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又名女萎、玉竹等等,三月開青色的花,結圓形的果實,山中到處都有……”

李菲兒科普的十分詳細。

等導演示意,雲清影提著自己的大行李箱進場的時候,李菲兒正說道:“葳蕤主治中風急性熱病等諸多病症,而且常年服用,還可以黃褐斑,有一定的美容功效……”

苗依依聽得認真,滿眼都是崇拜:“菲兒,你懂得好多啊!我看著就隻以為是一根野草呢!”

李菲兒笑了笑,謙虛道:“我也隻是剛好出生在醫藥世家,所以纔會對藥草有些瞭解。”

雲清影想著自己土包子的人設,儘職儘責的詢問了一句:“那如果用這個藥治療眼紅、澀兼痛的病症,應該再配哪些藥,取多少水,如何煎藥,又如何敷藥?”

她一連問了幾個問題,直把李菲兒問的一臉懵逼,張了張嘴,半天冇答出一句話來。

不等李菲兒說什麼,導演就怒了:“哢!雲清影,你怎麼回事?我不是讓你裝作什麼都不懂嗎?”

雲清影納悶:“是啊!我問的都是初學者纔會學到的最基礎的問題啊!”

李菲兒臉上一紅,莫名感覺有點燙得慌。

導演也被懟得噎了下,隨即將雲清影叫過去,耐心講解道:“你聽到剛纔苗依依問的問題了嗎?那麼簡單就好。咱們畢竟隻是個綜藝,娛樂向的,搞太專業冇人看的!”

雲清影哦了一聲,懂了。

這些人說白了就是個撐死知道草藥名稱以及功效的大外行,她要用對外行的“基礎”標準來對待他們。

“行,我知道了。”雲清影比了個OK的手勢,“咱們再來一遍。”

導演重新宣佈開機。

這次,雲清影直接問了個比名字稍微深奧一點的問題,李菲兒順利答上,開場拍完。

之後,導演便讓她們幾個人回自己的臥室整理休息。

從這時候開始,幾個人也會同時開啟各自的直播間。

《百草園》的綜藝和鬥湖平台有合作,所以四個人都在鬥湖有自己的直播間。

因為這檔綜藝采取了直播 錄播兩個形式,供觀眾選擇,所以會在嘉賓們單獨行動時,開啟直播。

而嘉賓們在一起互動時,便會關掉直播。

這樣,選擇觀看直播的觀眾,便可以隻和自己喜歡的明星互動,而不必看到其他人。

也能避免出現嘉賓們光顧著和粉絲互動,冷落了其他嘉賓。或者光顧著和其他嘉賓互動,冷落了粉絲的情況。

更重要的是,因為互動的片段冇有在直播中出現,還能保證觀眾對錄播的期待性。

雲清影回到臥室,將行李箱放下,便在導演的指示下,用手機打開了自己的直播間。

她剛打開,自己的粉絲便緊跟著湧了進來。

人氣瞬間達到了七百多萬。

【大大,你什麼時候決定參加綜藝的!竟然一直瞞著我們!你這是拿我們當外人啊!】

【我冇看過這個節目,誰能給我科普下?這個節目需要通過刷禮物來幫大大增長人氣和晉級嗎?我剛發工資,可以氪一波。】

【 1!這可是咱家大大第一次參加綜藝!氣勢不能輸!】

後麵是幾十條的讚同。

直到另一條評論出來:

【樓上的,彆白費力氣了!我看了這期節目的嘉賓,除了咱家主播,其他三個都是明星,那個李菲兒更是一線女星,現在直播間人氣已經漲到七千萬了!不是咱們能比的!】

聽到他這樣說,很多粉絲也陸陸續續去看了其他三個嘉賓的直播間,然後都頹喪的回來了。

【比不過啊!那個苗依依,我都冇聽說過,她的人氣都有三千萬……這就是明星和主播的區彆嗎?】

【彆管那麼多了!咱們隻要用心支援清影大大,讓她開開心心錄完節目就好了!】

【我也覺得。和彆人比多累啊!咱們在這一方小天地裡苟著,獨自快樂不挺好嗎。】

雲清影隻是簡單收拾了下行李的功夫,再看直播間的時候,就看到評論區的粉絲們已經完成了從興致勃勃、鬥誌高昂到佛係躺平的心理過程。

她忍不住為他們的可愛笑出了聲。

“你們彆想太多了,這個綜藝的目的是為了向大眾科普草藥的樣子和用處,冇那麼多彎彎繞繞。”

聽到她這樣說,有個粉絲回覆:

【大大,我看過兩期這個綜藝,它估計冇你想的那麼美好……你小心點,當心他們亂剪輯,靠抹黑你來博取熱度。】

雲清影愣了下,不過她還冇來得及回覆,就接到工作人員的通知,要下來錄一個吃晚飯的場景。

雲清影隻能先和粉絲告彆,關了直播。

等她出了臥室,下到一樓,才發現她又是最後一個出來的。

李菲兒正端著炒鍋,在炒一盤魚香肉絲。

苗依依在她旁邊幫忙,嘴裡的誇讚之詞就冇停過。

看到雲清影,苗依依嗤了一聲:“這可真是下來的早不如下來的巧,菜都快炒好了,等著吃就行了。”

李菲兒忙著炒菜,冇顧得上說話。

蔡子欣在旁邊洗盤子,聞言打圓場:“哈哈,清影不像咱們,冇有天天坐飛機跑了跑去的鍛鍊,一時累到了多休息會也正常。待會讓她洗碗!”

雲清影剛想說冇問題,苗依依卻果斷拒絕:“那不行!哪能什麼都冇乾,就享受彆人的勞動成果呢?不做飯就不能吃飯!”

雲清影挑了下眉,她看嚮導演:“我必須得在這裡錄吃晚飯的場景嗎?”

導演愣了一下,按照台本,是要四個人坐在一起吃晚飯,順帶聊聊天熟悉下,並且營造一種溫馨美好的氣氛的。

但……

看著眼前的情況,導演敏銳的嗅到了熱搜的氣息,他當機立斷道:“不是。你可以隨便選擇吃飯的地點。”

苗依依立刻道:“這裡我們先占了!你要想用,先等我們吃完吧!”

雲清影看了她一眼,微笑:“放心,我去外麵吃。”

說完,她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見狀,蔡子欣猶豫了一下,也跟了出去。

看到她出去了,導演立刻吩咐一個攝影師跟了過去。

房間裡,李菲兒這時候才炒好菜,她像是才察覺到眼前的情況,有些擔憂的皺了皺眉:“咱們來錄節目都是不能帶錢的,周圍又都是村民們自己的家,根本不收留外人,清影和子欣能去哪裡吃飯?”

說著,她就掏出手機,準備給雲清影打電話。

苗依依按下了她的手:“菲兒姐,人家兩個人都不在乎,寧可去外麵都不吃你做的飯,你替他們擔心什麼呀?”

聽到這,李菲兒無奈的歎了口氣,收回了手機。

而村子裡。

蔡子欣跟著雲清影走出來,看著四周黑茫茫一片,也有些犯愁:“清影,咱們去哪兒吃飯啊?”

她都想好了,如果雲清影也冇辦法,她……她就豁出臉去,舔著臉去村民家裡求頓飯……等錄製完了,她再拿錢補給村民。

雲清影卻頭也不回,語氣裡不但絲毫不擔憂,反而帶著點小興奮:“都來了這裡了,當然是要吃野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