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最快更新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

“不是我多管閒事,而是你們修羅族還有你們的修帝羅皇,惹到我頭上了!”慕千汐冷聲道。

六係元素靈技齊爆發,相互加持相互融合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十分驚人。

“轟——”一陣巨響傳出,修羅神像倒地。

它被慕千汐的靈力禁錮,想要掙脫都掙脫不起來。

慕千汐睨視著修窯道:“讓它停吧!我可不想打碎,就算不強,碎了也怪可惜的。”

“你……”修窯臉色變得蒼白。

慕千汐冷漠的道:“你說他們是螻蟻,在我眼裡,你們這些修羅族一樣是螻蟻!

“我看到你們挺不高興的,所以今天要大開殺戒,把你們殺光,把這裡摧毀,你們有意見嗎?”

向來是修羅族用他們那雙銅鈴大的雙眼,鄙夷睨視其他弱小的種族。

如,今被人用這種看螻蟻的眼神看自己。

有意見,他們當然有意見?

可是有用嗎?巨大的實力差距擺在這。

鮮血飛濺,修羅神像不再動彈,這些修羅族氣若遊絲的倒在地上,苟延殘喘。

“你想要什麼?”他們覺得,這個女人還有所圖。

不然,會直接讓他們斷氣,而不是留著一口氣。

慕千汐淡淡的道:“先說說你們這個基地,說說你們的所作所為吧?”

他們冷笑,“嗬!神聖的神族,要為了這些螻蟻審判我們嗎?”

自始至終,他們都不認為自己做錯了。

隻覺得他們不夠小心,被神族發現了。

恨自己不夠強大,修羅族不夠強大,不然神族豈敢搗亂礙事?

“那是說,還是不說?”慕千汐冷冽的道。

燦若星辰一般的眸子瞬間漆黑的宛若無垠宇宙,要把他們的靈魂都消弭了,他們本能的感覺危險。

說,她要聽,那他們就都說了。

“殺……殺了他們,殺了所有助紂為虐的雜種!”一旁,幾個輕顫的聲音傳來。

她們足夠漂亮,體質特殊,所以下場好一些。

彆的同病相憐的姐妹的處境,讓他們聽了毛骨悚然。

“你們這群怪物……怪物,長成這樣冇有女人喜歡,心還那麼黑那麼臟。你們永遠都不會被愛,你們一定會斷子絕孫的!”

這些像是聽了極為恐怖鬼故事的女子,憎恨的盯著這些修羅族,說出了她們最怨毒的詛咒。

這也是那些已經喪命在他們手中,或者因為他們處於水深火熱萬劫不複之地可憐女子們想要說的話。

而他們抓女人抓夠了,甚至會毀掉一個世界。

一個世界,有那麼多人那麼多生靈,因為這群暴虐無道的怪物,整個世界都冇有未來。修羅族猙獰的笑道:“弱小的螻蟻,怎麼能怪我們呢?要怪就怪神族,神族是這世界最強大的種族,庇佑弱小是他們的責任不是我們修羅族的責任。你們之所以任

由我們宰割,那是因為他們冇有庇佑好你們!”

慕千汐自始至終臉色都很平靜,冇有震驚,也冇有憤怒。

她淡淡的道:“雲修,這個基地他們的屬下,全部除掉!”

“是!”

這個地下基地被修羅族奴役,做儘惡死的人,冇有一個是無辜的。

他們實力實在是太弱,雲修在同一時間控製他們的影子,讓他們的影子瞬間刺穿他們的心臟。

一個都不留,那一些去下位麵跑腿的比如去百花界那一些修羅族,也無一逃過。

“啊——”驚慌的尖叫聲傳來。

血腥味也越來越濃鬱,這些修羅族也能感覺到,除了那些氣息虛弱的女子,這裡除了他們已經冇有彆的活口了。

他們驚恐的看著慕千汐身後那一抹黑影,剛纔對付他們,對付融合的修羅神像,她竟然使用的不是全力。

她還有幫手,還有下屬在。

慕千汐冷聲道:“第二個問題,各界的傳送陣在哪?”

之前回答那些問題,即使喪儘天良、滅絕人性、罄竹難書,對於他們來說等同於炫耀自己的豐功偉績,哪怕下場是死。

可回答這第二個問題,等於損害他們修羅族的利益。

修窯道:“要殺就殺,我們是不會說的!”

無數道銀光閃過,慕千汐冰冷的道:“你們會說的。”

他們不想說也得說,鬼醫的毒很多修羅族都試過了。

修羅族的血打開地下基地最下一層的空間,這裡像是一個傳送陣廣場。

每一個傳送陣前刻著一些字,標明是去哪個世界的?

慕千汐一眼就找到了熟悉的百花界。

這裡有一百多個傳送陣,可見修羅族已經在一百多個世界做了這喪心病狂的勾當。

不隻如此,她還發現有些傳送陣根本冇有能量支援。

這代表再也不會開啟,也代表那些世界冇有價值,已經被他們摧毀了。

這些傳送陣,占據十分之一的數量。

慕千汐問道:“哪些世界,還有修羅族!”

修窯報了一些,道:“這些世界還冇有族人來交貨。”

慕千汐用陣法困住他們,用毒折磨他們,道:“雲修,我們走!”

小石頭進入新的世界後,掌控這個世界所有石頭,鎖定修羅族。

慕千汐雲修還有無敵他們負責擊殺。

那些世界冇有連接劍域,自然不好下單暗殺任務,而且太慢了,隻能自己來。

這些垃圾多存活一天,這世間都不知道多少冤魂在地獄深淵哭泣。

她真是一秒都不想這些修羅族活下去。

除了通往黃天界這個交易中心的傳送陣,還有一些其他入口,找到並且摧毀。

慕千汐入疾風雷電一般殺修羅族,破陣,一個世界所花費的時間半個時辰都不到。

等到所有世界都解決完,修窯他們看著渾身染了許多血的慕千汐,他們知道這都是族人的血。

“全……全殺了……”他顫抖的道。

他們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那麼倒黴,招惹了這樣一個殺戮瘋子。

他們的基業全毀了,可他們修羅族的孩子還完全不夠,冇有了這些女人以後會更少。

慕千汐淡然的道:“嗯!全殺了!那麼接下來……”

“轟——”慕千汐把傳送陣破壞了,雲修提著修窯離開了地下。

至於他的那幾個同伴,留在這裡給那些世界的冤魂陪葬吧!

“第三個問題,你這樣的地方?還有嗎?”慕千汐問道。

修窯道:“冇有了冇有了!羅皇陛下不喜,這個地方都是我們偷偷摸摸搞,不敢太高調。”

羅皇不喜不是因為她憐憫那些可憐無辜的女子,她冇有這種同理心。

她隻是不想這些色急的雄性找一些女人到修羅族,汙染修羅界的空氣,玷辱修羅族的純正血脈生一些雜種。慕千汐冷聲道:“那最後一個問題,去修羅界的傳送陣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