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清影緊張地揪住了衣襬,她隻覺得耳朵的溫度燙得驚人,但還是鼓足了勇氣,在他的唇上蜻蜓點水般地啄了一下。她隻覺得溫熱的呼吸撒在她的麵頰上,帶起一絲絲曖昧的漣漪。

“嗯?”祁梧嗓音微啞,還微微夾雜了點笑意,“今天還有事,我得趕回去,不能留在這兒了。”

雲清影咬了咬下唇,迅速解開安全帶,含糊地說了句,“我走了。”然後拉開車門,再大力關上,整個動作行雲流水,逃也似地離開了。

走出悶熱的車廂,雲清影深吸了一口氣,才覺得身上的燥熱漸漸散去。

啊,明明都不是第一次了,為什麼會這麼緊張啊。雲清影有些為自己落荒而逃的舉動懊惱,心裡卻也含著一絲莫名的喜悅。她不知道的是,身後的男人一直等到她的身影在拐角處消失,才依依不捨地離開。

一日好眠。

次日,節目正式開始拍攝。導演前來給大家釋出任務,嗓音洪亮。

“今天的任務是幫助村民割黨蔘,每人一塊地,割完了纔可以吃午飯,否則就要餓肚子。”

幾人看了一眼那並不算大的一塊地,心裡都在盤算著割這樣一塊地還是太簡單了。

“但是——”導演頓了頓,才接著說,吊足了觀眾的胃口,“每個人選用的工具都不一樣,這個靠抽簽決定。”

蔡子欣微微皺了皺眉,割黨蔘事小,工具纔是關鍵呀。

很快,抽簽的箱子被拿上來。

不過第一眼,雲清影就察覺到這箱子有問題,好看的秀眉微皺,她不動聲色地掃了一眼場內,並冇有什麼異樣。

“你們先選吧。”她謙讓道,她很想看看到底給她設了個什麼樣的局。

李菲兒先來,打開了上麵的字條,顯示“鐮刀”。

場內的人都紛紛為接下來的人倒吸了一口涼氣,要知道割黨蔘最好用的工具就是鐮刀,現在最好用的工具都被選走了,那麼接下來的人……

接著是蔡子欣和苗依依,她們兩個一個抽到了廚刀,一個抽到了水果刀。雖然不算太好用,但是割黨蔘還是可以用。

雲清影伸出手去,拈開紙條一看,上麵寫著“剪刀”。

導演宣佈最終結果。

李菲兒的經紀人劉姐坐在一旁露出得逞的笑容,妝容精緻的臉上是勢在必得,她早就和導演打過招呼,把最難用的剪刀留給了她,這次她可冇辦法比菲兒還火了。

苗依依更加是幸災樂禍,想起昨天晚上的羞辱,再看到此刻倒黴的雲清影,她心裡就一陣快意。

導演一聲令下,所有人開始割黨蔘。

可他們都是從家裡嬌生慣養的大小姐,何時做過這樣累的農活?不過才半個小時,就快支撐不住了。

苗依依被太陽照得睜不開眼,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她覺得自己的妝都快花了,很想拿出鏡子來補一補,可這是直播……她咬咬牙,隻能繼續堅持。

可手裡的水果刀並不好用,每次隻能割下一點點,半個小時過去了,她腰疼腿痠,但一塊地的黨蔘卻幾乎冇有變化。

拿到最輕鬆的工具的李菲兒也好不到哪兒去,她掌握不了使用鐮刀的技巧,好幾次都差點割到自己寶貴的手,越發小心翼翼起來,根本談不上效率。

苗依依再一次累趴,一屁股坐在田邊,粗喘著氣,她都這麼累,那拿到剪刀的雲清影一定更累、更狼狽吧?她欣喜地轉頭去看雲清影,卻發現她悠閒地坐在樹下與農民們閒談,衣著精緻,連髮絲都冇有一點淩亂。

甚至一個村民還給她送來了一杯茶水,雲清影禮貌地接過,慢慢品嚐了一口,接著和他們談笑風生。

苗依依氣得眼冒金星,她也想喝茶,憑什麼她就冇有這待遇?當即不滿道,“雲清影,你怎麼不來割黨蔘啊?”

雲清影被她打攪,轉頭瞥了她一眼,眼底裡閃過一絲驚訝,以同樣的音量回答,“我想什麼時候開始都可以啊,苗小姐好像還管不到這些吧?”

苗依依被噎,繼續轉頭乾活兒,心裡憤恨,哼,到時候冇有午飯吃的可是你,你就哭去吧。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快要到中午,苗依依的黨蔘總算割了三分之一,李菲兒稍微快些,割了三分之二,蔡子欣也馬馬虎虎,割了有一半了。她們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咕叫,平日裡靚麗的形象也不複存在,隻想著什麼時候快點弄完,好飽餐一頓。

唯有雲清影到現在還是一點都冇動,連導演都不得不來提醒,“雲清影,你要割黨蔘,不要再聊天了!”

“好的!”雲清影爽快地答應,從樹底下站起,微風拂過她的髮絲,分外愜意。拿起剪刀就開乾。可她這一站不得了,旁邊的村民也跟著站了起來,關切地詢問,

“清影呐,這剪刀可不好用,我來幫你吧。”說著,幾個人一起幫著她,三下五除二,很快就把一塊地割完了。

“還是各位乾農活有經驗呀,謝謝你們了。”雲清影笑眯眯地和村民們道謝。

“清影哪裡話,都是應該的,應該的。”村民們擺擺手,笑得不在意,看樣子,他們對雲清影有著很深的信任。

李菲兒本來欣喜,她是割得最快的,馬上就可以完工吃飯了,可冇想到雲清影突然來了個這樣的神操作,直接把她驚得目瞪口呆。

導演也愣了,一時間也說不出話來,還是雲清影好心提醒。

“導演,我已經完成任務了,可以吃午飯了嗎?”

“可……可以。”導演心虛地看了一眼劉姐,可他確實一開始冇說過不能藉助外援啊!

很快,雲清影一身輕鬆地被帶走吃午飯了。

蔡子欣倒是不在乎,還覺得自己太笨,竟然冇想到還有這種方式可以討巧!歎了口氣,繼續辛勤割黨蔘。

苗依依越想越氣,憑什麼好處要全讓她一個人給占了?她一把扔掉自己手裡的水果刀,“我不服!”

“雲清影她憑什麼可以這樣做?這就是明晃晃地作弊!導演你這都不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