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真如此嗎?

我不敢相信,甚至有些懷疑。

但,我還是要感謝五爺。

這世間,除了生死,又有什麼大事呢?

死而無塚,曝屍荒野,真的是人生最淒慘的事了。

如果,那個婦人真的是我親孃,我生為人子,肯定要感謝將她埋葬之人。

不過,我還從五爺的話語中聽出了彆的意思。

那就是,他根本不知道凶手將我從我娘肚子裡剖出來的真正原因。

我有些急切,問道:“五爺,這麼多年了,你追查到殺害我孃的凶手了嗎?”

打心眼裡,我還是認為如月是我的孃親。

五爺聞言,緩緩搖了搖頭:“我將如月帶回來以後,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替她報仇。我反覆問她的魂魄,記不記得凶手的樣貌。可她的魂魄不知出了什麼問題,竟然癡傻了一般,不給我任何迴應,甚至都不認識我了……無奈之下,我自己試著去查,卻什麼都冇能查到,後來便失憶了,自然將這事也忘記了。”

我仔細想了想,說道:“我體內有陽丹。”

五爺點頭:“那夜在井邊見到你們,你身上就有一種讓我很熟悉,卻又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直到剛纔我恢複記憶,才發現你們的身體裡有陽丹。”

我又道:“這陽丹自我出生就在我身體裡,十有**是凶手放進去的,五爺你可猜的出那凶手這麼做的用意?”

五爺再度搖頭,沉默了一會,說道:“將如月帶回來以後,我才知道陽丹被人分開了,我也很納悶,他們為什麼要將陽丹分成多份。”

“後來我好像有點想明白了,陽丹完整時,想得到它都千難萬難,被拆分後,想再尋齊,送到不周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這陽丹本是仙界之物,有起死回生的功效,既然已經註定找不回整顆,我何不去尋一塊殘片,試著用它複活如月?即便不能成功,能將其魂魄恢複正常也很不錯。”

“生出這個念頭後,我為如月修了一座墳,將其放入其中,佈下結界,再次踏上了尋丹之路。不過這次與上次完全不同,這次我是為了我自己。”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經曆過一番磨難後,我終於尋到了一塊,並且,我還發現了一個關於陽丹的大秘密。”

大秘密?

五爺這話直接勾起了我們三人的好奇,異口同聲地問:“陽丹有什麼大秘密?”

五爺抬頭看了一眼房頂,似是無意,又似有心:“你們可知咱們現在身處何處?”

“此地靈氣濃鬱,殿宇成群,不像是現在人間某處所在,倒像一個被封印起來的古老門派的遺址。”

五爺看著我,臉上露出玩味的笑意:“如果,我說,咱們現在在陽丹內,你們會不會覺得很不可思議?”

他這明顯是多此一問。

我見過陽丹殘丹,隻有小拇指指尖大小,那麼,一顆完整的陽丹也不會太大。

充其量比拇指指肚大一點。

我們怎麼可能在陽丹之內?

還是一塊殘丹裡?

當即,我,李迪和她師叔,都瞪大了眼睛。

“這怎麼可能?”李迪驚道。

五爺又是淡淡一笑:“曾經,我也經常這麼想,這怎麼可能?可這件咱們都認為不可能的事,卻是真真切切發生了。”

“當年我尋回殘丹後,第一時間就想用它做一些對如月有利的事。我將它放進如月體內,試圖煉化以滋養如月的魂魄,可無論我怎麼做,都冇有達到我預想的效果。最後,我嘗試著把如月的魂魄放入了陽丹內……”

“你們猜怎麼著?”五爺賣了個關子,同時看向我們,見我們三個一臉茫然,才又說道,“如月的魂魄很輕易就進入了陽丹,可她進去後,我卻發現再也無法將她取出,甚至我都感應不到她了,就好像她被陽丹吞噬了一樣。大驚之下,我急忙離魂,鑽進了陽丹。”

“然後,我看到這裡麵不可思議的一切。直到那時我才知道,陰陽二丹並不僅僅是陰陽二氣,它們其中還有如此乾坤。”

我們被這番話震驚到無以複加。

世間有很大**器,可將一些亭台樓閣收入其中。

比如乾坤壺……

但,那也僅僅是一些有限的東西。

先前,我們三人躲出去的時候,我曾在大殿之外轉了一圈,這裡根本一眼望不到邊際,似是無邊無垠……

當然,這隻是一塊殘丹。

如果是整個陽丹呢?

又會是什麼樣子?

恐怕應該是一個小世界吧?

這完全顛覆了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李迪和她師叔比我好不到哪去,從他們張大的嘴巴就能看得出來。

我們三個都沉浸在震驚之中,長時間冇說話。

最後,還是五爺打破了沉默。

他說:“比我先進來的如月,不知在此得到了什麼大機緣,還是她本身就與這陽丹有淵源,在我找到她時,發現她竟然在修煉一種奇怪的功法。後來,我多方查閱,才知道,她修煉的竟然是一種古老的仙術。”

“雖然她還是看上去癡癡傻傻,但懂得修煉仙術了,就是好事,盼著她早日修成,恢複正常。同時,這個地方靈氣充裕,利於修煉,於是我也在這裡住了下來。”

聽到這裡,我問出了心中最疑惑的問題:“那你的魂與魄又是怎麼分離的呢?”

“我私自留下這塊殘丹之事,被一些人知道了。這些人中,有心懷叵測之人,也有新加入尋丹組織的正義之士,他們總是時不時跑來尋丹,擾我們父女清修,全部被我殺了。”

“全都殺了?”五爺的話,讓我倒抽一口涼氣,這是什麼手段?

不分正邪,全部殺死!

五爺臉上湧上一抹不忍,輕輕點了點頭,片刻後又說道:“那段時間,如月的死讓我魔怔了,認為隻有陽丹纔是救她的唯一之物,或許還能助她成仙。所以,無論正邪,隻要想將其從我手中奪走的,便是與我為敵,隻有殺之方解心頭隻恨。”

“我當時可謂想得長遠,將他們殺死後,還將他們的屍體都帶了進來,製作成聽命與我的活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