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依依一直推著輪椅不遠不近地跟著他們,看到雲清影如此輕鬆地就完成了,她氣得臉都快歪了,連帶著身上的傷口都在隱隱作痛,胸腔中彷彿有股氣上不去也下不來,堵得她發慌。

一圈下來,每位村民都是大汗淋漓,但他們個個都笑得爽朗開懷,咧著嘴與雲清影告彆。一邊走還不忘一邊讚歎著,“這運動雖然累人,但是一圈下來感覺渾身都通透了。”

“是啊,是啊。”

夜幕降臨,小村莊裡每戶人家都上了燈火,稀稀散散地分佈在各地。

導演見時間差不多,宣佈本期節目錄製結束,所有人鼓掌歡呼,隻有苗依依躲在角落裡,臉上強扯的笑容比哭還難看。

很快,雲清影帶領村民一起做蛙跳的事情就被網友推上了熱搜第一。網友們討論激烈。

【簡直是名場麵了!也是托雲清影的福,我才能見到這麼多人一起一本正經地做蛙跳哈哈哈哈。】

【雲清影硬生生把一個最難處理的局麵變成了喜劇,這隨機應變的能力一絕啊!】

【姐姐的細腰看到了嗎?那不經意間透露出的線條與力量感,簡直不要太愛!】

【樓上的,本人早已截圖。】

【可惜這麼好看的姐姐已經名花有主了,真是遺憾啊。】

網上說什麼的都有。

同是錄製一期節目,另外三個人除了積極賣慘的苗依依,基本都冇什麼熱度。雲清影的話題度再次上升一個台階,熱度堪比一下明星,就連粉絲都一下激增了好幾十萬。

所以,當雲清影趁著這兩天的休息時間,再次開始直播時,有些訝異地發現,觀看人數多了很多。

【清清今天的顏值依舊在線喔!】

【我天天在盼,清清終於開直播了!】

【有多少人是因為雲清影蛙跳來的?我是第一個。】

【加一。】

【加一一一一。】

雲清影看著彈幕,一雙杏眸彎成了月芽的形狀,“大家好,我是雲清影。”

話纔剛說完,就有一個申請連線發了過來,雲清影點擊確認。

“嗨,清影你好呀。”螢幕上露出了一張橫亙著幾道皺紋的中年男人的臉,有些清瘦。

“楊哥。”雲清影還算恭敬地叫了聲,他們平時私下裡聯絡過幾次,相談還算融洽。

“平台有個獵奇直播活動,我聽說有個鬼屋,不如咱們一同前去?到時也有其他一些主播,咱們一起做個伴。”楊修遠開門尖山,發來了邀約。

雲清影秀眉微皺,語氣猶豫,“鬼屋?不如……”我還是不去了吧。她知道鬼屋都是些人假扮的玩意兒,並不是真的恐怖,冇什麼意義。

可要出口的話卻被對麵的男人打斷,嗓音微緊,“是清山鬼屋。”

雲清影瞳孔幾不可察地一縮,清山鬼屋原先確實是個開發商運營的正經鬼屋,可是去那裡的人,十個有九個被嚇進了醫院,更有甚者,出來之後直接瘋掉了,凡是在那裡的工作人員,都陸陸續續遇上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而且其原身是一棟建在山上的獨棟彆墅,住進去的幾戶富貴人家不是家財散儘,就是自殺身亡,可謂相當具有傳奇色彩。

當時官方費了很大勁才把事情壓下去,因為那鬼屋建在山上,所以就乾脆廢棄在那裡,成為當地人人皆知的禁地。

“好,什麼時候?”雲清影點頭應下。

“我們待會兒約。”

解除連線,雲清影又與粉絲們聊了會兒才下播。她在後台看了看數據,整體都還不錯,每項指標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接著與楊修遠約好了時間,她就開始簡單的準備一些那天要帶過去的東西。

一天後。

三四個主播在清山鬼屋門口會合。雲清影到的時候已經有主播在興致勃勃地介紹。

“寶寶們,這就是我們今天要來探險的地方,著名的清山鬼屋,傳聞這裡啊……”

等介紹了一通之後,眾人纔開始漸漸往裡走。

推開大門,一股腐朽之氣撲鼻而來,幾個主播都忍不住掩住了口鼻,難受得咳嗽了幾聲,但還是繼續繪聲繪色地介紹,“明顯可以看出啊,這裡已經有好久冇有人來了,今天我就將帶著大家一探究竟!”

雲清影微微皺眉,不動聲色地揮手將塵埃掃去,她偶爾開口,但說得都是精華。

又往前走了一段,並冇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害怕熱度下降,幾個主播開始主動製造話題。

“你們平生遇過的最離奇的遇鬼經曆是什麼?”

“我先來!”一個男聲在黑暗中響起,“我有一次半夜下樓倒垃圾,遠遠地就看見電線杆下站著個白衣女人,一動不動的。我一開始還奇怪,誰大半夜不睡覺,跑那裡去乾什麼?我走近看了看,看了四五分鐘,可左看右看都看不到她的五官,隻看到衣服和頭髮在隨風飄動……”

他很會帶動氣氛,頓了頓,壓低了聲音才接著說,“我開始還以為我眼花了,可往地下一瞟,卻發現她根本冇有影子!而且她臉上白白一片,什麼都冇有……當時嚇得我扔下垃圾就跑!”

他的聲音在寂靜的空間裡顯得極為幽遠,莫名又增添了一股恐怖的氣氛,膽小的觀眾心裡都開始發毛。

“小張,你呢?”那男的問。

“我啊,”小張也開始娓娓道來,“那年是農曆七月十五,俗稱是七月半,鬼亂竄。那天晚上我躲在被窩裡看小說,家裡就我一個人,等到大概是淩晨三四點的樣子,我纔開始睡覺。可我一閉上眼睛就感覺麵前浮現了一張人臉,我以為是我看小說看多了,出現了幻覺,誰知,重複了四五次,那人臉一直在我眼前,根本揮之不去!甚至還越來越清晰……很快,我就感覺背後發涼,好像有什麼在朝著我的脖子吹風一樣,我根本不敢回頭,睜著眼睛才熬到了天亮。”

幾次遇鬼經曆一說,配合著眼前黑漆漆的場麵,以及之前鬼屋留下來的,若隱若現的骷髏頭,氣氛已經分外令人驚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