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穿過殿堂的天窗。

照在蘇科布的身上,餘暉灑在殿堂的角落。

瑪塔芙絲就在那光的邊緣,影子和眾人一起投射在後麵的牆壁上,被拉長到天花板。

她注視著神光籠罩的石台,看著從凡人朝著神明蛻變的身影,表格定格在一瞬間,半晌都冇有任何變化。

她緊張得背後的白色翅膀張開得大大的,但是雙肩卻縮在了一起,雙手緊緊的合握,瞳孔裡滿是震撼。

「哇哦!」

她雖然嘴巴冇有喊出了聲。

但是那屬於自己聲音卻迴盪在了她的意識和耳畔,逸散在她的臉上。

人身成神這種傳說的畫麵,此刻她就是見證者。

光越來越強,直到影子都看不見,而石台之上的蘇科布不斷地接收著從遠處湧來的法典之書和契約文書,其形態徹底從使徒蛻變成了神話形態。

但是很快,那湧入的力量停止注入他的身體。

其身體已經無法容納,開始朝著周圍逸散。

瑪塔芙絲低下頭。

肉眼可見,腳下的地板被銘刻上了密密麻麻的細小文字,散發著光。

「嗡~

瑪塔芙絲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又立刻抬起頭看向了蘇科布和神台。

隻看見蘇科布手上握著一本契約與法典之書。

他將那本書高高捧起,口中念道。

「我是蘇科布。

「文字是我的權柄,契約與法典是我的道路。」

「我以契約鋪就我登神的階梯,以法典鑄造我成神的國度。」

話音落。

文字化為的海洋從神台之上傾瀉而下,朝著周圍瘋狂逸散。

一瞬間,整個世界都被文字吞冇。

整個最高審判法庭所在的建築物都被文字的力量淹冇,和神話的力量同化在一起,從真實朝著虛幻轉換。

「神話領域。」

「契約與法典的權柄!」

周圍立刻有人喊出了聲音。

「是文字權柄。」

「契約與法典,不過是文字權柄對外的顯現。」

他們也有些興奮,冇有人能夠在這樣成神的畫麵之中保持完全的冷靜。

最後,瑪塔芙絲竟然看見整個審判法庭一-同化為了神域,朝著天空飄去。

但是站在審判法庭之中的瑪塔芙絲和眾人,卻好像虛幻的投影一樣穿過了那審判法庭,看著這個龐然大物循著那沖天而起的光芒,一點點飛向天穹。

神國通往夢界,而眾人留在了原地。

此前的一切都非常的順利和正常,直到蘇科布帶著神國離開大地的那一刻,異常的情況出現了。

天空之中突然之間烏雲密佈,進而下起了傾盆大雨。

而那雨水,竟然是黑色的。

烏雲深處一一個旋渦打開,隱隱通往另一個世界。

「嗡嗡。

月蝕城中早有準備,有人感覺不對立刻動了起來。

整個月蝕城打開了強大的結界,將那黑雨隔絕在了城外。

但是黑雨隻是前奏。

在黑雨和烏雲的深處,突然浮現出了一座巨大肉山的影子,那影子藏匿在烏雲和黑暗深處,大如星辰。

瑪塔芙絲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隻感覺毛骨悚然。

但是一旁卻有人喊出了那肉山是什麼,聲音凝重無比。

「深淵意誌。」

在肉山之上,有著一個肉眼看不到的渺小影子。

那也是一個長著翅膀的存在

不過擁有九隻翅膀,其舉起著一根散發著**之光的權杖,權杖之上如同眼睛-般的晶石。

深淵之王梅爾德。

第一層深淵之主,在原罪之神沉睡的時候,她就是學握整個深淵最高權限的存在。

「想要成神?」

「冇那麼容易的,凡人蘇科布。」

梅爾德站在肉山之上,可以看到肉山炸裂開來,長出了一個個肉瘤。

肉瘤之中長了一隻又一隻恐怖的眼睛,朝著下麵看了過來,然後釋放出了撕裂蒼穹雲海的射線。

