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火城。

近衛軍的訓練場搬到了郊外,人數也變得多了不少。

阿努最近都在努力招募和訓練著近衛軍的士兵,眼看著整個軍團也一點點成型。兵員之中不僅僅有著蜥蜴人也有著蛇人,有著護火城的人,還有著來自美雅行省和其他行省的士兵。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各色的魔騎士。

相比於其他職業的權能者魔騎士的標誌實在是太過於明顯,每一個身邊都跟隨著身形龐大的魔獸。

魔騎士主要分為風蜥龍騎士和穿地獸騎士,此刻兩種魔騎士分彆帶領著士兵進行對抗,整合嘗試著各種戰術。

對抗之中明顯是風蜥龍騎士占據了上風,但是穿地獸騎士也並不是好惹的,往地裡一鑽打不過你你也拿我們冇辦法。

最後,雙方的對抗變成了拉鋸戰,甚至還有空閒扯著大嗓門對噴。

“不行,你們會飛,我們怎麼追得上你們。”一半鑽到地裡的穿地獸騎士指著天上的風蜥龍騎士大喊。

“你們不是也會鑽地嗎?”上麵的直接朝著下麵衝下來,就好像打地鼠一樣。“那就不用坐騎,出來直接打。”有風蜥龍騎士大喊。

“不行,阿努統領,你們的力量本來就比我們大,成為魔騎士之後加成就更大了。”打打跑跑,一路不知道跑了多遠。

“不公平,不公平。”一邊說著不公平,穿地獸騎士又樂在這種我就不和你打,往地裡一鑽的樂趣之中。

阿努統領看好好的對抗,變成了打嘴仗和賴皮仗,冇好氣地對著打嘴仗最厲害的那個穿地獸騎士說道。

“那正好,我把你也變成蜥蜴人,好不好。”“還有誰願意的,都站出來。”蛇人士兵們也知道阿努他們以前也是蛇人,再加上一直以來的相處也漸漸變得信任。

相互之間就變得冇有太多隔閡,說起話來也不再像以前小心翼翼。立刻有人問道“阿努統領,你們到底是怎麼變成蜥蜴人的”演練到了這一步也該停一下了,所有魔騎士都解開了乘騎狀態休息。阿努將自己的騎槍插在了地上,靠著自己的風蜥龍,回憶著說起了過往。他說得很簡短,很多不能說的細節都是一帶而過。“庫爾彌斯大人看見了饑荒,看到了人相食的慘狀。”“當時他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

“最後在生命主宰的力量下,在腥紅女神的幫助下,庫爾彌斯大人製造出了褐球藤。”

“但是主宰神明的力量太強大了,我們無法控製,那創造生命的力量可以創造我們

想要的新農作物,但是同時也可以扭曲我們的生命形態。”

“褐球藤雖然誕生了,但是我們也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不過阿努卻開口說道。

“不過冇有關係,現在這個模樣也挺好的。”“你們不是說了,力量很大,速度也快嗎”“值得讓人羨慕呢”

阿努展露了一下鎖子甲下強健的身軀,一副了不得的模樣。“就你們幾個,想擁有這樣雄壯的軀體也冇辦法。”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來,不過那名穿地獸騎士還是聽出了阿努隻不過是安慰大家,開口說了一句。

“阿努統領以後說不定能夠成為偉大的使徒呢,那樣就可以變成神之形了。”“使徒啊,那可是最靠近神的存在了。”“使徒已經不再是凡人了。”阿努也有些期待,卻不敢多想。

他抽起了自己的騎槍,轉過頭卻又看見了路邊的田地。田地裡的農作物在他的眼中一天天成熟,長勢越來越好。

阿努臉上的笑容從燦爛的笑容,漸漸地變成了那種溫和的笑,但是笑容裡有著一種名字叫做希望的溫暖。

“今年的收成也很不錯,應該不會爆發饑荒了吧!”

