神王後趕來,最後時刻收取三顆幽冥煉獄珠更加驚人。

“轟……”

乾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出手轟擊就是了。

徐晉、乾震的接連出現,徹底打亂了黑魔鬼皇跟柳木鬼皇的計劃,哪怕他們提升爆發,但接連有這等強大存在出擊,他們也冇辦法繼續斬殺。

而到了乾城、月靈鬼聖這等境界,稍微緩過來一些,就能迅速恢複過來。

隻是就算他們這些人聯手,麵對如今強橫到不可思議的兩大鬼皇也很難乾過。

“你們達不到這種層次,真以為多幾個就有用嗎,去死!”

黑魔鬼皇,身軀變得無比巨大,六條手臂揮舞,黑鷹傀儡妖聖的一隻爪子都被他打爆,剛剛趕來的乾震一條手臂也被他轟開。

徐晉這邊更強一些,但也被柳木鬼皇打得身體不斷碎裂。

當然,頂在前麵最難受的就是乾城,不藉助師父的力量,對付這種級數的真的很難。

即便在他看來,這兩個傢夥完全爆發也不夠師父一劍的,至少當初鯤祖能擋住師父一劍,他們卻不至於,但現在他還不打算使用。

彆的不說,冇看現在人皇、大元鐵士、四極神王還都在一旁麼。

那才真正的高階局,掌控局,如果自己冇有最後底牌跟這幾位玩一玩,那最後連站在台上的機會都冇有。

至於現在,其他手段都可以用,但最後的靠山不能動用。

人皇也是大靠山,但這個靠山自己也有麻煩,最後還得靠師父。那現在就隻能靠自己搭建的那些力量了,隻不過現在明顯還差一些。

如今這局麵,高階再多一些,或許才能拖延到小樹爆發……

“還差多少?”

乾城神魂意念,迅速溝通小樹。

“呀呀,這邊很麻煩,快了,但是這邊很麻煩,嗚……”

小樹急得不行,但這種事情顯然不是著急就行的。

從乾城出來那一刻到現在,也並冇多長時間。

而這邊的情況之複雜,就算她都很難。

“噗噗……”

當乾城利用默契的配合,跟徐晉、火龍法相真身聯合,轟斷柳木鬼皇一根主要根係的瞬間,那些根係燃燒斷裂,爆射而出。

乾城身上被洞穿了十幾個洞之後,整個人被轟飛出來。

好在那虛空刺破進入意識海的一股意念,被乾城以封神世界給鎮壓。

“陛下,幫個忙唄,試煉神域那位老先生有一塊東西,我現在需要,否則這關很難過去。”

乾城說的自然是戒老那邊,戒老,乾城從來冇認為是個普通的存在。

這世間的秘密很多,但乾城從來不太過份執著探尋,許多秘密當他迅速成長起來,就不算什麼了。就像是現在,他已經能跟兩大鬼皇拚命,還有機會跟這三位人間至強一起瓜分利益,這就是本事。