而其核心的目標,就是此刻的蘇科布。

此時此刻,蘇科布等於是在完成最後一次轉生,不過他的軀殼不是普通的軀殼,

而是神話之軀和國度。

其境況和曾經的光輝之主,如今的原罪之神肖有些類似。

這個過程之中。

其彆說反抗了,他的意識都沉浸在了另一個層麵。

因為他的靈性、智慧、**、記憶全部都在重組,發生著史無前例的蛻變。

但是關鍵時刻,另一個旋渦打開。

旋渦後麵映出了知識之國和真理之門的景象,真理之門的光傳遞下來,立刻將這一擊給擋住了。

這隻是一個開始。

與此同時。

在月蝕城之中一群食屍鬼舉行了儀式溝通了上了他們的「神」,角匐在一尊神像之前,高舉著手呼喚著某個夢界深處的夢境和道具。

不知道是不是約定好的,他們競然和深淵同一刻動手。

無窮無儘的銀白之蟲從虛空之中爬出,朝著蘇科布的神國而去。

真理之門再度出手。

-道白光激射而下,掃滅了那些銀白之蟲。

同時,真理之門前的波裡克甩出了一張卷軸。

卷軸落下,不斷放大。

眨眼之間變成了長度數百米的龐然大物,封印了那夢界的入口,將銀白之蟲蔓延出來的趨勢徹底擋住。

看上去,就好像是在天空之上打了一個補丁。

三方雖然打得熱鬨。

但是真正出手的人都是躲得遠遠的,藉助著夢界的力量出手。

真理之門也不知道是因為冇有完全恢複,還是波裡克因為忌憚什麼,力量和曾經阿賽催動的時候不可同日而語,而且手段主要以封印為主。

「咚!

天上的場麵還冇有平息,地上再度出現了動靜。

地麵一片無形的黑暗傳播開來,在附近大量蛇人驚駭的目光之中,一隻長百米的森白骨手從裡麵伸向天空。

那骨爪冇有直接碰向天上的戰場,而是直接撈向了城內的某一棟建築。

骨手橫掃,一大片建築便直接化為烏有,不知道多少人喪命於其中。

這是想要破壞城內的結界,減緩蘇科布的成神儀式進度。

而這個時候,瑪塔芙絲身邊有人出手了。

大地之中鑽出了密密麻麻的樹根,朝著那骨手鎖去。

瑪塔芙絲看向了一旁的大地魔女墨忒爾,就看到她的身上競然出現部分樹木的特征,動手的正是她。

但是那骨手感受到了墨忒爾的攻擊,立刻縮回大地。

然後。

立刻從另一個角落伸了出來。

另一邊的奧蘭抬起手,一團火焰憑空生出。

奧蘭彈指而出,指尖流星旋轉而起,密密麻麻的圍向那根巨大的骨手。

骨手正在躲避著墨忒爾的樹根,此時麵對奧蘭這一擊頓時有些避之不及,在劇烈的爆炸聲之中被炸得斷

裂開來。

百米長的骨手斷在了昔日的舊王宮之中,砸落的動靜猶如巨塔崩塌。

萬蛇之王雖然不在,王宮卻依舊還在。

「啪嗒!」

骨手斷了但是竟然還在動彈。

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最後不甘的找場子。

重創之下,那斷手還抓起了一棟舊王宮之內的建築,這才縮回了深淵之中。

一時間。

天上地下風雲變色,熱鬨至極。

瑪塔芙絲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跟隨著動靜不斷地一會看向天空,-會看向地麵,一會又看向其他人,忙個不停。

天上烏雲密佈,巨大的肉山若隱若現。

密密麻麻的恐怖巨蟲從虎空之中爬出,一個長數百米的券軸將虛空封印。

地上某個傢夥人都冇看到,伸出一隻手臂四處搗亂,那手臂伸直就感覺好像直接插到了雲海之中,隨意一擊對於凡人來說就猶如天災。

瑪塔芙絲雖然已經是三階了,但是看到這場麵也嚇得下巴都快要掉了。

「.這-----這-----是神戰嗎?

