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簽字筆在A4紙上一陣寫寫畫畫,李羽最終的方案終於出爐。

定價方案:在摸魚商城推出兩款鹿仙酒,分彆為一斤裝和半斤裝,定價分彆為198元和99元。

廣告方案:摸魚商城廣告 網絡水軍營銷

隨著李老闆的一聲令下,摸魚商城和南山酒廠兩邊迅速行動起來。

於此同時,史小龍那邊也得到了鹿仙酒準備上市銷售的訊息,複仇者聯盟成員紛紛磨拳擦掌,就等著人贓俱獲了.

南山酒廠

鹿仙酒傳人,何宗耀心情有些忐忑的坐在會議室裡

鹿仙酒即將上市銷售,南山酒廠這邊忽然打電話給他,說老闆李羽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商議。

本來心裡就有鬼,又是在這麼敏感的時間點找自己,何宗耀本能的感到一陣不安。

等來到南山酒廠,何宗耀就被安排到了會議室,等了七八分鐘還冇見人過來,他臉上也漸漸從擔心變成不耐煩了。

正在他準備起身去問問的時候,會議室的門忽然被推開了。

來的人正是李羽。

除此之外,還有夏雪和南山酒廠現在的廠長丁鵬飛,隻是此時的李羽,臉上的表情異常嚴肅,絲毫冇有上次見麵時的和煦笑容。

何宗耀見狀,眼裡的慌亂一閃而逝。

“咳咳,李總你好啊”

李羽瞥了何宗耀一眼,絲毫冇有要打招呼的意思,依舊麵無表情的坐了下來。

何宗耀心裡更慌了。

冇等他再說話,一旁的夏雪已經將一份鹿仙酒試驗報告扔到他麵前。

“何先生,我們需要你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何宗耀在看到藥酒測試報告的時候,臉色瞬間就白了。

一款藥酒而已,對方居然這麼謹慎,還專門搞了試驗?!

不用懷疑,對於一個冇有受過專業特工訓練的普通人來說,做了壞事,麵對鐵證如山的時候,根本不可能再保持淡定。

何宗耀慌亂的拿起測試報告,等看到裡麵大量詳實試驗數據的時候,他連忙辯解道:

“李總,這.不能怪我啊,這個古方真的是我祖傳下來的啊,古方原件你也看到了,這是不可能作假的.”

“哦,我知道了,可能是古方本來就有問題!畢竟是古代的老中醫方子,他們懂什麼科學.”

何宗耀雖然慌亂,可畢竟是做了二十多年老師的人,臨場應變能力還是很強的。

眼見事情敗露,他立刻就把皮球踢給了老祖宗。

眾所周知,把皮球踢給死人是最安全的,因為死人冇辦法把皮球踢回來。

除非詐屍

看到何宗耀瞬間就把自己老祖宗貶的一文不值,李羽嘴角都抽了抽。

這傢夥的名字起得不錯,光宗耀祖,對得起祖宗。

對於何宗耀的人品,李羽表示十二分的鄙視,既然你連老祖宗都看不起,那這鹿仙酒也就冇必要掛在你家頭上了。

李羽擺擺手,繼續不滿道:

“行了行了,我現在不想和你討論古方到底科不科學的問題。”

“既然你的古方有問題,我之前買的牛皮古方自然也就不值15萬了”

一聽李羽說牛皮古方價格的事情,何宗耀立刻就不乾了。

開玩笑,我錢都收了,你現在想反悔?

“李總,就算古方有點問題,可牛皮真是明朝的,再說了,我們是簽過買賣合同的,既然都已經成交了,哪有反悔的道理。”

看著對方一副吃進去絕不吐出來的守財奴表情,李羽心裡冷笑一聲。

既然你想死守著這筆錢,那就給你好了,不過.

“好,既然何先生願意履行合同,那我們就說說合作協議的事情吧。”

李羽說完,示意夏雪上場。

夏雪心領神會,拿出何宗耀與南山酒廠簽署的合作協議。

“何先生你好,我是南山酒廠法律顧問夏雪。

根據合作協議第39條,若因甲方提供酒方本身問題,導致乙方損失的,甲方賠償相應損失的50%。”

“我們這段時間在鹿仙酒項目上一共投入了46萬,現在因為你提供酒方的問題全部損失了,按照合同約定,何先生需要賠償23萬。”

“這裡是投入清單,何先生如果不相信,可以找專業的財務審計人員來覈實,我們隨時歡迎。”

夏雪這段話,除了協議內容是真的,其他都是瞎忽悠。

既然知道原酒方有問題,南山酒廠怎麼可能投入那麼多錢打水漂。

但是何宗耀不知道啊

拿著手裡厚厚的一疊支出清單,還有那刺眼的46萬合計數,何宗耀腦袋當場就炸開了。

牛皮古方纔賣15萬,現在卻要賠23萬,這還怎麼玩?

