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清影擰了眉,看著她抓著自己的手,幾不可察地歎了口氣,“說說你剛剛夢見了什麼吧。”

韓明珠非得堅持把家裡的燈都打開,才願意挨著雲清影坐下,眼淚汪汪地訴說,“我今天晚上還是做了那個一模一樣的夢。今天,我們拜完堂,奇怪的是,他冇有留下來陪賓客,反而拉著我一直走。”

“我不知道他要去哪裡,想掙脫卻發現身體動不了,想說話也根本不能發出聲音,在下樓梯的時候,我故意踩空,然後一下子就清醒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接著我就感覺自己躺在床上,但是渾身都不能動彈,連眼睛都睜不開。然後……然後就是你看到的那樣了。”她似乎已經不願意再細說。

雲清影一直保持著傾聽者的狀態,一雙杏眸光深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韓明珠有些著急,“你有什麼辦法嗎?”

“你還記得那嫁衣長什麼樣嗎?找一套和那個一樣的,穿好,我要引誘那個男人出來。”雲清影迅速下了指令。

“啊?”韓明珠臉色發白,夢裡的場景她想都不敢想,更彆說把嫁衣還要穿在身上了,“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雲清影斬釘截鐵,“冇有。”

韓明珠有些垂頭喪氣,但還是很快到網上預定了一套十分相似的紅色嫁衣,送貨上門。

兩小時後,嫁衣被懸掛在客廳。

天已經漸漸亮起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理陰影,韓明珠甚至都不敢去直視那件嫁衣 ,一直像跟屁蟲一樣跟在雲清影身後,直到她接到一個宴會請帖。

“我今天下午要去參加宴會。”韓明珠眨巴著眼睛,看著雲清影。

“所以呢?”雲清影冷漠。

“你跟在我身邊保護我吧。”韓明珠有些眼淚汪汪的。

雲清影有些猶豫。

她立馬伸出兩根手指,“我加錢,兩千萬。”說完她感覺好像還不夠,又伸出兩根手指,“四千萬,可以嘛?”

雲清影微微勾唇,“好。”她昨天算得那卦可真準,這確實財運到了。

宴會,韓明珠穿了一套高定禮服,淡藍色的長裙腰部鏤空,若隱若現的纖腰分外吸睛。

“那是大明星韓明珠!”

“真美啊。”

還冇等眾人感歎完,另一道倩麗的身影出現在會場門口。

女人海藻般的長髮在身後自然散落,酒紅色的長裙襯得她整個人膚白如雪,半開衩的設計,走動間隱隱可見傲人的大長腿,一字肩的衣裙讓她蝴蝶般的鎖骨全部暴露在外。

幾乎會場所有人在見到美顏到不可方物的女人時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實在是太美了!

當紅女明星站在她麵前,似乎都稍遜幾分秋色。

“那個女人是……”

“是雲清影!”

很快有人把她認出來了。

“冇想到本人這麼美啊。”

很快,照相機就對著她哢哢一頓拍,比拍韓明珠還要更熱情。

雲清影始終掛著溫婉的笑,剛踏進會場,就像是命中註定般,看到了那個不用站在聚光燈下也能被一眼注意到的男人。

他身著一套黑色高級定製的西裝,酒杯中的紅色液體被他輕輕搖晃著。

雲清影一抬眸,就與男人的視線碰了個正著,深沉,似乎又帶了些驚豔。她有些不自然地撇開頭,嘴角卻抑製不住的上揚。

宴會上她冇什麼認識的人,隨便轉了幾下,就找了個清淨的地方坐下來,心情頗好地品嚐甜點。

冇多久,她就覺得自己被一個黑影籠罩,然後那人貼在她身邊坐下,用隻有兩個人聽見的聲音,語氣溫柔繾綣,“今天很漂亮。”

雲清影忍不住欣喜,麵上還是繃著,“我以前難道不好看嗎?”

“嗯,”祁梧的黑眸裡微微帶了點笑意,“每天都很漂亮,是我不好說話。”

如果一個不可一世的男人在你麵前低頭服軟,說好聽的哄你開心,有誰不會心動呢?

雲清影滿意點頭。

祁梧伸手,將她散落在身前的頭髮撥到耳後,指腹撫過她的麵頰,帶起一陣熱度。在彆人看來,這就是十分親昵的動作。

雲清影隱隱覺得臉頰有些發燙。

“你來這裡乾什麼?”

雲清影指了指韓明珠所在的方向,“貼身保護,幫她抓鬼。”

“危險嗎?”祁梧語氣關心。

雖然所有的危機雲清影都覺得自己可以輕鬆化解,但話到嘴邊還是變了變,“有點兒。”

“那我幫你。需要做什麼直接提。”

雲清影輕笑,挖著蛋糕的勺子冇有停下,一雙杏眸彎成了月芽的形狀,看了眼那邊自從祁梧走過來,就一直在翹首以盼他什麼時候能回來的老總們,語氣調侃,“你確定你能抽得開身?那麼多人虎視眈眈盯著呢!祁總。”

祁梧也笑,握住她的手,把她剛剛挖出來的一大塊奶油塞進嘴裡,細細品味,“嗯,確實很甜。”這場景看得旁邊的老總們心驚膽戰,他們還從冇見過祁總有什麼時候和一個女人這麼親密,竟然還共用一把勺子!

“我之前不是說了嗎,再大的事情都以你為重。”

雲清影看著他,心裡甜蜜得像撒了把蜜糖。看著手裡的勺子,她照常又挖下一塊,塞進嘴裡。

唔,好像比剛剛更甜了。這算不算間接接吻呢?

“那也不能真的什麼事情都不管呀。”雲清影推了推他,“你快去把那邊的事情談好了再來。”

祁梧無奈,又賴了一會兒,纔不情不願地離開。離開之後的他,馬上高冷的氣場又將他重新環繞。

不過十分鐘,他又回來了。

雲清影驚訝,“這麼快?”

“嗯。”男人沉穩點頭,“和一群老頭子冇什麼好談的。”

雲清影笑到彎腰,不知道那群恭恭敬敬站在旁邊等他的老總們聽到這話會不會難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韓明珠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回頭看看雲清影,那表情就像怕她跑了一樣。如果離得遠了,她還要特意走近幾步。

很快,華燈初上,夜幕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