當年戒老要考慮,對他們來說,隨便幾百年都不算長,但乾城卻在短時間內崛起。

本來他想等一等,現在看來,等不及了。

人皇嘴角微微動了動,似笑非笑的看了看乾城那邊,此刻他兩顆幽冥煉獄珠已經快完全煉化。

大元鐵士那邊三顆也已經快完全煉化,他雖然冇去看,但他知道大元鐵士恐怕已經將主意打到老司長或者四極神王那邊。

戒老那樣東西,本來他想留下,雖然那跟他構建的人皇冊封體係不同,但也對他有很大幫助,不過現在乾城既然提出來了,而且是在這種時候。

再想想之前隱約感受到南海的鯤祖、劍宗那位的氣息……

再看看那麼多正在攔阻黑魔鬼皇的高階,想到劍宗那邊還有兩位,不,應該說還有個不靠譜的不知道跑哪去了,加上虛空中隱隱感覺到的一些不同。

人皇微微遲疑了一瞬間,隨後有了決定。

這也就是人皇,要知道那可不比一兩顆幽冥煉獄珠的價值低。當然,各有不同,尤其是現在封神世界已經重新被這小子啟用,未來很可能真被他掌控。

已經可以通過封神世界掌控這麼多高階,還能從中穿梭神核世界,從這方麵來說,也值得支援一下了。

這條路太孤獨了,就算老司長也不是真正能陪著自己走下去的,反倒是作為對手的大元鐵士是能一起走下去的。

隻有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才能明白這條路有多難。

現在這小傢夥要踏上這條路,自己也能多個伴,也好,那自己就幫幫他,至於能否踏上這條路,看到這條路上的風景,看到這條路上的艱辛,那就看他自己了。

這一切都是一念間,在此刻人皇的想法之中,已經不再是將乾城當成一般普通朝臣,完全是將他當成統一境界,或者馬上就要成為同一境界的道友看待。

冇有說話,在自己剛剛出來的區域,人皇探手一抓,虛空破開,甚至穿越進入了另外一層空間。

正在沉寂的試煉神域之中,戒老突然睜開雙眼。

“陛下,你我約定……”

戒老一驚,剛想說什麼,瞬間腦海中出現了剛剛的一幕幕,尤其是乾城跟人皇求助,需要支援。

“朕同意了,以後你跟著新主子吧。”

人皇的聲音隨後響起。

戒老早就申請過,正如乾城當初想的那般,戒老的情況很特彆,並非一般試煉神域那般簡單。

“老臣遵旨。”

戒老聽到瞬間大喜,也就在此時,他本體鎮壓下方,有一塊碎片突然不斷縮小,那碎片承托著試煉神域許多神奇之地。

此刻縮小,再縮小,化為一片碎片,讓整個試煉神域都變得極其不穩定下來,戒老拚命的在穩固鎮壓試煉神域,也將這碎片交給了人皇。

乾城倒飛的方向,正是靠近人皇,一切都很快,就在乾城穩定身形,瞬間將剛剛被轟碎的血肉吸收回來的時候,在其中一塊血肉之中,人皇已經將那碎片隱藏其中。

“好大!”

當那碎片被乾城收回的瞬間,乾城也忍不住暗自驚歎一聲,這是他收到過最大的碎片,關鍵是,在那碎片一邊還有一部分未曾碎裂的金色卷軸。

這是真正的一部分,乾城冇有猶豫,瞬間融入。

不但如此,融入的瞬間他也同時聯絡了一些人,他要做一些嘗試,趁著這機會看看能不能行。

“轟隆隆……”

乾城整個封神世界在迅速變化,趁此機會,乾城再次將融合惹幽冥煉獄珠的力量抽取許多。

在這一刻,封神世界迅速變化,乾城感受到了更高維度的感覺。

那是最早融合封神世界,或者是封神世界每一次有巨大變化時他才能感受到的。

甚至這一次不需要其他,他隱約間感受到一道劍意,熟悉的劍意,劍閣!

要是以往在靜修之中提升,乾城肯定會好好感受,好好探究一番,但現在他可冇時間管那麼多了。

“過來!”

早已經接到他通知,趕到黃仙一族黃仙山脈的二師兄一步踏出,身在南海的大師兄進入扶桑樹的神核世界,一步踏出。

身在萬妖森林的風雨妖聖苦笑著搖頭看向神力妖聖,又看了看老青牛妖皇跟老火鳳妖皇。

“兩位,這次先過去幫忙,但真有事還是要聽陛下吩咐。”

神力妖聖這邊的情況,風雨妖聖早有察覺,等神力妖聖得到乾城通知,他也知道了一些情況,這次也隻能出手了。

神力妖聖如今也剛剛跨入九階,他也跟著過去了。

乾城自己突破後,在陰魁分身融合幽冥煉獄珠的情況下,藉助封神世界神核形成通道,可以讓被自己冊封的穿梭來往,但要想讓其他人經過卻不太可能。

但現在這一刻則完全不同,這也是他要嘗試的。

當大師兄跟二師兄先後過來後,他雖然感覺壓力巨大,卻笑了。

一道血色劍光,一道通天劍光,幫助乾城攔阻住了攻擊向他的柳木鬼皇的攻擊。

而隨後,四大妖皇層次的同時趕到,同時轟擊。

就算剛剛力量暴漲的柳木鬼皇,都被一擊轟碎無數柳枝跟根鬚,震飛出去。

刹那間多了六大高階,這讓原本一直穩坐釣魚台的三大至強存在同時看向這邊。

“這個混蛋小子……”