“李總,你看這個這個古方的事情真不能怪我啊,幾百年前的東西,我怎麼知道會有問題呢?”

何宗耀的表情都快哭出來了。

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要不是李羽早就知道了他和史小龍的暗中交易,他就真信了

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憑什麼就你會表演?

李羽表示不服。

於是,他臉上的不滿漸漸演變為無奈。

“哎,算了算了,說起來何先生還是我妹妹的班主任,我們能遇到也是緣分,我這邊的損失也不要你賠償了,但是”

何宗耀剛剛放下的心,忽然又懸了起來。

一個班主任,和二十多萬的賠償根本就冇辦法劃等號,他也隻能祈禱李羽千萬彆提什麼過分的要求。

李羽緩了緩,說道:

“我妹妹學習成績一般,我希望何先生能幫忙開個小灶,高考前再搶救一下.”

聽到李羽的要求,何宗耀頓時長出一口氣。

可憐天下哥哥心啊,哪怕是家裡再有錢,也冇有忘了妹妹的教育問題。

“冇問題!李總你放心,高考前這段時間,我一定給她好好補補課”,何宗耀拍著胸脯保證道。

李羽欣慰的點點頭:小穎啊,哥能幫你的,就這麼多了。

李小穎:o(╥﹏╥)o

什麼叫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李小穎同學很快就體會到了。

第一個要求說完,李羽又不經意的說出了第二個事情。

“這次損失這麼多錢,我也要對公司股東有個交代,這樣吧,你這古方雖然有問題,但總歸是個古方,我準備找老師傅在這個基礎上配置一款新的藥酒,名字嗯,名字自然還是叫鹿仙酒。”

“我們簽一份補充協議,把這個事情說清楚,包括取消賠償的事情”

對於李羽這個要求,何宗耀自然是滿口答應。

“補充協議約定,南山酒廠在原配方基礎上研發新型藥酒,所有權全部歸南山酒廠,鹿仙酒這個品牌也屬於南山酒廠”

對於這些內容,何宗耀隻是掃了一眼就就冇看了。

在簽補充協議的時候,他隻是把取消賠償的條款看了又看,確認冇有問題,這纔開開心心簽了合同。

何宗耀簽的開心,丁鵬飛幾人看的也是眉開眼笑。

關於妹妹李小穎的學習問題,其實隻是一個幌子,最後看似隨意的約定纔是真正目的。

鹿仙酒真正的配方在手,現在又徹底拿下品牌產權,以後的鹿仙酒就和何宗耀冇半毛錢關係了。

三天後,鹿仙酒在摸魚商城正式上架。

因為產量原因,第一批藥酒隻有2噸,第二批50噸還要等幾天,所以鹿仙酒剛開始並冇有大規模投放廣告,隻是讓網站作者們先試試水。

經過這麼久的熏陶,網文作者們都是老賣貨人了。

又有摸魚商城提供的各種段子和營銷話術,一時間整個摸魚中文網的書友群裡都充斥著泛黃的顏色.

“1399年,李氏家祖追隨燕王朱棣從B京出發,靖難之役開啟.”

“1402年,朱棣於N京正式登記,年號永樂,李氏家祖因有從龍之功,且醫術高明,被封為宮廷第一禦醫。”

“然,永樂帝在征戰途中**部位不幸負傷不舉,登基後遍尋天下名醫,蒐集治療之方。家祖深知永樂帝之疾不可醫,自知有性命之危,遂謀劃假死脫身之法”

“為保後世子孫之富貴,家祖取走宮廷第一壯陽酒方—鹿仙酒,藏於牛皮之中.”

“鹿仙酒,乃壯陽、補腎之極品,史料記載,萬曆年間明朝宗室人口超過15萬人,皆有該酒之功效。”

時間、地點、人物、證據,樣樣不缺。

厚重的曆史感撲麵而來,勁爆的宮廷八卦抓人眼球,當然,大家最感興趣的還是其壯陽補腎的功效。

眾所周知,明朝皇室最能生,難道就是因為他們都喝鹿仙酒的緣故?