「這就是魯赫巨島的日常?」

她這輩子生長在光明之地,那裡三階就已經是頂尖強者了,尋常難得一見。

她這輩子見過最大的場麵,就是通過影像看到兩個國家開戰,魔怪、權能者和各種道具搏殺個不停,她當時還驚歎血腥和殘酷。

但是和現在這畫麵,稱之為小孩子過家家也絲毫不為過。

光明之地再怎麼打,打得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像曾赫巨島這樣。

像此時此刻一般。

就在現在,瑪塔芙絲身邊站著一堆使徒,頭頂上-群神選互毆。

而頭頂上那幾個傢夥打起來的動靜,普通的四階使徒過來估計一個照麵就要不見人了。

在這裡。

瑪塔芙絲絲毫感覺不到血腥和殘酷,她隻有-種螞蟻仰望巨人大戰的感覺。

因為這戰鬥和他們完全冇有任何關係,但是對方隻要一著不慎,就能夠將他們完全抹去。

她不知道該如何去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恐懼、害怕,戰栗?

似乎都不是。

瑪塔芙絲的心中是一片茫然,因為她感覺不真實。

一旁的魔靈王後聽到了瑪塔芙絲的話,扭過頭來看向了她。

「神戰?」

她似乎覺得瑪塔芙絲說出這話有些好笑,也太小看神靈了。

「目前還冇有神靈出手!」

「在這座魯赫巨島之上,真正的神靈也不敢隨意出手。」

魔靈王後指著天空,那扇旋渦之後的真理之門輪廓。

「唯一一個能夠算得掌握著部分神話之力的,隻有天上的那個幽魂波裡克,執學真理之門的存在。」

「其他的,不過都是踏上了成神之路的存在而已。」

瑪塔芙絲看向魔靈王後:「不敢出手?」

而魔靈王後則看著天空。

「你看他們打得熱鬨,但是距離神戰還差遠了,神靈可能會看一一眼,但是大地之下的巨神連看都懶得看。」

「曾經真理與知識之神和原罪邪神在魯赫巨島之上開戰,隨意一擊就將山巒大地撕裂,擦中就能夠將城鎮抹去。

「當時魯赫巨神之中的大地之神甦醒了過來,給了他們兩個一人一下,到現在他們兩個都還冇有醒過來。」

「你敢在曾赫巨島上展開神戰,就得付出代價。

「所以。」

「神靈或

許在觀望,但是都不會出手。」

瑪塔芙絲看著這場麵,第一次明白這裡為什麼叫做諸神起源之地了。

魯赫巨島上強者遍地,但是冇有人敢真的打。

光明之地那窮鄉僻壤倒是冇有人顧忌,但是目前也冇有人看得上眼。

其他人也議論紛紛,他們自然分辨出了出手的究竟是誰。

「深淵的***之王,還有傲慢之王都出手了。」

「那個,是食屍鬼教會的銀之蟲。」

「暗處估計還有不少傢夥蠢蠢欲動吧,想要趁火打劫渾水摸魚的貪婪之徒們。話音剛落,就好像其擁有預言能力一一般,城市的某一處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然後便是沖天火光燃燒而起。

「轟隆!

首先是遠處,成群的人開始入侵和攻打契律師學院,闖入契律師總工會的各個重要設施。

也即是,蘇科布的日常住所和曾經有過痕跡的地方。

但是隨著混亂爆發,更多的契律師和萬蛇執政國的權能者衝了出來,和這些傢夥戰鬥在了一起。

瑪塔芙絲冇想到除了那些神選開戰之外,還有這麼多人打了起來,就好像戰爭一樣:「那是乾什麼?」

奧蘭露出了厭惡的表情:「蘇科布帶著神國離開,但是他的很多東西都留在人間想要從中找到他留下的秘密吧。」

瑪塔芙絲:「為什麼這個時候,等到後麵再拿不是更好嗎?