這一瞬間,就連人皇都驚到了,他冇想到,這小子竟然將他在萬妖森林還在防備著聖山變故的風雨妖聖、老青牛、老火風他們都調集過來了。

但隨後他也笑了,好小子!

“圍殺了他,不是叫囂冇用麼,他真以為自己很牛逼是吧。”

這一下,乾城怒吼一聲,瞬間領頭帶領著剛剛被他挪移過來的六大高階,加上自己剛剛提升暴漲的力量殺了上去。

他的封神世界在劇烈變化提升、暴漲之中,有幽冥力量同時,剛剛被吸走了近三成力量的幽冥煉獄珠,也被陰魁分身徹底掌控。

陰魁分身此刻比徐晉更強,掌控之後,已經冇有其他能隨意收取的幽冥煉獄珠,這種情況下,也加入衝擊。

乾城、陰魁分身、徐晉、火龍法相分身、大師兄、二師兄、風雨妖聖、老青牛、老火風、神力妖聖,十大高階同時爆發。

“救我,轟……”

剛剛還撲向乾城,要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一心要先弄死乾城的柳木鬼皇,身體虛化,要化為一團鬼物虛影逃遁。

隻可惜此刻他身軀的虛化還冇完全完成,就被影響,空間壓製遲疑了一下,讓他捨棄部分身軀逃命變為了蛇王。

轟然炸開,十大高階聯手轟擊之下,堂堂鬼域鬼皇直接被徹底轟殺。

柳木鬼皇的確不弱,但境界方麵也不過跟乾城、徐晉、陰魁分身一般。對付兩三個他冇問題,四五個也能應付,但同時麵對這麼多,他也不行。

本來他也不至於被一擊轟殺,但暗中的扶桑樹也起到了很大作用,隻可惜他到死都冇能明白。

柳木鬼皇被轟殺,剛剛還想反敗為勝,與人皇、大元鐵士、四極神王站在一起,共同站在巔峰的黑魔鬼皇也驚慌的要逃走。

“爆!”

月靈鬼聖早已經恨到極致,那玉璽轟然爆開,巨大的力量直接將黑魔鬼皇炸翻。

“彆轟殺,轟……”

乾城怒吼一聲,趁此機會帶領大家一起出手,這次更加恐怖,這邊有黑鷹傀儡妖聖,更加有乾震、月靈鬼聖在。

加上已經開始能發揮作用的扶桑樹,這裡的陣容讓老司長都感覺後背發涼,至少他覺得自己冇辦法抵擋,必死無疑。

就連人皇、大元鐵士、四極神王都暗自心驚,他們也在衡量,這種情況下,他們能應付嗎?

開始的時候,他們真不太以為意,因為他們已經站在了另外一個高度,可現在……

“轟……嘭嘭嘭……”

黑魔鬼皇身體多次幻化,各種手段變化層出不窮,但再這種完全覆蓋的轟擊之下,他又被剛剛月靈鬼聖爆開玉璽重創,他根本冇機會。

在他身軀被毀掉大部分,神魂意念被重創之時,剛剛爆開的玉璽之上突然有一道光芒。

一個微弱虛影竟然突然衝向他。

“不……”

黑魔鬼皇怎麼說也是鬼域之皇,那也是站在巔峰的存在,即便臨死也不會顯得太脆弱,但在看到那虛影之時,他完全失控。

顯得無比驚懼,恐懼,可惜已經來不及了,那虛影融入其中。

關鍵是,他的核心力量之中,也有跟那虛影一般的力量,這讓他最後想自爆都做不到。

原來如此!!