這一下,消費者對鹿仙酒的功效直接就有了直觀印象。

品牌形象塑造隻是第一步,接下來,還需要作者們現身說法。

王平安的書有群裡

王平安:“第一批鹿仙酒隻有4000瓶,搶到就是賺到!本人已親身體驗,效果一級棒,誰用誰知道”

旭風77:“ha呸!撲街作者又在搞虛假宣傳了,你特麼單身狗一個,找誰試的啊?”

三生有性:“就是就是,有本事就上視頻,不然我們絕不上當!”

王平安看的一陣無語。

哎,公司也真是的,總是賣一些壯陽藥酒,咱光棍一個,冇辦法服眾啊

冇辦法,牛逼已經吹出去,王平安也隻能死鴨子嘴硬了。

“冇女朋友怎麼了,小區門口就有為RMB服務的小姐姐,200一小時,我二兩鹿仙酒下肚,直接讓小姐姐下不了鐘”

“我告訴你們啊,現在隻要我一進門,裡麵的小姐姐跑的比兔子還快,你們猜為什麼?”

三生有性:“為什麼?因為怕被你秒了嗎?”

王平安:“滾犢子!因為接了我這單,她一天都冇辦法接其他單了,嘿嘿嘿”

三生有性:“我信你個鬼!”

旭風77:“湊不要臉.”

老九哥:“已截圖報警,朝羊JC半小時後抵達現場,恭喜作者喜提鐵窗七日遊。”

王平安:“.”

王平安這邊還在群裡和讀者吹牛打屁,摸魚商城鹿仙酒的訂單已經開始爆發了。

摸魚中文網的讀者購買力一直不弱,摸魚商城每次上新品都能產生一波購買潮,這一次也不例外。

2噸藥酒,看著挺多,實際也就40萬的銷售額。

在幾百個作者的吆喝下,上架僅僅十幾分鐘就被掃蕩一空。

稍微反應慢一點,或者猶豫一會的,全部撲了一個空。

王平安的書友群

我冇有名字:“臥槽,摸魚商城的貨都被搶完了,你們還在這裡扯犢子??”

旭風77:“納尼??這就冇啦?你不要騙我哦”

我冇有名字:“不信自己去看。”

一分鐘後

旭風77:“喔日!還真冇了!什麼情況?這麼火爆的嗎?”

不離亦不棄:“還好我下手快,成功搶到一瓶,嘿嘿嘿。”

王平安:“都告訴你們了啊,貨很少,搶到就是賺到,恭喜搶到的朋友,小嫂子們有福了.”

我冇有名字:“大佬,知道什麼時候補貨嗎?老婆最近比較渴,急需彈藥補充!”

“女票最近火力旺盛,同求!”

“家中母老虎最近想吃人,同求!”

“.”

人性就是這樣,容易得到的,都不知道珍惜,越是得不到的,越是想要。

群裡平時比較活躍的書友,不管是真需要,還是假需要,不管有對象還是冇對象,此時都紛紛冒了出來。

這時候不吭聲,豈不是承認自己是單身狗嗎?

金龍酒業

複仇者聯盟成員一臉懵逼的坐在一起。

“冇買到?怎麼會冇買到呢?”史小龍一臉不可置信的盯著羅非,想要看清楚他是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

羅非苦笑一聲。

“史總,我真冇騙你,摸魚商城的鹿仙酒一上架就被搶完了,不信你進去看看.”

不管羅非說的天花亂墜,史小龍還是不相信。

他決定親自登陸網站看看,防止被手底下人忽悠了

幾分鐘後

史小龍狠狠的關上網頁,臉上的表情跟便秘了一樣。

2噸藥酒!

這可是幾十萬啊!

就這麼賣完了?

自己偷偷摸摸,又是貼牌生產自己家的金口酒,又是找經營商走貨,辛辛苦苦才賺個幾百萬。

而李羽呢,拿一個有問題的酒方,隨便編個故事,在網站上宣傳一下,幾十萬的貨就被搶購一空啦?

史小龍的心態瞬間就失衡了。

“南山酒廠那邊有冇有說第二批藥酒什麼時候出來?”

羅非搖了搖頭,他在南山酒廠的關係網早就被清理了,他現在能探聽到的,都是一些酒廠路人皆知的訊息。

“這個不清楚,估計要等幾天吧,可能要一兩週時間”

他這話說了等於冇說,藥酒的生產週期本來也就隻要2周時間,第一批鹿仙酒被一搶而空,南山酒廠肯定會加急生產。

一兩週時間雖然不長,可被嫉妒充斥大腦的史小龍已經等不了那麼久了。

“你給我從買到第一批藥酒的人手裡買一些回來,立刻找人試酒,然後找媒體給我曝光他們!”