站在一旁的魔靈王後給予了瑪塔芙絲答案:「因為再等一會,就什麼也冇有了。

你想要等後麵,但是很多人已經等不及了。

深淵教團的各個支脈,銀白教會的信徒,一個個王國密探和地下勢力。

此刻,都想要趁著這個機會上來分一杯瑩。

一個凡人成神的蘇科布,足以將人心底裡最深的野望給點燃。

---------------------------

城中的亂局自然由萬蛇執政國的人去管。

前來參加典禮的人,大多數還是將目光投向了天穹之上,看著那位於深淵意誌之上揮舞著原始**之杖的墮天使。

她纔是發起這一切的主角,也是在場最強大的存在。

雖然梅爾德發揮出了非常強大的能量,戰鬥經驗也非常豐富。

還有著助力拖延。

但是在真理之門的力量封印下,還是逐漸地敗退。

天上的黑雲被瞬間抹去。

眼看著深淵打開的通道就要關閉,梅爾德的另-個後手終於發動。

「時候到了!」

梅爾德看著通往現實的通道隻剩下一個夾縫,立刻說出了一句讓人意味不明的話。

在月蝕城貝加萊區的某座審判法庭之中。

此刻成群的契律師聚集在一起,全部都手持著契律之書或者法典之書。

但是此刻他們卻彙聚在了一個邪惡的儀式術陣之上,他們注視著天空。

隨著梅爾德說出那一-句時候到了,就好像受到了某個指令操控一樣。

他們低下頭。

一個個拿出了一把獻祭之匕,捅入了自己的腹部。

「嘆嗤!」

「噗嗤~」

那匕首捅入腹中,黑色的液體從腹部流消出來,化為詭異的紋路蔓延向他們全身。

他們一個個倒在地上,發出恐怖的嗚咽聲。

緊接著。

在他們的身體之中,一個又一個黝黑汙油的靈體走出。

而他們的手上,依舊捧著那本代表著契律師的書冊。

這些根本就根本不是什麼契律師,而是混入了契律師之中的魔人。

他們在十幾年,甚至是幾十年前就早就等候著這一刻,等待著蘇科布成神的時刻。

而隨著大量的魔人自殺之後,儀式外層的其他大量狂信徒也跟隨著一起,獻祭了自己。

他們眼睛一瞬間紅了,發出癲狂的咆哮。

「為了***之王。」

「原始**。」

「將一切獻給神靈。」

一瞬間,這間往日裡神聖的審判法庭已經屍橫遍野。

血流遍地,啟用了準備多時的儀式。

血液流消向大地深處,不斷蔓延。

而這自殺事件也就好像傳染一樣。

儀式的力量從法庭中央傳遞了開來,不斷地朝著周圍傳遞街道裡房屋裡的大量蛇人就好像不受控製一樣,開始了自殺。

「啪啪啪!」

一具又一具屍體倒在了地上,一個個可怕而又汙穢的影子從他們的身體裡鑽了出來。

而緊接著,那些影子瘋狂地朝著天空之中未徹底成型的神國奔去,如同風暴一般旋轉著朝著蘇科布奔去。

大地之上,許多人也注意到了這一幕。

「怎麼回事?」

「那是什麼東西?

「這到底是想要乾什麼?」

雖然有些疑惑,但是眾人都感覺到那些影子不對勁。

此時此刻。

前來參加成神儀式典禮有人出手了。

他們有人順手,攔截了一下那密密麻麻的影子,但是也冇有滅殺這些影子,而是封印檢視著到底是什麼。

但是大多數本來影子隻是一一個幌子,用來吸引目標的。

而那些致命的,卻隱藏在最裡麵。

更重要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這些影子到底是什麼,更不知道梅爾德的真實目的。

有人奔向了貝加萊區,那混亂的中心。

去檢視那不斷傳染的自殺死亡真相。

奧蘭便是其中一個。

但是他們纔剛剛抵達,某個披著豎領風衣夾著捲菸的男人出現在了遠處,立在屋頂之上的煙囪旁邊。

男人點燃了手上的菸捲,背後浮現出了一道高達百米的火焰之影。

奧蘭一直疑惑冇有出場的另外一位深淵之王,也總算出場了。

「複仇之火。」

「暴怒之王?」

那影子,隨手斬出了一道劍光。

「轟隆!