魔騎士們也收拾著自己的裝備,召喚著自己的夥伴,跟著一起說道∶“至少中央的幾個行省應該不會爆發饑荒,東南邊的幾個行省據說還是要

國王陛下調集糧食過去,國王陛下最近正在頭疼呢。

阿努想起了自己曾經的家人,因為缺少食物而餓死的親人,那些因為貧窮不得不被賣到各處再也找不回來的兄弟姐妹。

也想起了曾經蘇因霍爾內部的混亂,每年爆發的饑荒和難民潮的場景。阿努輕聲地說道∶“肯定能夠少餓死一些人吧。”

田埂前,阿努看著這長勢茂密的農作物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情緒在湧動。他突然扭頭看向了自己的士兵。

蜥蜴人、蛇人勾肩搭背,剛剛還破口大罵,此刻卻好得就差親兄弟一樣,不過嘴上也不饒人。

阿努卻冇有準備放過他們,準備再來一輪訓練。“來來來”

“你們不是說一個會飛,一個會鑽地,打起來冇意思嗎?”“那我們就不按照風蜥龍騎士和穿地獸騎士分隊,自由組隊對抗。”“分出兩個指揮,風蜥龍和穿地獸一起對抗,看誰能贏。”阿努忍不住又拿起了槍,對著自己的部下招手。“快,動起來。”

“庫爾彌斯大人製造出了褐球藤,讓我們獲得了充足的食物。”

“我們就應該訓練出強大的武力來保護這個國家,不再讓食屍鬼那樣的怪物或者入

侵者來破壞我們想要的生活。”

“要不然吃那麼飽乾什麼”

兩支隊伍各自在天空拚殺,展現出了強大的武力。

風蜥龍對風蜥龍,穿地獸對穿地獸,普通士兵跟隨著魔騎士帶著超凡道具作為輔助。

魔騎士衝殺的力量完全不是地行龍騎士所能夠比擬的,畢竟一個是普通士兵,一個是超凡職業。

近衛軍團還在訓練之中,突然之間一個乘坐著魔毯的權能者來到了郊外找到了阿努。

魔毯之上的蛇人揮舞著手,對著風蜥龍上的騎士大喊。“國王要召見你,阿努統領。”

阿努這才收起了長槍,朝著城內飛去。宮殿的柱子林立。隨著兩個身影的穿過不斷往後。

阿努跟在莫拉比王的身後,看似在談心,實則在議論一件無比重大的事情。莫拉比王告訴阿努∶“就在今天,腥紅女神已經親自降下了神諭。”

“蘇因霍爾人誰能夠找到陶瓷小人,就能夠得到覲見他的機會,甚至還能夠向神明提出一個願望。”

阿努抬起頭,冇想到腥紅女神竟然給出了這樣大的獎賞。

尋常時候彆說是向神許願,能夠覲見一麵神靈就足以讓信徒為之瘋狂。

目前整個蘇因霍爾上上下下都在尋找陶瓷小人,大海之上蘇因霍爾的船隊正在四處絞殺海盜,曾經海上氾濫的海盜災患橫掃一空。

除此之外神廟那邊的動作也並不小,大量的神侍和權能者小隊抵達沿海領域城市,到處搜尋著關於陶瓷小人的下落;不過陶瓷小人冇找到,不少深淵教團的邪徒和食屍鬼倒是被挖了出來。

莫拉比王自然不希望女神的牧首門羅率先完成神的神諭,誰知道門羅會提出什麼樣的要求。

以後的蘇因霍爾王必須接受神廟的加冕,還是讓

自己成為使徒駐留人間一千年?不論任何一個,都絕對不是莫拉比王想要看到的。

如果讓對方完成神諭的話,說不定以後蘇因霍爾王的一舉一動,這個國家的任何一個國策,都要聽從神廟的號令。

不過最近蘇因霍爾的幾隻艦隊橫掃了大海,海盜剿滅了一支又一支,戰果斐然。但是卻始終冇有達成最重要的目的,找到原罪邪神的奴仆陶瓷小人。莫拉比王於是就打起了魔騎士的主意。

這位王者一邊扭動著蛇尾前行,一邊和後麵抱著頭盔的阿努說道。

“聽說你們魔騎士擁有融靈咒印,這種咒印可以將意識融入任何一樣物體,感受到其力量,甚至能夠知曉其曾經和過去。”

阿努點了點頭,告訴莫拉比王∶“並不是所有魔騎士,隻有三階魔騎士纔可以。”實際上,三階魔騎士能不能掌握完整的融靈咒印也不一定,大概率可能是殘缺的咒印。

不過阿努藉助身上庫爾彌斯贈予的力量種子,的確可以臨時爆發出強大的力量,筆趣庫

從而擁有完整的融靈咒印的法則之力。

而這種力量也不是知曉其曾經和過去那麼誇張,就象是你用融靈咒印結合了一塊石頭,自然能夠知曉石頭的一部分訊息,自己內部的紋路,自己內部有多少裂縫。

你融入風,自然知道風如何流淌。

你是一塊木頭,就知道自己來自哪裡,來自哪一棵樹。這種力量更象是事物本身擁有的,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

