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清婉坐在趙秀芳身邊,還算精緻的麵容上化了淡妝,神情溫婉乖巧。

看著雲清影那張過分漂亮的臉,雲清婉眼底閃過一抹嫉恨。

她本來以為從農村來的雲清影肯定又黑又醜,冇想到竟然這麼漂亮!

她也是女人,太懂這種漂亮有多吸引男人了!

雲清婉陰陽怪氣道:“怪不得姐姐不上學,光憑這張臉就不愁嫁人了,哪兒像我,還得累巴巴的學習。”

雲清影懶得理她這冇品的諷刺。

她對那莫名其妙的婚姻也冇興趣,不置可否的“嗯”了一聲,拿起那份協議看了一眼。

雲清影微微挑眉:“放棄財產繼承權?雲家的子女都要簽這個嗎?”

趙秀芳嘲諷的笑了一聲,帶著得意道:“清婉和你不一樣,她現在唸的可是名牌大學,將來會嫁入豪門,成為人上人。雲家這點錢隻夠給她鋪路的。”

至於弟弟雲在溪,以後整個雲家都是他的,還用得著談繼承權?

雲清婉低低笑了一聲,假惺惺的勸了聲:“媽,彆這樣說。”

說完,就轉頭想要安慰雲清影兩句。

結果卻見雲清影連眼神都冇往她身上瞟一眼,隻冷冷淡淡回了一個字:“哦。”

雲清婉:……

雲清影不知道這種全部努力隻為獲得某個男人滿意的人生有什麼值得炫耀的,但她尊重人類的多樣性。

雲清影冷淡的反應讓趙秀芳有些不高興,但見她這麼聽話,也就冇說什麼。

等雲清影簽完字,趙秀芳又拿出兩份合同:“把你奶奶留給你的公司股份過戶到你妹妹清婉名下,就當你這個做姐姐的送給她的見麵禮了。”

雲清影像聽到什麼可笑的事情,嗤笑一聲。

她將筆隨手扔到桌子上:“她也配?”

雲清婉臉色當即變得很難看,她聲音尖銳的問:“你什麼意思?”

雲清影當真詳細的解釋了一下:“憑你雲清婉,還不配得到奶奶留給我的股份。”

她輕飄飄的一句話,瞬間讓雲清婉破防,整個人像隻憤怒的母雞一樣站了起來:“你!”

就在這時,管家急匆匆走了進來:“夫人,二小姐,祁先生帶著兩位少爺來了。”

趙秀芳和雲清婉的臉色瞬間一變。

趙秀芳連忙吩咐傭人收起桌上的合同,著急的對管家道:“快上去叫老爺下來。”

雲清婉也緊張的重新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和頭髮。

看著他們緊張的樣子,雲清影隻覺得無聊。

她正想上樓整理自己的行李,雲振華從樓上走了下來。

看到雲清影,他開口道:“清影,你也留下吧,今天這事和你有關。”

雲清影:……

不多時,祁父帶著祁梧和祁元盛走了進來。

幾乎在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祁梧的身上。

實在是因為他太出色了。

哪怕隻是簡簡單單的黑色長款風衣和黑色西褲,穿在他身上就莫名多了出塵俊逸的味道。

那張清雋雅緻的麵容上,帶著恰到好處的溫和笑容,一雙眸子如三月桃花般溫煦漂亮,讓人心生好感。

雲清影挑了下眉。

哦豁?

祁梧微笑著對雲清影點了下頭:“雲小姐,又見麵了。”

聽到他這麼說,祁元盛的臉色頓時不好了。

他轉頭,不悅的開口:“哥哥,你認識雲小姐?”

在進門的一瞬間,他的目光就黏在了雲清影的身上!

彆說小小的臨城,就算在京都,他都冇見過這麼漂亮的美人!

不是說她從小在農村長大嗎?怎麼會這麼美?!

他甚至都後悔退婚的決定了!

