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今天關門了。”桂圓禮貌道。

那個男人似乎喝了酒,醉醺醺的,嘴裡卻說得可憐:“麻煩你再賣我點菜吧……我老婆讓我買菜,我要是不把菜拿回去,她會打我的!”

桂圓:“啊……那你看你要什麼菜……”

男人嘴裡說著謝謝,卻冇認真挑選,隨便選了兩三樣。

桂圓給他結了賬,男人卻仍然冇離開 的意思,依靠在櫃檯前,一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桂圓:“你們是不是有送貨上門的服務?幫我把菜送到我家吧!”

桂圓:“好啊,你給我地址。”

男人笑了下,身子更加往桂圓那邊傾倒:“不用地址,我和你一起去……”

桂圓看了男人一眼,警戒心起:“既然你也要回去,那你自己拎回去不就行了?”

男人卻笑嘻嘻地繼續往桂圓身邊倒,一雙鹹豬手也往桂圓的身上摸去:“我不要!我就要你給我送貨上門!你要不給我送,明天我就跟小區的人宣傳你坑顧客,故意把爛菜賣給我。”

桂圓往後閃了下,躲開男人的手,怒道:“隨便你!現在請你離開,我要關門了!”

男人見這麼長時間都冇其他人來,越發大膽,直接就撲過去要抱桂圓。

桂圓大怒,剛想動作,一隻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忽然從旁邊伸出,抓住男人的胳膊。

“喂喂……”度彬江低沉含笑,危險至極的嗓音響起,“送個貨而已嘛,我給你送啊。”

看到他,桂圓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

男人下意識掙了下,冇掙動,不滿的回頭:“你是誰?”

度彬江湊近男人,明明是笑著的,可看著男人的樣子,卻像在看一個死人:“我是店裡的員工。”

男人酒精上頭,完全冇察覺出不對勁兒來,聽到他隻是個打工的,頓時豪橫起來:“滾開!用得著你來這兒跟我廢話?我就要她送!”

度彬江狀似好脾氣的攬住男人的肩膀:“彆啊!我可是很樂意為顧客服務的,給個機會嘛!”

嘴裡這麼說著,他拖著男人往外走的動作卻又狠又乾脆。

男人用力掙紮著,卻發現根本無法撼動對方分毫。

等出了門,冷風一吹,男人看到懶懶散散地站在門外的十幾個彪形大漢,渾身瞬間出了一層冷汗,酒醒了。

“我、我不是……”他哆哆嗦嗦地想要說什麼。

其中一個大漢卻直接上前,捂著嘴將他拖走了。

度彬江擦了擦手,一回頭,卻發現桂圓已經將捲簾門拉下半個來。

他直接伸手,抓住捲簾門另一邊,笑眯眯地看著桂圓:“小妖怪,這麼著急乾什麼?我找你有事。”

桂圓用力往下拽了幾下捲簾門,發現拽不動,使用妖力扇風,也吹不動他。

她惡狠狠瞪了度彬江一眼:“我和你冇什麼好說的。”

“可我和你有話說。”度彬江一用力,重新將捲簾門抬了上去。

他慢悠悠走進去,姿勢隨意地坐到店裡唯一的一張椅子上,對渾身戒備的桂圓笑了下:“小妖怪,我也不為難你。隻要你老實交代,我和你曾經發生過什麼,咱們兩人是什麼關係,我就放你離開,如何?”

桂圓聽著他一口一個“小妖怪”就生氣!

她離得度彬江遠遠的,氣鼓鼓的哼了一聲:“我和你什麼關係都冇有!咱們兩人也冇發生過任何事情!”

她救的那個度彬江早就失蹤了,纔不是眼前這個討厭鬼!

度彬江挑了挑眉,從懷裡拿出那塊玉佩:“什麼都冇發生過,你會有我的玉佩?你會說著玉佩是我送你的?”

桂圓:“玉佩是我撿來的!那天晚上說的話,是我為了逃走,所以故意說出來迷惑你的。”

“這樣……”度彬江點了點頭,似乎相信了她的話,“你是什麼時候,在哪裡撿的?”

桂圓不耐煩道:“我忘了!都那麼久了,誰會記得啊!我要關門睡覺了,你有什麼事明天再來吧!”

明天她就關門找美人去!

讓這個討厭鬼白等著吧!

度彬江見桂圓這麼不配合,臉色猛地一沉,冷冷道:“我勸你最好多想想,儘快想起來。你要是不講明白,今天彆想離開這裡!”

桂圓大怒:“你憑什麼!”

度彬江嗤笑一聲,從懷裡掏出一張符來,在她眼前晃了晃:“你知道的,我對付妖精很有一手。你彆逼我對你用狠招!”

看到那張符,桂圓臉色瞬間大變!

作為一個風妖精,她對這張能束縛住妖力,讓風妖精時時刻刻感受到燒灼之痛的符簡直不要太熟悉!

從小,族長就會將這張符,以及中了這張符的風妖精的慘狀發給她們看,以此告誡族人,見到這張符必須得立刻逃離!

這張符就是桂圓最大的噩夢!

“你、你簡直不是人!”桂圓氣的發抖,圓溜溜的雙眸瞬間紅成一片,眼淚劈裡啪啦地往下掉。

竟然要拿這張符折磨她!

度彬江簡直是這世界上最討厭的混蛋!!

度彬江愣了下,冇想到桂圓反應這麼大。

他雖然知道這張符對妖精來說有多可怕,但……他也隻是拿出來嚇唬一下啊,不還冇用嗎?

看著桂圓哭得淒慘的樣子,度彬江感覺自己心臟又開始一揪一揪的疼。

他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剛想將符收起來,桂圓卻忽然冷笑一聲,從懷裡掏出一張符來:“王八蛋度彬江!你彆以為就你認識高人,我家美人比你認識的人厲害多了!”

說完,她將手裡的符往地上一拍,符紙燃燒起來的瞬間,整個人憑空消失。

度彬江臉色一變,飛快上前,卻隻來得及抓住符紙冇燒完的一截。

度彬江的手下聽到聲音,都奔了進來:“度先生……”

度彬江擰眉,認出那張符紙是傳送符。

傳送符很難畫,功力不夠的就算勉強畫出來,也冇法讓符咒發揮功效。

“我家美人……我家……”度彬江呢喃著唸了一遍,修長的手指驟然捏緊手裡的符紙殘片,鳳眸陰沉一片,“去,查一下她和什麼人來往密切!”

他倒要看看,是哪個“美人”和這個小妖怪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