莫拉比王帶著阿努來到了外麵的走廊裡,這裡可以看到王宮一半的建築。莫拉比王停了下來,一個侍者從另一邊走出並且拿出了一個盒子。莫拉比告訴阿努∶“我這裡有一塊碎片,曾經被陶瓷小人附身過。”

“你如果用融靈咒印的力量,應該可以在一定範圍內感應到陶瓷小人的存在。”這種碎片都來源於日出之地,昔日陶瓷小人誘惑大長老辛吉斯的時候附身過一麵等人高的銅鏡,而這麵銅鏡落在了奧蘭的手中。

拆一拆,上千塊還是有的。

如今大海之上,許多人都拿著這種碎片尋找著陶瓷小人。阿努接過了盒子,看向了莫拉比王。

“王,您是想要我去海上找那個叫做陶瓷小人的怪物”他知道莫拉比王的意思,不過他並不抗拒。

而且近衛軍團剛剛完成初步訓練,能夠拉出去進行一番實戰也是不錯的。

就是不知道那個名字叫做陶瓷小人的怪物究竟有多強。

雖然傳聞之中說這個陶瓷小人並不強,但是這個不強很有可能是某位神明說的,神明口中說的不強,你一個凡人要是真的當真了,那就真的就離死不遠了。

況且陶瓷小人可是原罪邪神的仆從,誰知道它有什麼底牌,怎麼重視都不為過。所以這一趟任務其實還是有些風險的。莫拉比王看到阿努在思索,以為他是在猶豫。

他半許諾一般地說道∶“如果能夠完成這一次神諭的話,你們或許可以得到神明的許可在蘇因霍爾傳教。”

阿努聽到這話驟然抬起頭,看著莫拉比王的眼睛發出了光。“傳教”

莫拉比王拍了拍阿努的肩膀,冇有再多說什麼。

但是阿努的心中卻好像被莫拉比王打開了一扇門,此時此刻他的腦海裡好像有著一個聲音在迴盪。

“在蘇因霍爾建立起屬於庫爾彌斯大人的信仰,建立起庫爾彌斯大人的神廟。”阿努抱著頭盔單膝跪地,對著莫拉比王說道。

“王,我一定會用儘全力去尋找。”阿努是一個實誠的人。

他的主人庫爾彌斯的任何命令他都從來不打折扣地去完成,他的一個同伴被阿克曼蒙殺死,他就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地奔赴戰場和那些可怕的怪物作戰。

他得到了奇蹟道具卻並冇有用在自己的身上,而是公平地用在每一個夥伴的身上。

所以莫拉比知道,阿努說出用儘全力這個詞的時候,他就一定會真的去用儘全

力。

阿努話語不多,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立刻起身,麵向著莫拉比王慢退出了王宮。之後轉身,大跨步地去準備完成莫拉比王交給他的任務。宮殿之中。

莫拉比看著阿努離去的背影,眼中有著欣賞和讚歎。

但是到了最後,卻忍不住說了一句。“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蛇人該多好。”天都黑了,阿努纔回到了火山領主官邸。他召集了所有的蜥蜴人。

近段時間又有著不少蜥蜴人從火山森林趕來,當然也有一些蜥蜴人回到了火山森林,一來一回之間這些蜥蜴人也完成了從普通權能者朝著魔騎士的轉變。

如今所有的蜥蜴人都成為了魔騎士,戰力和其他各個方麵的能力都上漲了一大截。

不過也不是所有蜥蜴人都選擇成為了風蜥龍騎士,也有人選擇了其他的魔獸作為自己的夥伴。

阿努對著蜥蜴人們說起了今天和莫拉比王的對話,還有對方對自己的承諾。“諸神的時代即將到來,如果我們能夠找到陶瓷小人,羽蛇神的廟宇和殿堂就將可以出現在這個世界的每一個地方。”

“庫爾彌斯大人也一定能夠變得更加強大,羽蛇神的名字將會迴響在整個魯赫巨島。”

所有蜥蜴人一個個聽得從座椅上站了起來,熾熱的目光聚集在了阿努的身上。“真的”

“我們可以在蘇因霍爾為羽蛇神建立神廟”“腥紅女神會同意嗎”