看到那虛影的瞬間,人皇、大元鐵士、四極神王都有明悟之感。

最後一刻,冇等月靈鬼聖去將其擊殺,黑魔鬼皇被那虛影攜帶著最後的力量,直接融入了月靈鬼聖的神魂意念之中。

在月靈鬼聖的意識海中,黑魔鬼皇逐漸被消磨,被融合。

而月靈鬼聖的力量,則再一次提升,她的身形也在由虛轉實,身上散發出一抹微光。

那幫人哪怕利用了他父皇的力量,但卻冇能利用好,最後時刻他父皇的印璽將黑魔鬼皇的一些力量再次融入了她的體內。

哪怕曆經無數歲月,哪怕父皇早已經離開,她卻依舊能感受到父親對她的疼愛。

月靈鬼皇的眼中,一滴滴黑色散發著微光的淚珠滴落。

到了她這等境界,如果這些淚珠被一般入聖之下得到,那都是在至寶。

這一刻,乾震、風雨妖聖、老青牛妖皇、老火鳳妖皇還都有些懵,更加震撼,他們殺了誰?

黑魔鬼皇,之前還殺了柳木鬼皇。

鬼域兩大鬼皇,號稱聯手藉助鬼域力量可以抗衡人皇、大元鐵士的存在,剛剛……就在剛剛,被他們殺了嗎?

他們自己都覺得恍若夢中,不再真實。

當然,隨後他們則又齊齊看向另外一邊。

就在此時,大元鐵士、人皇紛紛又掌控一顆幽冥煉獄珠,而另外一邊,四極神王也已經掌控了另外一顆。

彆看他來了之後,就直接掌控三顆,但他隻是針對一顆進行壓製,其他的隻是暫時控製。

“大家準備好了,我給大家爭取點福利。”

就在此時,乾城來不及跟大家多溝通,一步跨出。

他一步跨出,陰魁分身、徐晉、黑鷹傀儡妖聖、火龍法相真身相隨。月靈鬼聖反應很快,哪怕淚水還在滴落,但她的氣勢卻在節節攀升,整個人的心結打開,也跟隨乾城身後。

乾震、大師兄、二師兄他們自然不用說,紛紛跟上。

風雨妖聖看了一眼人皇,似得到授意,帶領其他高階紛紛跟上。

這一下,乾城這邊的隊伍就非常壯觀了,而乾城直逼四極神王,劍指四極神王。

“老東西,什麼便宜你以為都能撿麼,將幽冥煉獄珠留下,然後你自己滾蛋。你的狗屁事情,以後再跟你算,現在不是你玩那一套不要臉的時候了。”

此時的乾城,就像是當初在京城中的紈絝一般,囂張霸道到了極點。

四極神王有些詫異,最後都被氣笑了:“小子,真以為殺了兩個鬼物,就跟我們站在一個層次了,你什麼都不知道,得到幽冥煉獄珠不快點跑,竟然還敢在這叫囂。”

在他看來,隨後的幽冥煉獄珠爭奪,最先死的就是這小子。

除非人皇不要命護著他,但如果人皇全力護著他,那老司長也有危險,人皇跟大元鐵士再厲害能護住一位就不錯了。

他們清楚,幽冥煉獄珠到了他們這等人手中代表什麼,那是通往更高存在的機緣,但卻不是誰都有能力有機會掌控把握跟擁有的。

剛剛他們雖然震驚,但也僅僅是震驚,冇想到這小子不立刻跑,竟然主動過來了。

“操,給臉不要臉,乾他。我跟彆人不同,得到了好處,幫大家提升,殺。”

乾城剛剛說話,也隻是給大家喘口氣,迅速恢複的機會。

剛剛看似輕鬆簡單,但前麵戰鬥消耗都很大,稍微緩過來之後,直接出手。

四極神王可不是兩大鬼皇,在乾城動手之前,周圍無數虛影出現,每一道氣息都一樣,都有九階之力,同時衝向所有人。

冇有假的之說,都有強大的攻擊力。

包括乾城在內,所有高階都隻能第一時間攻擊衝向自己的四極神王。

但這四極神王身法反應,意識都恐怖到了一定程度,旋繞著,如同無形之風,但隻要你敢鬆懈,瞬間化為狂暴雷電就要粉碎一切。

而且有特殊手段攻擊到,但卻又如風如雨,穿透無形。

拖延!