劍光深入大地,直接留下了一個巨大的豁口。

但是隨著那劍光在地上轉了一圈,直接斬斷了底層深處的儀式核心。

同時也切斷了自殺儀式的心理和意誌汙染。

終止了這可怕的傳播鏈條。

周圍前赴後繼被控製的蛇人,也終於恢複了清醒。

男人做完了這一切,熄滅了手中的煙,轉過身。

奧蘭立刻追了過去:「站住。」

但是那身影也隨著火焰噗的一聲,瞬間跳入了一-片黑暗之中,消失不見。一個閃爍奧蘭出現在了其消失的地方,感受到了那種力量。

「貪婪的黃銅油燈?」

而另一邊。

「咚咚咚咚」」

一個個靈體撞擊在了蘇科布神國的屏障之上,但是絲毫冇有作用,就好像飛蛾撲火融化掉了。

這讓在場之人更加摸不著頭腦,這到底是要做什麼。

「嗡!」

終於,一個魔人之魂以迅雷不及掩

耳之勢觸碰到了蘇科布的神國,融入了進去。

緊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

天空之中傳來了梅爾德的聲音,她高高在上的說道。

「抓住你了。

這個時候真理之門前的波裡克也感覺到了什麼,朝著下麵看了過來。

梅爾德瞬時揮舞著原始**之杖,將即將被封印的入口撕開了一部分,目光審視著蘇科布。

「蘇科布。」

「最後一-次轉生成神的蛻變之時,也是最危險的時刻。」

「你的主人冇有告訴過你嗎?」

蘇科布這個時候根本冇有辦法迴應,就好像一具神像-樣站在神國的石台之上。不過神國之內密密麻麻的文字契約之靈卻動了起來,驚慌地朝著神國的另一邊逃可以看到神國一角暗了下來,密密麻麻的黑斑黴塊爬上了地板,黑泥從夾縫之中滲透了出來。

梅爾德的力量,正在汙染侵蝕這座神國。

不過這個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了蘇科布的神國之內,其身上散發著植物的清新氣息。

「嘶!「

其一出現,一個個巨大的長著雙翼的大蛇影子也隨之而生,發出了嘶鳴聲。

神國內部一道強烈的光芒沖天而起,切割掉了這塊正在被汙染的神國一角。

然後無數道綠色的藤整憑空基延而出,包裹在了神國的周圍。

-條又-條羽蛇的影子,出現在了天空之中。

正是羽蛇庫爾彌斯。

其競然一直都藏匿在這座神國之中,跟隨著蘇科布一起升向高處。

「呼!」

與此同時,真理之門也迅速閃爍了一下。

一隻透明的巨手從波裡克的身體之中延伸而出,立刻抓住了蘇科布的神國。

將蘇科布和其神國帶向天空,加速拖向知識神國內部。

而其身上的掉落下來的神國一角,被密密麻麻的黑泥包裹住,朝著天空的黑雲飄去。

巨大的肉山之上,梅爾德將原始**之杖插在了肉山之上,密密麻麻的肉芽生長而出,包裹住了權杖之柄。然後。

一隻長達數百米的怪異頭顱從原始**之杖延伸出來,吞掉了那團黑泥。

波裡克、庫爾彌斯再度出手,他們怎麼會看著梅爾德就這樣吞噬這份力量。

「轟

白光落下,那延伸出來的又長又怪的頭顱直接被撕開,渾身,上下的血肉被磨滅了一大半,就連原始**之杖也崩裂開來幾個口子。

大量的植物種子依附在其身體上,不斷地生長而出。

但是那怪物卻怎麼樣也不肯鬆口,就這樣吞掉了那黑泥縮了回去,蜷縮在梅爾德的身周守衛著她。

梅爾德站在肉山之上,看著蘇科布的方向。

「可惜。

「要是再晚個一百年,我準備充分一些。」

「你將化為我權杖的一一部分。」

梅爾德見好就收,拿到好處,看再也占不到什麼便宜後。

就立刻關閉了通道,退回了深淵之中。

頭也不回。

天空的黑雲也隨之散去,黑雨也隨之停息。

從-開始,對於梅爾德來說徹底汙染吞噬成神者,隻是最終的理想完美目標。而既然稱之為理想和完美,便知道概率很低,難度很高。

所以梅爾德的計劃從一開始就分為階段,最低帶走你一大批仆從,進者汙染你神國搶奪你的力量,最終那個目標隻是看情況選擇。

你如果冇有防備,我就拉你下水。

你有防備,或者我準備不

夠充分,我咬一口就走。

哪怕奪走的力量隻是少部分,那也是對於神話來說的一小部分。

這種方法,對於想要成神的存在來說噁心得要命。

「嘩啦啦!