阿努說∶“諸神的時代註定會來臨,莫拉比王已經讓巫靈和鍊金師進入了蘇因霍爾,就是因為他已經看見了預兆。

蜥蜴人歡呼雀躍。

接下來,話題甚至轉移到了神廟的名字上了。

“羽蛇神廟,當然是羽蛇神廟。”一個蜥蜴人喊出了一個最直截了當的名字。“魔藥與魔獸之神或者魔騎士之神也不錯啊”一名魔騎士想到了自己的職業還有魔獸夥伴。

“豐收神廟怎麼樣”羽蛇的力量更多地體現在了魔藥種子上,還有著褐球藤的功績,加上蜥蜴人每個月舉行的豐收祭祀,立刻讓他們聯想到了豐收兩個字上。

“近衛團的那些兄弟也很不錯,我們可以把他們拉到我們這邊,讓他們信仰羽蛇神啊!”還有蜥蜴人甚至已經想要拉攏其他蛇人信仰庫爾彌斯。

“這個可以,對了,你們說羽蛇神的神廟要建成什麼樣的?”所有蜥蜴人的話題不斷蔓延,怎麼也停不住。

不過還是有蜥蜴人問出了一個馬上就要施行的問題,目光看向阿努。“阿努族長。”

“王讓我們去找陶瓷小人,肯定是看中了風蜥龍可以飛翔,還有族長你可以動用融靈咒印力量。”“所以我們這次是帶那些人過去,又該從哪裡開始尋找呢”如果隻是單純為了尋找陶瓷小人,帶風蜥龍騎士也就夠了。阿努考慮了一下說道,下定了決心。

“先去美雅行省的綠野郡,那裡有好大大小小好幾個港口,而且距離火山森林比較近,我們也可以順道回去看看

“更重要的是,其他地方都已經被所有人找了好多遍了,反而是那片海域冇有多少人去。”

這也是因為那片海域太過於詭異,船航行在海麵太過於危險,反而是阿努這種可以飛行的力量具備優勢。

“至於帶多少人”“嗯……”

“近衛軍團留下一部分守衛,其他的都帶過去吧”

“讓他們去感受一下火山森林的風情,也可以觀摩一下庫爾彌斯大人的金字塔。也有人問∶“那個名叫陶瓷小人的怪物,難道不會出現在大陸上呢?“怎麼大部分人都往海上跑,不在內陸找呢”

阿努之前就已經從國王那邊知道了不少訊息∶“那個怪物離開風暴海的路被堵死了,有神明在風暴海的出口等待著它,如果它敢離開隻有死路一條。’

“並且它隻要登上魯赫巨島也一定會被髮現,所以它如今唯一可以容身的地方就隻能是大海上的某處。”

不過就算這樣,想要找到陶瓷小人也近乎大海撈針。

但是阿努對於融靈咒印的力量還是有些自信的,雖然比不上大地魔女的視角,以及奇蹟道具指南針那邊的不講道理,但是至少要比其他的權能者要強出一大截。

經過了整頓,近衛軍團終於出發了,開始了他們的第一次任務。

風蜥龍展開巨大的肉翅飛在天空,翅膀上的一隻利爪探出,後麵還有一隻銳利的後爪,和肉膜連接在一起。

每一隻風蜥龍都帶著好幾個人,而阿努的風蜥龍上甚至帶著十幾個人。天底下穿地獸也在狂奔,帶著物資和兵員。穿地獸奔跑的速度雖然算不上快,但是那是和風蜥龍相比。

不過風蜥龍騎士為了等待下麵的部隊,確實被極大地拖慢了速度。所以他們連續奔襲了多日,近衛軍團終於進入了美雅行省內部。遠遠地看到了那遮天蔽日的黑色煙柱,看到了綿延起伏的山嶺和叢林。阿努回過頭對著所有其他蜥蜴人大喊,聲音有著歸家的喜悅。“到了,我們回家了。”“看!“下麵就是石灰城。

所有蜥蜴人立刻駕馭著風蜥龍落下,目光聚集在下麵的城市裡。

昔日的石灰鎮已經成為了石灰城,可以看到還在擴建之中,王國調動了大量人力

物力修建這座城市,絡繹不絕的商隊也為這片曾經貧瘠的荒野之地帶來生機。

所有蜥蜴人發出歡呼,大聲呼叫。

“哦!”他們操控著風蜥龍,一邊飛速掠過天空一邊大叫。“回來了。”雖然護火城很好,但是這裡還是讓他們懷念。“怎麼變成這樣了”越往下飛,也越能看到石灰城的變化。

“這才離開多久,變化就這麼大?”激動之中的阿努和所有蜥蜴人一股腦的從天空衝下。

卻冇有注意到,遠方雲層之中出現了一抹影子。

那影子非常龐大,但是因為同樣是白色的,所以一看過去和漫天層雲完全融為了一體。

其在雲層之中一掠而過,進入了熔岩火山的禁地之中。阿努更不知道。

在更遠處他想要尋找的陶瓷小人正在一個玻璃瓶裡,拿著一個望遠鏡正在這裡。不過對方的眼中滿是那個巨大的白色巨影,震撼失措。而冇有注意到那無限之白裡的化為黑色小點的蜥蜴人們。雲海之上。

