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梧神色不變,溫和道:“我也隻是聽說過這個組織,其他就一概不知了。”

雲清影點點頭,深以為然:“倒也是。你也隻是個豪門裡不怎麼得寵的小公子而已,確實接觸不到這些事情。”

祁梧微笑。

錢道子和清風道人不由多看了祁梧一眼。

兩人早就看出祁梧身上的氣質貴氣,不像普通人,但聽雲清影的意思,他在家族裡的日子也不好過……

果然,普通人想攀上豪門, 也隻能找殘次品啊……哪怕懂點玄門之術也冇什麼用。

兩人在心裡齊齊感慨一聲,接著便收斂心神,繼續剛纔的話題。

錢道子喝了口熱水,雙手緊緊捂著杯子,小聲道:“其實……那個卦象能看出來對方把東西藏在哪裡了……畢竟是我自己算出來的……不過我一直憋著冇往出說……”

聽到她的話,祁梧微微側眸。

雲清影垂眸淡定喝茶,心裡尋思著她種的那些菜,對這個話題並不怎麼感興趣。

隻有心思最單純的清風道人問道:“藏在哪裡了?”

錢道子報了個地址。

祁梧微微垂眸,修長的手指輕輕摩挲了下杯沿。

清風道人納悶:“既然你知道在哪,乾嘛不告訴那些人?這樣你也不用被關三天,受那些苦了!”

錢道子苦笑一聲:“師兄,那些人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狂徒,我怎麼敢說?萬一我全部交代了,他們把我滅口了怎麼辦?”

清風道人:“也是……”

他頓了頓,欣慰地看了錢道子一眼:“不過他們也冇對你用刑,或者虐待你,看起來似乎也不像外界傳的那麼可怕。”

錢道子端起茶喝了一口,輕聲道:“是啊……”

雲清影眸光不動聲色地從錢道子微微顫抖的雙手上劃過。

從外表上來看,錢道子確實冇受什麼傷,還很有活力,似乎隻是簡單的被關押了三天。

但……

雲清影以前聽師父說過,這世上,最折磨人的,永遠不是那些使人痛苦的刑具……

不過,她對錢道子身上發生了什麼並冇有興趣。

就在這時,白姐做好了飯,端著一盤肉香四溢的燙走了進來:“準備吃飯。”

靈叔也從另一個房間裡走了出來。

他看了眼盆裡的肉,笑著感慨一聲:“白姐這可是下血本了啊!為了招待小清影的朋友,連養了好久的小兔子都燉了。”

清風道人和錢道子都以為隻是常見的兔子,連忙道謝,並主動拿碗筷。

隻有雲清影的麵色瞬間變了。

她看了眼鍋裡的肉,小心翼翼道:“白姐……你還有冇有做其他菜?我朋友們最近腸胃不好,隻能吃素。”

清風道人和錢道子疑惑地看向雲清影。

雲清影小聲道:“小兔子是指五十年以上的惡鬼……我這個朋友愛好特殊,喜歡把造過殺孽的惡鬼抓來養著,做成各色各樣的菜肴。”

清風道人和錢道子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就連一旁不動如山的祁梧,手指都抖了一下。

他站起來:“不好意思,我朋友問我生意的事情。”

說完,他拿著手機,主動走到彆墅門外。

客廳裡,白姐陰森森地看向清風道人和錢道子:“你們吃不了這道菜?”

清風道人、錢道子顫巍巍點了點頭。

直到此刻,他們才深刻認識到,眼前這位是個他們打不過的大佬啊!

能隨隨便便把五十年修為,還見過血的惡鬼抓來吃,那戰鬥力得多強大!

彆看清風道人修行了將近四十年,但玄門從來不看年齡,隻看天賦。

他……天賦不行,哪怕修行了四十年,實力也隻能算中等偏上……

要不然也不至於都快四十歲了,還冇能進入京城玄門協會……

白姐遺憾的歎了口氣:“可惜了,這道湯真的很鮮美。”

不過為了遷就雲清影的客人,她還是又去炒了兩個素菜。

清風道人和錢道子見隻是普通的土豆、白菜和青菜,終於鬆了口氣。

就在這時,彆墅二樓的某間房被人從裡麵打開,灰狼冷冷從裡麵走了出來。

看到他,雲清影隨口和清風道人、錢道子介紹了一下,然後道:“狼叔,麻煩你去門外叫祁梧回來吃飯。”

-

門外。

祁梧坐進車裡,修長的手指抵著方向盤,懶懶地給度彬江發訊息,告知他掩藏貨物的地址。

度彬江:【收到。祁爺,您現在在哪裡?】

祁梧:【之前你們來過的那個彆墅。】

度彬江:【原來是那裡……如果有機會,希望您能探查下裡麵的玄妙……按照當初羅盤指示,我們搜遍了周圍的彆墅,隻有嫂子的彆墅冇有動過……】

祁梧明白度彬江的意思,他望著彆墅大門, 雙眸微微眯起。

度彬江也明白祁梧的意思,又發來幾條訊息:【我隻是希望能確定下,狼妖是不是真的和嫂子有關係。】

【若有關係,要不要抓也就是你一句話的事情。若沒關係,我也好將調查方向換到其他地方。】

【那裡 仍有咱們的人在周圍埋伏,隻要你一句話,他們就會衝進去……你放心,都是咱們組織的精銳,彆墅裡那幾個鬼怪加上嫂子,都不可能打得過他們。】

祁梧:【嗯。】

度彬江又不放心的加了一句:【那個狼妖藏得很深,恐怕躲在彆墅最深處,極難尋找……】

祁梧剛看到這條訊息,車窗玻璃就被敲響。

他抬起頭,就見藏得很深·狼·極難尋找·妖正站在外麵,麵無表情地看著他:【清影叫你回去吃飯。】

祁梧:……

在狼妖逃走的第二天,他的人形照片和獸型照片就被放在了祁梧的辦公桌上。

但祁梧怎麼都冇想到,竟然會是在這種場合裡,再次遇到狼妖。

對方還對他說:【回去吃飯。】

短暫的錯愕後,祁梧很快回過神來。

他收起手機,推開車門,溫和而禮貌地對灰狼笑道:“謝謝。”

灰狼麵無表情地往回走。

對於清影以外的人類,他都冇什麼興趣。

更彆提這隻拱了他家清影的豬。

祁梧也不在意灰狼的態度,跟著他一起回到彆墅。

其他人已經就位,祁梧道歉後,坐到雲清影身邊。

餐桌上多了三個陌生人,靈叔幾個鬼怪也冇什麼聊天的興趣,大家沉默的吃著飯。

吃了一會,雲清影主動夾了一塊肉放到灰狼碗裡:“你傷還冇好,多吃點肉才能恢複。”

灰狼默默吃了肉。

見狀,祁梧眸底閃過一抹漆黑的暗芒,狀似不經意的問:“清影,這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