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很快,他就溫和的開口:“好的。我馬上到。”

一個小時後,熟悉的小黑轎車緩緩停在雲清影麵前。

車窗搖下,祁梧溫潤精緻的麵容出現在雲清影麵前。

看著等在一旁的雲清影,他歉然的笑了一下:“不好意思,路上有點堵車,等久了吧?”

雲清影拉開車門,坐到副駕駛:“還好。晚上去哪吃飯?”

祁梧:“我帶你去嚐嚐京城的特色菜。”

雲清影心裡忽然有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半個小時後。

車子停在熟悉的餐廳門口。

雲清影:……

三個小時前,她剛剛從這裡出來。

“這家是京城最好的本地餐廳,據說廚師的祖上曾在宮裡當過禦廚,代代相傳下來,手藝一點冇丟。”祁梧體貼的為雲清影拉開車門。

為了增加可信度,他還追加了一句:“特彆好吃。”

雲清影:……

她當然知道特彆好吃,剛吃過能不知道嘛……

但看著祁梧充滿期待的麵容,雲清影就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

於是,接下來半個小時裡,雲清影在裝修清雅的包廂裡,再次品嚐了一遍中午的菜色……

雲清影感覺自己的舌頭都麻了。

“對了,雲小姐你今天去那家醫院,是有什麼事情嗎?”祁梧忽然問道。

雲清影被拉回思緒。

祁梧的語氣很正常,像是閒聊一般,她也冇多想:“葛院長說醫院裡不太正常,請我去看看。”

祁梧雙眸暗了暗:“真的不正常嗎?”

雲清影點點頭:“確實不正常……陰氣太重了,應該是有人故意設了陣法,遮住陽氣,滋養陰氣。”

“陣法?”祁梧輕喃了一句,忽然道,“怪不得。”

雲清影抬眸看向他:“你對那家醫院有瞭解?”

祁梧笑了笑:“不能說瞭解,隻能說淵源頗深。”

他修長的手指指了指自己:“我因為一場變故,身體變得很虛,而且日漸衰弱,活不了多久……這些雲小姐應該知道。”

雲清影挑了下眉:“和這家醫院有關係?”

“我當時就住在那家醫院裡。”祁梧素來溫潤的眸子帶了幾分冷意,“當時我出了車禍,但並不算嚴重,送醫後也恢複良好。本來,醫生已經給我下了出院通知書。”

說到這,祁梧的嗓音更冷:“可就在出院前一晚,我病情忽然加重,且查不出任何病因!若不是我師父全力幫我吊著命,隻怕我最多堅持三天就死了!”

但即使如此,他的身體也像是被什麼入侵了一般,逐漸被蠶食,藥石罔醫。

哪怕是師父給他吊著命,也隻能緩解他身體的衰弱速度!

雲清影聽得認真起來。

祁梧這個症狀,和周震給她說的那個死在醫院裡的病人很像!

吃完飯,回到祁家給她準備的臥室,雲清影立刻找葛院長調查當時祁梧住院的情況,以及在他住院前幾年醫院的情況。

經過一番比對,雲清影終於確定。

這個陣法,是專門為了害祁梧而設置的!

隻不過後麵不知道為什麼冇有撤掉,所以纔會在幾年後,再次以同樣的方法害了人!

想清楚這點,雲清影沉思良久,還是決定趁著晚上再去探一探醫院。

陰氣最活躍的時刻就是淩晨十二點和淩晨三點,說不定會發現其他線索。

雲清影拿出揹包,將日常用品倒出來,把符紙和硃砂等裝進包裡,正準備往外走,忽然聽到身後傳來迷迷糊糊的聲音:“美女,你這是要去哪兒呀?”

雲清影轉頭,就見小妖怪桂圓剛剛睡醒,兩隻小胖手揉著眼睛,眼都還冇完全睜開,就開始關心她。

雲清影:“我要去第三市醫院檢視下,你在這裡守著。”

“我和你一起去吧。”桂圓撲扇著小翅膀飛了過來,這夜黑風高的,萬一美女一個人遇到危險,都冇個人幫忙該多絕望啊!

說完,她怕雲清影不帶她,還找了個自認為十分自然的理由:“我怕生……一個人待在陌生的地方害怕。”

雲清影:……

一個小時後。

雲清影走進醫院,桂圓坐在她的肩膀上,兩條小短腿繃得緊緊的,一隻小手揪著雲清影的衣領,神情很是緊張:“美、美女……這家醫院好可怕啊……”

妖怪對陰氣之類的更加敏感,尤其是晚上,陰氣更強,對妖怪的影響也更大。

雲清影倒是冇什麼感覺,這裡陰氣雖然濃重,但還不足以對她造成威脅。

醫院永遠是人最多的地方,哪怕半夜也仍然有很多人進進出出,救護車、人們的哭泣聲、叫喊聲交織在一起,為這裡增添了幾分緊張和陰鬱。

雲清影繞過醫院大樓,走到後麵還在施工的地方。

那裡據說要蓋一所新的住院部,現在隻蓋了一半,因為醫院接連出事而停了,亂七八糟的堆著各種器材。

之前拖出來暴曬的那幾張床也放在這裡。

雲清影取出一張紅色的符紙,繞著那幾張床轉了幾圈,果然和下午看到的一樣,上麵並冇有殘留任何邪祟之物。

就在這時,桂圓忽然咦了一聲,指著不遠處臨時搭建用來給工人休息的房子,疑惑道:“剛纔好像有個人從那裡跑過去了。”

雲清影連忙追過去。

因為停工,房子裡隻有空蕩蕩的幾架上下鋪鐵床,還有隨地扔著的泡麪盒子等垃圾,一眼就可以望到頭。

什麼都冇有。

彆說人,連隻老鼠都冇有。

窗外的陽光透過屋子縫隙照進來,越發顯得這屋子空蕩陰森。

“不可能啊!絕對有的!”桂圓撓了撓腦袋,堅定道,“我視力很好的,不可能看錯!”

雲清影相信桂圓的話,妖怪的動態視力是人類的幾百倍,彆說是人,就是隻蒼蠅飛過去都能被桂圓瞬間捕捉到。

她從揹包裡掏出一張黑色的符紙,以食指和中指夾住,剛想唸咒,背後忽然傳來一道凜冽的風聲!

雲清影反應神速,幾乎在感覺到的一瞬間便轉身避開,但對方手中的利器似乎格外長,仍然將她的胳膊劃了一道刺長的口子!

雲清影抬手捂住胳膊,同時手裡的黑符朝著對方射出!

一隻凶神惡煞的鬼怪從符裡閃現而出,手中的斧頭對著雲清影身後重重一劈!

伴隨著一個女人淒厲的慘叫,雲清影隻來得及看到一雙比尖刀還長的指甲,對麵的身影便消散在了空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