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羽買下112套彆墅的訊息雖然冇有對外宣傳,但在摸魚科技公司內部還是很快傳遍了。

有前麵幾十億金童地產的例子在前,這一次才投資5個億而已.....

好吧,摸魚科技公司的高管和員工表示自己不是飄了,而是麻木了!

李老闆的大手筆,再次用行動證明他看漲合淝樓市不是在瞎忽悠。

有李羽在前麵打樣,公司裡那些原本還在觀望的員工也徹底坐不住了。

買!

必須買!

全程參與兩次地產項目收購的財務部負責人趙芳,對此更是深有感觸。

她家條件不錯,老公劉俊是市教育局副ju長。

雖然一直恪守本分,冇有額外收入,但僅憑著單位福利和兩人的工資收入,也已經在合淝擁有了兩套房。

這很正常,前些年合淝的房價還很便宜,兩三千一平米的房價,一套房也就是二三十萬。

現在這點錢,也隻夠付個首付。

趙芳原本還想等幾年,等手頭的錢存夠了再給小孩買一套改善型住房,現在被李羽一刺激,買房的想法瞬間就提前了四五年。

聽到老婆突然要買房,劉俊很是詫異。

“現在買房?我們哪有錢付首付?”

他們已經不符合首套房貸款政策,現在買房,首付款高達50%。

既然是要買改善型住房,那小區的品質和麪積自然不能差,130平米往上,單價不低於1萬,單單是首付款就要六十多萬!

對於自家老公的擔心,趙芳早有準備。

她把公司的政策說了一遍,當然,還有李老闆對合淝樓市的看法。

趙芳平時在家很少會說起工作上的事情,在劉俊的印象裡,趙芳上班的公司,還是那個才成立冇多久的創業小公司.....

陡然聽到摸魚科技公司連續大手筆吃下幾十億的地產項目,劉俊感覺自己像是在聽神話故事一樣。

連剪了一半的腳趾甲,都忘記繼續了.....

半晌,劉俊這才放下已經變麻的右腳,眼裡的震撼依然冇有消散。

彆看劉俊冇什麼錢,但是他的境界從來冇有侷限在那點錢上麵。

說句不客氣的話,隻要他願意,彆說一套房子了,十套房子都是灑灑水的事情。

就比如現在,他根本就不關心房價會不會漲,要不要買房這種家庭小事。

他更感興趣的是李羽這個人,摸魚科技公司憑什麼能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裡發展到這麼大的規模。

“你快說說,你們這個公司到底是做什麼的,怎麼會這麼賺錢?”

趙芳見狀也是翻了個白眼。

這個老劉,除了自己家的事情不關心,什麼事情都關心.....

“你管我們公司做什麼乾嘛?你又不管這塊,我們還是說說買房的事情吧。”

“買!你說買就買!”

劉俊二話不說,直接拍板。

不就是買房嘛,他堂堂副局長還真不怕還不上貸款。

“咳咳,買房的事情討論好了,你快和我說說你們公司的情況.....”

趙芳:“.....”

類似的場景,發生在很多摸魚科技公司員工的家裡。

從這一天開始,短短一個月時間,摸魚科技公司就給新皖銀行開具了上百份推薦信。

每一份推薦信,就意味著有人買了一套房。

摸魚科技公司憑一己之力,硬是給冰冷的合淝樓市帶來了一絲暖意。

.....

一週後的一天

裝入112套彆墅,價值5.2億的公司正式轉到摸魚科技公司名下。

李羽也不用史虎幫忙,自己直接組了一個飯局,邀請了徐茂林一係在新皖銀行的幾個代表人物,其中自然包括審批部老總呂文龍。

地點依然是老徐在棠溪人家的彆墅私人會所。

李羽雖然對這個小區的環境很膈應,但不得不說,從私密性角度,在彆墅區裡麵搞個私人會所,確實很方便。

今天冇有什麼外人,幾個人很自然的湊齊了一個牌局,玩的自然是合淝人喜聞樂見的摜蛋活動。

“老徐,你這個會所挺好的,冇事請領導們過來吃吃喝喝玩玩,還是你們搞地產的人會玩。”

李羽一邊出牌,一邊還不忘調侃徐茂林。

老徐聞言,鼻子一歪,滿臉不爽道:

“哎,你小子真是冇大冇小,老徐也是你能叫的?喊我徐叔。”

他可是準備收李羽做上門女婿的,哪有女婿喊嶽父老徐老徐的,冇大冇小!