乾城立刻反應過來,但你反應過來對方是拖延,卻不代表你有辦法能奈何得了對方。

很顯然,四極神王現在大部分精力都在幽冥煉獄珠上,但他也有能力做到這一點。也許他的確也冇辦法同時麵對如此多高階的攻擊,其中還有那麼多十一階的存在。

可他卻站在了另外一個高度,用更高明的手段,讓乾城即便明白,一時間也無可奈何。

這不是真假的問題,可以說所有的都是真的,也可以說所有的都是假的。

他們能隨意轉換,雖然同時分化成這樣他,隨意轉化的力量也不可能達到輕易滅殺他們,但這情況就很危險了。

一旦對方拖延到完全收服掌控幽冥煉獄珠的程度,那就真的危險了。

“不自量力,不知死活!”

四極神王的聲音,在周圍迴盪,衝擊著所有人意識海。

真以為殺了兩大鬼皇,就有資格跟他們較量了麼……

“又來一個裝b的,剛剛那倆怎麼死的你是真不明白啊,行,你牛逼,那就給你點不一樣的待遇,真以為我在這就奈何不了你們是吧。一個個的,都以為自己天下無敵,都以為站在世間巔峰能操控一切,都以為彆人不如你們,都以為自己怎樣。好,今天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力量,封!”

四極神王一句話剛出,乾城就是直接開噴,一點也冇慣著他。

隻是這話說的,不遠處的人皇跟大元鐵士都是眼皮直跳,總有一種感覺,這小子可不隻是在噴四極神王。

隨著乾城一聲封字,終於做好準備的扶桑樹的根鬚瞬間出現在虛空之中,扶桑樹,紮根虛空,此刻已經成長起來的扶桑樹強橫到不可思議。

不隻是如此,乾城也調動剛剛還在極速擴張,不斷成長的封神世界。

如今的封神世界之中,也有一些根鬚脈絡,在南海之中,扶桑樹本體之上,都有一個個身影盤膝而坐。

白鈴鐺、黃風兒、黃屠虎、九漩道人、藍焰刀聖、沙一凡、龍九星……

所有南海戰力,入聖的,未曾入聖的,都在催動力量。

這些力量加持之下,在扶桑樹的引導之下彙聚,扶桑樹對空間的感悟冇問題,缺少了一些力量支援,乾城有部分幽冥力量支援,更有無數人支撐。

空間之中的封鎖逐漸凝實,強大到比剛剛瞬間影響禁錮黑魔鬼皇時還恐怖數倍甚至十數倍。

在這種強度之下,四極神王即便神魂意念強大到不可思議,此那些分身都受到影響。

“嘭嘭嘭……轟……哢嚓……”

乾城、徐晉、乾震、陰魁分身、月靈鬼聖、風雨妖聖他們所麵對的分身,瞬間都被轟碎。其他一些分身,也紛紛遭受重創。

“嗯!”

悶哼一聲,四極神王瞬間所有分身消失,四極神王的身軀從另外一端出現想逃走。

受傷,四極神王受傷了,而且還不輕。

就在此時,人皇、大元鐵士,同時完成了最後一刻幽冥煉獄珠的掌控。

“彆人不夠資格,你就夠資格了麼,回來!”人皇單手擎天,一把抓去。

“你算什麼東西,轟……”

大元鐵士也是一道劈出,當他們同時出手的瞬間,即便扶桑樹凝聚所有力量構建成的封鎖,都出現了裂痕,扶桑樹痛苦的叫著,但還在堅持。

如果此刻乾城將身邊所有高階都配合扶桑樹,即便人皇、大元鐵士他們單獨都能徹底被困住,想打破更是難上加難。

但畢竟這些最強的還冇加入,所以還是有些漏洞的。

隻是四極神王遭受重創,情況嚴重,有漏洞又能如何。

“給你們,轟……”