變成了飛行器形態的造物主座駕裡,身披著白袍的神明目光穿過層層白雲。其突然開口說出了一個詞語,引起了妖精的注意。“翼龍。”

希拉靠近了一下,看著神明問道。“翼龍”“翼龍是什麼”

希拉順著因賽神的目光看了過去,就發現了那些黑點是什麼。“神,它們叫風蜥龍!”“是剛剛出現的魔獸。’

白袍黑髮的神明看著那飛在天空之中,形似大鳥一樣的存在。腦海裡浮現出了一個身影,他曾經隻在影視和書籍上看過。

他和對方並不是一個時代的存在,但是曾經的他冇有想過這些存在就這樣飛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更不會想到,這些存在可能是因為自己而誕生於這個世界。

“或許,很多年以後它們的後代會叫做翼龍。”“也或許,和我記憶之中的不是同一個吧”

希拉捧著下巴趴在窗台上看著神,這個姿勢普通人應該會忍不住扭過頭來看她,但是黑髮神明卻依舊站著一動不動,如同一座雕像。

最後,希拉忍不住說了一句。

“神您總是在說著不屬於現在的話,關注著不屬於現在的事物。”“您就是在過去”“在現在”

“還是在未來”

而這個時候,莎莉卻從另一頭跑過來。

她非常興奮,因為這一站終於抵達了她最想要來的地方熔岩火山。

雖然不明白這裡有什麼好看的,論美麗比不上雷霆沼澤,論奇絕比不上天之鏡,論蒼茫比不上無儘沙海。

唯一擁有的,大概就是危險。

為整個魯赫巨島甚至整個世界帶來滅頂之災的力量。可能,這就是她興奮的地方吧。

不過莎莉現在關注的點不一樣,因為她竟然在這裡發現了一座金字塔。“神”

“快看,這裡也有個金字塔。”

“不過這裡的金字塔好奇怪,把宮殿修建在塔裡麵。”“把自己關在裡麵,弄得和陵墓一樣。”

在莎莉的印象之中,金字塔上麵才應該修建神殿,巨大的金字塔更多地來說象是一個襯托神殿高大和偉岸的基石。

莎莉撞在了尹神的身上,還在不斷的喊著。

而在尹神的目光裡,白色的巨大飛行器穿過巨大的黑色帷幕, 抵達了蛇人口中死亡禁地深處。

熔岩火山的另一麵,麵朝著大海的一麵。

可以看到身後是黑色的帷幕,而麵前大量的熔岩巨獸的眷屬停留在海麵之上這些眷屬的力量引起各種異象,甚至扭曲了空氣摺疊了鏡像。

而在熔岩火山下,有著第一紀的古老王城。

尹神頭和目光一動不動,卻抬起了手摟住了身高隻有自己腰部的莎莉。“可能是因為金字塔本身就是這樣,我們的金字塔纔是不正常的。”莎莉撅著嘴吧∶“纔不對,我們纔是最初的,他們都是模仿我們。”飛行器落下,在光芒之中重新變成了熱氣球艇。彩色的熱氣球緩緩落下,墜落在了一座古老的城市之中。他們抵達了目的地。黑岩城。

王權血裔霍森家族的王城,也即是赫尼爾王所隸屬的家族,璃之神殿所在之地。其幾度毀滅於戰火之中,又幾度重建。

輾轉於歲月之中,一直存在到了這個紀元。莎莉第一個衝出了熱氣球艇,還拿著一個玻璃缸。

玻璃缸裡裝著她的新寵物一一鯊。

這是段時間裡唯一,一隻冇有被莎莉養死的東西,當然也有可能是巫醫們的功勞,

因為莎莉說如果鱟被養死了,就讓巫醫們治好它。

莎莉麵向著大海,嘿嘿笑著扭頭告訴尹神。“神”

“我說過,我要造一種怎麼也不會死,還能離開水麵,飛在天上的東西當寵物。”“我準備就用它來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