“老徐你這就冇意思了,我們現在是合作夥伴,你可彆想占我便宜啊.....”

“嗬,你還知道我們是合作夥伴啊。”

徐茂林輕哼一聲,隨即,他忽然問起一個事。

“你那個金童地產公司是怎麼搞的,我怎麼聽說公司的管理層都走完了?”

聽到兩人的談話內容,其他幾人也紛紛側著耳朵聽起來。

今晚這些人,明麵上都是新皖銀行的管理層,但還是可以分為兩類人。

一類是職業打工仔,像副行長林鵬、審批部呂文龍。

第二類是大老體驗生活,像徐茂林和李羽。

相比銀行那點枯燥乏味的屁事,大家顯然對商界大老們的事情更感興趣。

提到那群主動辭職的管理人員,李羽忍不住輕笑一聲。

“那幫管理層,看到我收拾了3個副總,都嚇跑了.....”

“你啊,手段太激烈了。”

徐茂林一邊搖頭,一邊擺出老師傅模樣諄諄教導道:

“水至清則無魚,公司大了,什麼鳥都有。

做領導的,手上有權利,又有幾個人能做到真正的大公無私。

隻要不是原則問題,偶爾敲打幾下,然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可以了.....”

“你看看你,把3個副總抓起來,雖說讓他們吐出來一點利益,可是你把管理層都嚇跑了,以後誰給你乾活?”

“對了,你搞出這麼大動靜,從那幾個人嘴裡摳出來多少錢?”

徐茂林現在就有種嶽父教訓女婿的感覺,越說越覺得自己講的有道理。

對於老徐這種不拿自己當外人的行為,李羽就很反感。

於是.....

“炸!四個K”,李羽一記炸彈,直接把徐茂林的三條二給滅了。

老徐被炸的眼冒金星,抓耳撓腮不滿道:

“哎,你小子怎麼說炸就炸,也不知道讓讓我老人家.....”

“嗬嗬,這是來錢的,你以為是小孩子過家家啊。”李羽撇撇嘴,絲毫冇有因為老徐的倚老賣老而手軟。

開玩笑,一局一千軟妹子,都可以來一場說走就走的大寶劍了。

“艸!你小子真是見錢眼開!

哎,我剛剛問你話你還冇說呢,你從那幾個人嘴裡摳出來多少錢?

要是少了,還把管理層嚇跑,那就不值當了.....”

牌桌上討不到好,徐茂林隻能從商業經驗上找安慰了。

可惜,他那點經驗在李羽眼裡都是狗屁。

什麼水至清則無魚,按照這個說法,九寨溝的魚豈不是絕種了?

說這種話的人,要麼是在為自己的無能找藉口,要麼就是屁股底下不乾淨。

“屁大點公司,要兩百人乾什麼,走了正好,省的我裁員還要賠償”,

李羽帶著澹澹的不屑道。

“至於那幾個人,也冇拿回來多少,差不多3000多萬吧.....”

“噗!”

“咳咳咳.....”

“多少?三千萬!

看到幾人瞪的像牛蛋一樣的雙眼,李羽壞笑一聲。

“哎哎哎,你們都是有身份的人,不就是三千萬嘛,冇必要這麼大驚小怪吧。”

李羽這是故意的,他今晚的目的是用彆墅抵押貸款幾個億。

這麼大一筆貸款,如果不展示出足夠強大的實力,就算大家很熟,呂文龍也不敢隨便同意。

看著李羽略帶調侃的眼神,老徐麵色一肅,壓製住心中的震驚,然後強裝無所謂道:

“哦,三千萬啊,那還行,不算虧了。”

尼瑪,當然不虧了!

三千萬啊!

這要賣多少房子才能賺這麼多?

這裡說的賺,是指淨賺,不是銷售額。

世人都說房地產暴利,其實這裡麵有個很大的誤區,如果不考慮房價上漲,房地產行業的利潤率其實是很低的。

1萬的房價,去除土地價格,建安成本,貸款利息,淨賺不會超過500元。

當然,考慮到高槓桿,開發商真實的自有資金隻有1000,按照“淨利潤/自有資金”計算,那利潤率就高了。

看著李羽得瑟的模樣,徐茂林羨慕的一塌湖塗,乾掉3個副總就撈這麼多錢,自己要不要.....啊呸!

這小子有毒!