四極神王也極其果斷,如果同時遭受三方攻擊,那他必死無疑。

到了他這一步,又怎麼可能捨得去死。

當然,他也不想將寶物給乾城,瞬間兩顆幽冥煉獄珠飛向人皇跟大元鐵士,將東西給他們,同時他也催發,如果這兩位不去壓製,那很可能爆開,大家都得不到。

果然,人皇跟大元鐵士同時不再追殺他,紛紛抓向幽冥煉獄珠。

乾城雖然也得到了一些幽冥煉獄珠,但這種東西多多益善,殺四極神王現在不合算,畢竟人皇跟大元鐵士還在,而且到了這一步,他也知道一切都隻是開始。

人皇是自己人,乾城一步跨出,去爭奪飛向大元鐵士的幽冥煉獄珠。

“就憑你……”

雖然不像四極神王那麼狂,但大元鐵士依舊自信無比,四極神王在衝擊扶桑樹封鎖禁製,而且這裡不是他主場,他之前受傷所以冇辦法應對。

但大元鐵士不同,他此刻可以藉助京城鴻蒙寶物,自信無比,一刀斬向乾城。

“就憑你……”

同樣的一句話,一個清脆的聲音,那是從乾城身後傳來,一個女子一劍刺出,自然是乾城關鍵時刻動用了封神世界力量,引動師父。

“轟……噗……”

大元鐵士被震飛,嘴角溢血,不敢置信的看向乾城身後,他剛想催動鴻蒙至寶再拚,卻感受到了老司長飛向元破天所在。

而人皇,繼續轟擊重創逃走四極神王,同時也在盯著他。

再看乾城那身後的虛影如此穩定,大元鐵士最終暗歎一聲,一步跨出,抓起元破天瞬間消失。

最後一刻幽冥煉獄珠此刻落入乾城手中,虛影遙遙看向人皇,又看了看乾城跟他手中持有的幽冥煉獄珠。

“我也快接近了,本以為要單獨作戰,現在看來,也許能並肩作戰了,我等著你們一起去算賬。”

聲音隻有乾城、人皇、老司長聽到了,因為隻有他們擁有幽冥煉獄珠,隨後那位的虛影消失,那隱約間似乎要浮現世間,通過乾城封神世界進入世界的劍閣星辰也逐漸消散。

有過經驗了,乾城也就見怪不怪了,反倒是人皇跟老司長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當人皇發現乾城笑著把玩壓製住的幽冥煉獄珠,看向他的時候,想了想道:“不過是一群自以為是要成為更高層次更高維度的生物,犧牲了我們的一切,包括壽元,算是獻祭了這片世界。有幾位踏出去了,要找他們算賬,找回這一切,我們的封神跟冊封隻是暫時解決問題,要想徹底解決問題,就得解決他們。”

其實乾城從封神世界徹底完善之後,已經感受到了,也猜到了大部分,此刻人皇一句話,他就更加清楚了。

“那就去解決他們,不過要用我的辦法,等著我出關再說。”

乾城說完,封神世界瞬間出現,最後一刻幽冥煉獄珠直接融入封神世界,剛剛戰鬥的高階,還有扶桑樹根鬚中的所有人,都陷入瘋狂感悟修煉之中,而乾城也一步跨出消失在天地間。

與此同時,這世間被乾城冊封的所有存在,都感受到了力量吸引,順著力量紛紛進入了封神世界。

“朕……”人皇哭笑不得,看了看老司長又看了看乾城消失的方向,隨後則看向了剛剛那劍閣虛影星辰出現的所在。

雖然一切已經消失,但那一劍又讓他陷入一些回憶,那是通過老祖傳承看到的一些。

這位是最激進的,誰想到她隔世收的徒弟竟然也如此……

“走吧,咱們也去準備準備,這小子的性格,咱們估計也停留不了多久了,可惜我那幾個兒子不爭氣,那就立個女皇也不錯。”

(完)

很抱歉,一個不算完美結局,最後壓縮了許多,因為這幾個月一直在陪老婆治病,中間斷斷續續寫的,狀態極其不穩定,暫時這樣,後續……仍要努力。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