而此時此刻,蘇科布的神國狀況也終於恢複了正常。

在真理之門和庫爾彌斯的守護下,在眾多觀禮成員的注視下。

愈漸趨於圓滿。

通過夢界,從四麵八方不斷湧來的契約文書和文字契約之靈,也終於到了儘頭。而石台之上,蘇科布重新睜開了眼睛。

雖然被梅爾德奪走了一部分力量,但是幸好他底蘊深厚準備也足夠充分。

蘇科布最後還是登上了神位,完成了這最後一次轉生。

他先是看了一眼天空,之前來擾亂他成神的傢夥們早已逃之天天。

蘇科布抬起頭,看向了高處的真理之門和波裡克。

「看起來。

「原罪之神還冇有醒來。」

最後。

他看了一眼大地之上紛亂的月蝕之城,舉起了手上的契約與法典之書。

「律條!」

密密麻麻的鎖鏈從天上而下,月蝕城之中那些破壞法律,正在犯罪的傢夥們全部被鎖拿住。

大量的契律師和法官圍攏了過來,將他們控製住。

等待他們的將會是法庭的審判。

蘇科布做完了這一-切之後,感謝了站在-旁的羽蛇庫爾彌斯:‘「謝謝你的幫助我的朋友。」

庫爾彌斯則說:「你幫助我的更多。

蘇科布笑了起來,真正的朋友不用再多說什麼。

庫爾彌斯點了點頭,說完這些話,身形便徹底消失了,他每停留一-分時間都是在消耗自己的本源。

原地隻剩下了一個藤蠆。

藤蔓縮小,最終化為了一粒種子。

蘇科布抓住了那粒種子,然後帶著神國穿過天空之中的旋渦,先是抵達了夢界。然後穿過夢界的屏障,融入那知識神國之中;兩個神國拚接在一起,掀起了層層雲氣白浪。

場麵十分震撼。

但是隨著旋渦不斷地縮小,另-頭的景象也就漸漸什麼都看不見了。

至此。

蘇科布和他的神國徹底離開了魯赫巨島之上。

---------------------------------------

另一邊。

奧蘭正站在暴怒之王留下的劍痕旁邊。

他看著蘇科布最終成功,點了點頭。

雖然看起來有些驚險,但是並冇有預料之中最驚險的狀態,梅爾德雖然來勢洶洶但是從一開始估計就冇有想要真正阻止蘇科布成神的意思,而是想要從他身上奪取一部分力量下來。

哪怕是這樣,也令奧蘭非常驚訝了。

驚詫於梅爾德的手段。

畢竟他冇有進入過生命主宰的玻璃缸,不像黑龍阿努一樣見識過對方的詭異之處。

「從成神者身上搶奪力量?」

「這***之王的力量,還真的是詭異。

奧蘭說完,立刻搖了搖頭。

他檢查著那些死者的屍體,最後看到了一具魔人的屍體,蹲下來看著對方,其身上從腹部延伸開來的魔紋。

「冇那麼簡單,想要從成神者身上搶奪力量。」

「為了這一天,梅爾德早就從很多年前開始準備,得先侵蝕了對方的信仰,汙染對方的仆從。」

「侵蝕成神者的力量,最終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奧蘭雖然隱隱猜出了梅爾德是怎麼做到的,但是還是為她的手段也是一驚。

既然梅爾德盯上了蘇科布,那麼有冇有盯上他?

既然梅爾德盯上了蘇科布,那麼有冇有盯上他?

他立刻準備回去就清查。

守塔人之中究競有冇有......

不對,應該是究竟有多少已經被這位***之王給侵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