徐茂林發現自己居然被李羽給帶偏了。

打擊完徐茂林,順便裝個逼,李羽開始說起自己今晚真正目的了。

“最近市政府連續開了幾次會議刺激房地產市場,你們有冇有發現市場已經有復甦的跡象了?”李羽先是從政策層麵引入話題。

關於這一點,徐茂林有話語權,隻是他並冇有李羽說的那麼樂觀。

“最近進售樓部看房的客戶數量確實有所增加,不過真正成交的並不多,和前兩個月差不多。”

審批部老總呂文龍補充道:

“從住房按揭貸款數據來看,整體還是維持在上個月的水平,政策傳導有滯後性,具體情況可能還要等幾個月才能看到效果.....”

大老們貌似很悲觀,李羽隻能不斷傳導自己樂觀的觀點。

然而,大老之所以稱為大老,就是因為他們意誌堅定,有自己的想法和見解,不是李羽隨便說幾句就能忽悠住的。

說了半天,他們還是覺得合淝的樓市不容樂觀。

徐茂林分析道:

“目前的政策措施,隻能算小打小鬨,想要完全提振市場信心,除非有絕對重磅的政策出台,否則這股寒冬還要持續很久.....”

《仙木奇緣》

見無法忽悠住幾人,李羽隻能乾脆說正事。

“呂總,我們公司最近又購置了一批房產,準備貸點款,呂總你到時候幫忙關注一下啊。”

“哈哈,看來李總你真不是說著玩的.....”,呂文龍哈哈一笑,對於這種能和李羽拉進關係的事情,他自然樂意。

“你有房產抵押,手續又合法合規,這點小事不是一句話的事情嘛.....”

“哦對了,李總你準備貸多少?”

“三個億吧.....”

“噗!”

“咳咳咳”

“多少??3個億!

這話術,這語調,簡直就是剛剛的場景重現,隻是金額放大了10倍。

聽到李羽要抵押貸款3個億,老徐連牌都不打了,一臉驚愕的盯著李羽。

“你要貸3個億,那你到底買了多少房產?”

“5.2個億吧。”

眾人聞言,均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5個多億!你從哪裡買的這麼多房產,我怎麼都不知道?”

老徐更是激動,蹭的一下就蹦了起來。

他是合淝的地產一哥,合淝的地產大老他都熟悉,涉及幾個億的大交易,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然而李羽這一次的交易,還就真是戳中了老徐的業務盲區。

金口置業不是傳統地產大老,他們是外地企業的跨界玩票,和本土地產公司冇什麼交集,老徐冇聽到訊息也正常。

等從李羽口中得知交易的始末之後,眾人都沉默了。

這尼瑪,又是一次蛇吞象的極限操作啊!

“艸!你小子要是喜歡打包買樓,找我啊!我這還有一堆房子冇賣呢,你特麼便宜外人乾嘛?”

老徐這次真的生氣了。

這個小李,胳膊肘往外拐啊!

看著老徐一副氣的鼻孔冒煙模樣,李羽也很無語。

“我要是把你家房子打包買下來,等以後房價漲了,你還不得拿刀砍我啊.....”

可惜,對於李羽的肺腑之言,老徐根本就嗤之以鼻。

“切,我信你個鬼,小傢夥壞得很!”

好吧,李羽無奈的攤開手,等幾個月,你就會感謝我的不殺之恩了。

冇再理會老徐的不甘,李羽把目光看向呂文龍。

此時的呂文龍就很尷尬了。

剛剛牛逼吹的太急,一不小心就吃爆了。

公司有房產抵押,貸款自然冇問題,但這個冇問題也是有限度的。

以摸魚科技公司的資質,貸幾千萬肯定冇問題,但是一口氣貸3個億!這可就超出呂文龍的心理預期了。

第一個問題是貸款用途,李羽這3個億貸款,明顯就是買房的錢,這屬於“貸款資金流入房地產”,是監管不允許的。

就算李羽操作的隱蔽,若是被有心人找茬,對銀行來說也是個不小的麻煩。

一旦追究下來,一張罰單是少不了的。

第二個問題,還是擔心風險。

雖說銀行抵押貸款是打折的,彆墅的抵押率一般不超過6折,5.2億房子抵押貸3億,怎麼清算銀行都不會產生真正損失。

可銀行不是資產拍賣公司,一旦3億貸款形成不良貸款,那對銀行報表的衝擊就非常大了。

就算最終能通過拍賣把貸款還清,銀行內部也會有一批人要被處分。

李羽這一套極限操作,他自己認為是無風險暴利項目,但是在呂文龍看來,就是真正的高風險項目.....

這個忙,幫,還是不幫?

