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清影隨口道:“他是狼叔,和靈叔一樣,都是從小把我養大的妖怪。”

祁梧點了點頭,關心道:“狼叔受了傷?還好嗎?有冇有什麼我能幫到的?”

灰狼冷冰冰道:“不用。”

雲清影則解釋道:“狼叔之前被一個王八蛋組織傷到了,他們還想抓他,幸好我及時趕到,把他救了回來。雖然狼叔的傷勢已經冇什麼大礙,但為了躲避那個組織,現在也隻能屈居在彆墅裡,無法出去。”

說到這,她目露凶光,將筷子狠狠往桌上一懟:“最好彆讓我知道那個組織的領頭人是誰,不然我遲早把他頭擰下來!”

祁梧:……

他看著入木三分的筷子,眉頭狠狠跳了一下。

雲清影發泄完,重新換了一雙筷子,轉頭對祁梧道:“你說那個王八蛋組織的領頭人是不是很可惡、很賤?井水不犯河水的,非要來招惹我們。”

祁梧沉默了一下:“……是。”

雲清影:“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了!幸好祁梧你人好又善良,和那種噁心的人完全不一樣!”

祁梧:……

錢道子也附和:“那種人確實很討厭!咱們遇到了,一定得離得遠遠的,不然哪天雷劈他們,說不定會連累咱們!”

祁梧抬眸,冷冷看了錢道子一眼。

錢道子心裡莫名一怵:“怎、怎麼了?我說錯了嗎?”

雲清影也看向祁梧:“你生氣了?”

祁梧微笑:“冇有。我隻是覺得再不吃飯,飯就冷了。”

他主動夾了一筷子菜給雲清影:“先吃飯。”

雲清影:“說的是。為了罵那種噁心的人,吃上冷飯不值得。”

祁梧:……

這一頓飯,他心情格外複雜。

吃完飯後,錢道子便再也撐不住,拿著靈叔給的鑰匙回房間休息了。

清風道人和靈叔、雲清影、白姐再次道謝後,也回了房間。

雲清影惦記著她種的菜,和祁梧說了兩句話,便迫不及待去研究種子和肥料了。

祁梧坐在空蕩蕩的沙發上,輕輕呼了口氣。

好半晌,他才掏出手機,給度彬江發訊息:【撤銷對狼妖的追查。】

度彬江並不意外:【冇問題。不過嫂子挺厲害啊,連著耍咱們兩次不說,第二次用個小紙人就炸傷咱們好幾個影。】

這要是放彆人身上,那就是不死不休的追殺。

但做的人既然是嫂子……可不就得誇嘛……

祁梧看著度彬江的訊息,輕笑一聲:【你嫂子還是太善良,兩次都冇造成任何人傷亡。】

那幾個被炸傷的影都是輕傷,休息了半個月就冇事了。

雲清影想報複是真的,但她刻在骨子裡的善良,卻讓她無法對活生生的人下殺手。

祁梧雙眸微垂,注視著自己的雙手。

幸好他不是好人。

那些陰暗的,臟的事情,由他來做就好。

-

在彆墅裡住了一晚上後,雲清影便拎著一大麻袋的蔬菜回到了菜鋪子。

對於那些速成的農作物,清風道人和錢道子都十分驚奇,認認真真觀察了好半晌。

祁梧也十分驚訝,但他很快就想到另一件事:“你之前說老家有個蔬菜供貨商,是騙我的?”

雲清影打哈哈:“哎呀,當時你不是不知道這個彆墅嗎?我覺得解釋起來太麻煩,就乾脆找個善意的藉口了。”

祁梧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善意的藉口?”

雲清影被看得不好意思:“咳……誰還冇個小秘密不是?你肯定也有瞞著我的小基地吧?”

祁梧麵不改色,毫不臉紅:“冇有。”

說完,他溫柔地注視著雲清影:“不過,我尊重你的小秘密。你現在願意帶我來你的秘密基地,我很開心。”

雲清影:……

完了……她感覺自己的心跳又加快了……

世上怎麼會有祁梧這麼溫柔又善良的男人呢?

雲清影看著祁梧,滿心感動,並無恥的提出要求:“既然你很開心,那能不能陪我去遊樂場玩?”

她之前偷偷查過千度,小情侶都會去遊樂場約會!

那裡是製造浪漫,拉近兩人距離的最佳場所!

祁梧微微錯愕,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有些……小無賴?的雲清影。

但卻意外的可愛。

祁梧輕笑出聲:“冇問題。不過得過兩天,我還有事要處理。”

雲清影:“OK!我等你!”

-

“得得得,美人!我知道你未婚夫善良又溫柔,是天底下最好最溫柔的男人了!咱能彆說了嗎?”

桂圓無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雲清影一愣,才發現自己情不自禁的,又將心裡話說了出來。

她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目光掃向桌上的賬本,冇話找話道:“你現在會記賬了嗎?”

桂圓驕傲地挺了挺小胸脯:“早就會了!”

說到這,她忽然有些失落地坐下來:“對了,美人,你是不是很厲害?”

雲清影疑惑地看向她。

桂圓兩隻食指無意識的對對碰:“我昨晚又夢到他了……他說讓我等他,說一定會回來找我……”

“那個……他一直都冇出現……會不會是迷路了啊?或者遇到了什麼危險?”

雲清影:“有可能。”

桂圓頓時緊張起來:“你能不能幫我找找他?!你那麼厲害,又有很多朋友,找人一定很方便吧?”

雲清影啊了一聲:“你有他的照片嗎?”

桂圓搖搖頭。

她隻是個小妖精,哪裡會有人類纔有的東西。

雲清影想了下:“那你能把他的長相畫出來嗎?”

桂圓對手指:“……我繪畫能力不太好,目前隻會畫簡筆畫……”

雲清影:“……那信物什麼總得有吧?不然我怎麼幫你找人。”

說到這個,桂圓立刻從自己的身上摸出一塊玉佩,遞給雲清影:“他說這是他母親給他的,很珍貴!隻送未來媳婦的!”

說到最後,桂圓的臉紅了紅。

雲清影挑了挑眉,接過那枚玉佩,左右翻看了下。

這枚玉佩挺貴重的,一看就出自富貴人家。

不過,更重要的是都快被盤包漿了,可以想見桂圓一定是冇事乾就拿出來,寶貝似的摸一摸。

僅憑這個,就可以看出那人在桂圓心裡,是如何珍視的存在。

雲清影將玉佩拍照,還給桂圓:“我會留心。”

-

晚上。

雲清影照常直播。

等下播的時候,她收到了一條某綜藝的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