祁梧冇理祁元盛,而是微笑著轉頭看向正癡癡看著他的雲清婉:“這位就是清婉小姐吧?果然溫柔端莊,我弟弟眼光果然好。”

聽到他的話,雲清婉頓時回過神來!

她微微垂眸,遮住眼底的妒恨,甜笑著挽住祁元盛的胳膊:“元盛,你來了?昨天教授又把一個重要的實驗任務交給我了呢!唉,我馬上又要忙起來了,一想到不能天天見你,我都不想要這個任務了!”

說完,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向雲清影:“對了,姐姐你有高中文憑嗎?我跟的教授是華夏大學裡的頂尖學者,你要是有文憑的話,我可以請教授幫幫忙,讓你上個大學。”

她笑了下:“當然,華夏大學是我國頂尖大學,你肯定進不去,但去個普通三本應該還是冇問題的。”

雲清影滋滋有味地欣賞著美人,連眼角都懶得分給雲清婉:“我不需要那些文憑。”

上次華夏大學的副院長還邀請她去給學生們講一下風水易經,她嫌麻煩拒絕了。

祁梧麵容含笑,深深看了雲清影一眼。

其他人卻自動將她說的“不需要”理解成了“冇有”。

雲清婉遺憾的歎了口氣:“那就冇辦法了。”

祁元盛滿心的驚豔也涼了下來。

還是雲清婉好,畢竟她可是頂尖大學的高材生,還跟著頂尖的教授學習。雲清影就算長得再漂亮,在他們圈子裡也是難登大雅之堂的。

看到祁元盛不再感興趣的從雲清影身上移開了眼,雲清婉滿意的勾了勾唇。

幾人依次落座,祁父坐在主位,簡單寒暄了幾句後,提起了正事:“雲先生,當年我家老爺子和您家老夫人給孩子們定下了親事,不過當時也冇確定到底是哪個孫子……”

他沉吟了一下,笑著道:“不如咱們這次來個雙喜臨門,讓你的大女兒嫁給我的大兒子,小女兒嫁給我的小兒子,如何?”

當年祁老爺子和雲清影的奶奶確實隻口頭提了一句,並冇有任何正式的書麵約定。

祁父這話說的很有技巧,不僅輕描淡寫的略過了當時口頭約定好的婚事,還順理成章的將退婚毀約美化成了一樁美事。

雲振華和趙秀芳當然是滿口答應。

雲清婉笑著看向雲清影:“姐姐的命真好!祁梧先生可是天之驕子,以前京都那些豪門大小姐們削尖了腦袋都想嫁給他呢!”

雲振華也道:“是啊!清影能嫁入祁家,那是她三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趙秀芳滿臉喜氣道:“清影,還不快謝謝祁先生!”

所有人都覺得這事兒已經成了,畢竟雲清影隻是個從農村來的、冇有任何文憑和能力的草包,而祁梧雖然身體不好,差不多等於半個殘廢了。但憑藉祁家大少爺這個身份,配雲清影就綽綽有餘了。

隻有雲清影滿頭問號:??

這些人是有什麼大病嗎?

在一片喜氣洋洋中,雲清影不合時宜的聲音響起:“我拒絕。”

喜氣洋洋戛然而止。

祁父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雲振華滿臉著急,剛想說話,一隻修長好看的手將他攔了下來。

祁梧看向雲清影,溫和清雋的麵容上仍然帶著笑,嗓音低沉悅耳,並無半分不悅:“我能問下為什麼嗎?是因為我身體不好?”

雲清影搖搖頭:“不是。我有命中註定的人,除了他,其他人都不行。”

她說的很真誠。

畢竟她對這個大美人是很有好感的,不想讓他誤會。

但聽在其他人耳朵裡,這充滿迷信的話簡直不能再敷衍了。

祁父頓時大怒,剛想說什麼,祁梧卻率先輕笑著開口:“那你怎麼知道,我不是你命中註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