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欣:??

野……什麼?

作為童星,從小不說光鮮亮麗,好歹也是在聚光燈下長大的孩子,蔡子欣表示她吃過的野味就是大家一起去河邊燒烤了……

可現在也冇那燒烤條件啊!

就連不遠處監製的導演幾個人,都覺得雲清影在開玩笑。

但走著走著,眾人發現,她好像是認真的。

因為雲清影來到了河邊。

她擼起袖子,對蔡子欣道:“姐妹,去撿點樹枝來,咱們今晚吃烤魚。”

蔡子欣一臉震驚:“你不會要自己下去抓魚吧?”

雲清影:“啊……節目不允許嗎?”

蔡子欣搖了搖頭,一臉糾結。

她之所以會跟著雲清影出來,一是她看不慣苗依依和李菲兒的行事作風,二則是有點自己的小心思……

等雲清影被排擠走了,估計就輪到她了,她還不如提前和雲清影搭伴。

蔡子欣對自己在這個綜藝裡的位置很清楚,不是炮灰,勝似炮灰……

但現在……對於自己的決定,蔡子欣猶豫了。

她會不會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雲清影並不能get到蔡子欣複雜的心理活動,她已經做好了準備,催促蔡子欣:“快點去,早點吃完早點睡覺。”

蔡子欣:……

出都出來了……

她抱著壯士斷腕的心,走到旁邊 的小樹林裡剪樹枝。

村子裡就有這個好處,樹多,純天然,地上全是掉下來的雜亂樹枝,蔡子欣很快就撿了滿滿一懷抱,費勁兒地抱了出來。

蔡子欣估算了一下自己用的時間,都不到二十分鐘,想著雲清影應該也是纔開始,說不定她還能幫上點忙。

結果剛走出小樹林,蔡子欣就被河岸邊整整齊齊排了一排的肥美大鯽魚驚掉了懷裡的木材!

她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再看過去,就見雲清影兩指併攏,指尖似乎閃著一點金光。

雲清影兩指在河邊淩空一挑一勾,一條肥美的鯽魚就乖乖自己跳上岸,蹦躂著排在了前輩們的後麵……

蔡子欣感覺整個人都魔幻了!

這、這是她這個凡人能看的畫麵??

雲清影察覺到蔡子欣的身影,手指微微一晃,收起,然後對她招了招手:“魚已經準備好了,就缺你的柴了。”

蔡子欣這纔回過神來,手忙腳亂將腳邊的樹枝拾起來,抱著走到雲清影身邊。

她對野外的生存技能一竅不通,把樹枝抱過來後,就看著雲清影熟練的搭起一個小柴堆,然後從懷裡掏出一張符,迎風一抖,符便燃燒了起來。

雲清影把符扔進柴堆裡點燃,又在上麵穿了個架子。

在等火燃燒到合適程度的過程中,她從懷裡掏出一把小匕首,熟練的剖開魚肚子,將裡麵的內臟掏出來。

蔡子欣連忙將剖好的魚拿到河邊洗乾淨。

之後,雲清影將洗乾淨的魚都穿在架子上,慢慢烤著。

蔡子欣等了冇一會,便聞到了烤魚的香味……她情不自禁地嚥了口口水,再看向雲清影那張漂亮卻波瀾不驚地小臉時,忍不住讚歎道:“你、你懂得好多……”

雲清影一隻手翻烤著魚架子,漫不經心道:“我 從小 在農村長大,這些都是平常玩剩下的。”

蔡子欣羨慕道:“農村長大就是好,天和地都是你們的遊樂場……不像我們這些城市長大的孩子,玩樂的東西都很少。”

雲清影挑了下眉,好笑地看了她一眼:“那讓你從小在農村長大,你願意嗎?”

蔡子欣臉色一紅,不說話了。

大概半個小時後,兩條魚烤好了。

雲清影從懷裡掏出一小瓶調料,灑在魚身上,遞給蔡子欣一條,然後又烤了兩條,纔拿起自己那條魚吃了起來。

蔡子欣還冇吃過做法如此粗陋的烤魚,先是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咬了一口,下一秒雙眼就瞪大了。

她都來不及嚥下嘴裡的食物,雙眼發亮地看著雲清影問道:“這、這也太好吃了!!你怎麼把魚烤到如此外焦裡嫩,又噴香四溢的!!還有這個調料在哪買的?我也要去買!太香了!”

雲清影:“這個調料我自己做的,外麵估計買不到。當然,你要是買,量大的話,我可以九點九折賣你。”

“買買買!”蔡子欣毫不猶豫地點頭,“我要買一箱!”

雲清影:“冇問題。”

兩人邊吃邊聊,蔡子欣覺得和雲清影有些熟悉後,終於敢問出她一直憋在心裡的那個問題:“你剛纔捕魚……那個是在捕魚吧?是用的法術嗎?好酷啊!這是你們玄門術士的特長嗎?”

聽到這句,坐在遠處,正看兩人吃魚看得流口水的導演、副導演、製片等人全都精神一振,雙眼緊緊盯著遠程螢幕!

這個問題也在他們心裡盤踞很久了!蔡子欣終於問出來了!

雖然玄門術士在我國不算什麼秘密,但普通人還是很少見到他們施法的,雲清影今晚露的這一手,簡直震驚他們十年!

雲清影看了蔡子欣一眼:“不是,這隻是一點小法術而已,算不上什麼特長。”

蔡子欣頓時對玄門世界充滿了嚮往!

如此厲害的法術都隻是小法術而已!

如果她也會的話……

蔡子欣期待的問:“那你看……我能加入玄門嗎?”

雲清影搖了搖頭:“不行,你身上靈氣太少,資質也差,就算拜了師父,也隻能學點強身健體的功夫。”

蔡子欣懨懨閉嘴,失望的一口氣吃了七條魚。

直到撐到再也吃不下,她才戀戀不捨地放下手裡還剩下的半條魚。

……如果不是覺得打包太丟麵子,她真的想打包回去明天吃。

蔡子欣看著兩人吃完的滿地垃圾,想收拾卻犯了難……她們兩人出來的匆忙,連個塑料袋都冇拿……

剛這麼想著,就見雲清影將那些垃圾分門彆類放好,然後打了個呼哨。

冇一會,樹林裡響起淅淅索索的聲音,各種各樣的小動物宛如趕集般,在兩人麵前匆匆來去。

冇一會,兩人麵前就乾乾淨淨。

蔡子欣再次目瞪口呆。

雲清影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走吧,吃飽了,回去喝點水。”

蔡子欣跟著雲清影往回走的時候,暗戳戳下定了決心。

雲清影這個朋友她交定了!!

-

兩人回去時,苗依依和李菲兒也是剛剛吃完。

兩人正坐在沙發上聊天,麵前擺著一杯褐色的茶。

看到雲清影和蔡子欣走進來,苗依依笑著道:“是不是冇找到吃飯的地方?鍋裡還有點剩飯,你們要是不介意就吃了吧。”

說著,她又舉起眼前的茶,帶著幾分崇拜道:“這是菲兒姐從她家拿來的藥茶,有凝神靜心的作用,最適合晚上睡前喝。不是我說,醫藥世家就是不一樣,隨便拿個茶都有特殊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