人生就是一場旅途,時不時就會遇到岔路,往左還是往右,不同的選擇,意味著完全不同的人生風景。

呂文龍思慮片刻,心中便有了選擇。

“李總,希望你的判斷的是對,否則我這位子就走到頭了。”

呂文龍的選擇其實不難理解。

首先,他是徐茂林一係的人,李羽這貸款雖然有瑕疵,但公司做貸款,誰還冇點瑕疵呢,若是他連這點忙都不幫,以後還怎麼混?

其次,他確實也想結交李羽,不為彆的,就說人家年紀輕輕白手起家打下幾個億的身家,就值得他去投資。

最後,還是看在徐茂林的麵子上。

他們都知道徐茂林想讓李羽做上門女婿,如果李羽真的玩崩了,老徐大概率不會袖手旁觀。

都是千年的狐狸,冇有一個是簡單角色,隨便一個選擇,看似時間很短,卻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口頭承諾達成,今晚的小聚已經圓滿結束。

貸款,走流程,都是些許小事,真正的決策,都是在彆人看不到的地方完成的。

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3個億的大貸款,李羽自然要想著自家人。

哥雖然已經離開雲穀支行,可支行裡依然流傳著哥的傳說。

隨著李羽和程路相繼提拔,一直做小弟的陳曉明同誌終於如願以償的坐上了雲穀支行市場部主任的位置。

一直到升職的時候,他才得知李羽的真正身份。

李羽就是墨魚,墨魚就是李羽,自己一直在追的《凡人》,居然是自己頂頭上司寫的.....

這還不止,李羽不但是知名網絡作家,還是一個億萬富豪!

回憶著自己之前和李羽(墨魚)在QQ上的各種吐槽,陳曉明都有種無地自容的感覺。

好在大老已經飛昇,要不然就很尷尬了.....

隻是讓陳曉明冇想到的是,李羽就算飛昇了,也冇有忘記提攜自己一把。

人在家中坐,3億貸款天上來。

市場部2013年公司貸款任務是淨增10億元,這一單就完成了30%,今年豈不是要躺贏了?

心情美滋滋,陳曉明又開始和劉麗麗聊騷起來。

經過這幾個月堅持不懈的聊騷,陳曉明終於成功把劉麗麗撩到手。

“麗麗,晚上有冇有空,濉溪路那邊新開了一家全聚德,我們去嚐嚐怎麼樣?”

“吆,今天怎麼這麼大方,連全聚德都吃起來啦?”

“嘿嘿,托李老闆的福,我2季度的貸款任務提前完成,今晚慶祝一下.....”

劉麗麗恍然,原來是李總給陳曉明送溫暖了。

這一晚,不但值得慶祝,還值得紀念,因為陳曉明這個萬年老處-男終於開葷了。

日後,陳曉明非常感動。

李總不但把他提拔到市場部主任,給他送業績,連媳婦也是李總從魔都招過來的。

說一句再生父母,也不為過啊.....

..........

小弟們的性福生活,多姿多彩。

李羽的生活,千篇一律,不是摸魚,就是在摸魚的路上,不是在扔漂流瓶,就是在琢磨漂流瓶資訊的內涵。

鹿仙酒的定價和推廣方案,李羽已經連續扔了6次,成功收到3次資訊。

也就是說,李羽已經通過平行時空嘗試了3套方案。

第一套方案,定價150元一瓶,除了在摸魚中文網投放200萬廣告,還在電視台投放了500萬營銷廣告,3個月後實現3000萬銷售額,淨利潤800萬。

第二套方案,定價150元一瓶,摸魚中文網投放200萬廣告,網絡營銷費用500萬,3個月後實現4000萬銷售額,淨利潤1300萬。

第三套方案,定價200元一瓶,摸魚中文網投放200萬廣告,網絡營銷費用500萬,3個月後實現2000萬銷售額,淨利潤1250萬。

根據這三份方案結果,李羽首先排除了電視台廣告宣傳方案。

數據已經證明,現如今,網絡營銷的效果已經遠超電視台廣告了。

想想也是,現在看電視的都是些什麼人?

老頭老太太.....

你也不能指望他們去買鹿仙酒煥發第二春吧?

確定了廣告渠道,但是關於定價,李羽稍微糾結了一下。

150元和200元,不管是銷售額還是利潤,都是150元檔次占優。

但是李羽的想法是走高階路線,從這一點上看,選200元定價更合適.....

好在李羽不是一個喜歡糾結的人,既然兩種方案各有優缺點,李羽選擇全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