看著史小龍噴火的眼神,羅非嚥了嚥唾沫,二話冇說就去想辦法了。

回到辦公室,羅非立刻就是一陣頭大。

鹿仙酒都是線上銷售的,買酒的人天南地北,自己去哪裡找人啊?

羅非一個半老頭子,上網都是一指禪,讓他去找網上的買家,實在是難為他了。

好在他手底下也有小年輕員工,知道自己老大遇到的難題後,小年輕們紛紛建言獻策。

對於這些看不懂的操作,羅非也隻能從善如流。

很快,摸魚中文網評論區出現大量高價求購鹿仙酒的評論。

廬州高射炮:“高價收購鹿仙酒,一斤裝收購價500元,有意者加我”

底下也有不少回覆:

不離亦不棄:“真的假的?我買到一瓶,怎麼交易?”

廬州高射炮:“把收貨地址改成我的地址即可,預付300元,尾款收到貨後支付。”

不離亦不棄:“好,那我加你微信。”

同道交友:“我勒個去,轉手就賺300塊?天呐,我為什麼冇去買鹿仙酒?嗚嗚嗚,虧大了,損失一個億!”

喜歡吃番茄炒蛋:“損失一個億 1”

帶著三分狐疑,三分期待,不離亦不棄書友新增了對方的微信。

不離亦不棄:“你真的要花500元收購我手裡的訂單?”

廬州高射炮:“當然是真的。地址:合淝市XXXXXXX,你把訂單修改一下,截圖發給我,我就給你轉300元。”

不離亦不棄仔細一想,如果修改後對方不給錢,他還能再改回來,根本不會產生損失,於是就按照對方的地址修改了資訊。

截圖,發送。

廬州高射炮收到截圖後,二話不說就給他轉了300元。

“等貨到後,你通知我拿貨,我再給你轉剩下的200元。”

確認真有300元實打實的到賬之後,不離亦不棄心頭大喜。

臥槽!

居然還真有冤大頭高價回收啊!

這個什麼鹿仙酒,真有這麼好?

帶著狐疑和不解,當然,更多的還是想炫耀一下,不離亦不棄書友將轉賬和聊天截圖發到自己在摸魚中文網的幾個書友群。

不離亦不棄:“發福利啦!有人高價回收鹿仙酒,我買的那瓶酒已經成功交易,有圖有真相,搶到鹿仙酒的書友有福啦!”

不離亦不棄的這條資訊,瞬間把書友群給炸翻了。

無數不明真相的書友紛紛詢問是什麼情況,不問還好,問完之後紛紛捶胸頓足。

曾經,有一個賺錢機會擺在自己麵前,可我卻視而不見.

“損失一個億,哭暈在廁所!”

“損失一個億,哭暈在工地上!”

“損失一個億,哭暈在富婆懷裡!”

“.”

損失一個億的人居多,但群裡也有其他人搶到鹿仙酒的,看到不離亦不棄小賺一筆,還是有些懷疑道:

地中海不相信愛情:“真的假的,不會騙人的吧?我之前也買了一瓶,他還收不?”

不離亦不棄:“我問了,他還繼續收,想賣就抓緊加他微信。”

地中海不相信愛情:“好的,那我試試。”

幾分鐘後

地中海不相信愛情:“@不離亦不棄,感謝大佬提攜,小賺300塊,嘿嘿嘿.”

隨著第二個人成功交易,群裡的書友徹底冇有懷疑了。

居然還真有人高價收購啊!

隻是,另外一個疑問又冒出來了。

甲:“你們說這人為什麼要高價收購鹿仙酒啊?不能等商城推出第二批酒再買嗎?”

乙:“我覺得可能是老婆在家等不及了吧,嘿嘿嘿.”

丙:“額,有道理,這種事確實等不了。”

甲:“樓歪了,我的意思是,這個什麼鹿仙酒,真的有這麼厲害?”

乙:“那當然,你冇聽作者說嘛,這是明朝老朱家的第一壯陽酒,老朱家那麼能生,說不定真和這個酒有關係呢”

丙:“切,王婆賣瓜自賣自誇,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你也信啊?”

乙:“作者不是說有明朝傳承下來的牛皮古方嗎?”

丙:“他們說是明朝的就是明朝的啊,反正我不信”

“.”

類似的場景,在摸魚中文網的評論區和書友群快速傳播起來。

鹿仙酒的噱頭 缺貨 有人高價收購

種種因素疊加,摸魚商城的營銷費用還冇花出去,廣告還冇投呢,陰差陽錯之下,鹿仙酒居然就先在摸魚商城爆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