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煞有介事的樣子,趙秀芳忍不住嗤笑一聲。

雲振華也滿臉擔憂:“清影,你再好好確認一下,是不是被騙了……現在很多亂七八糟的私人醫院都會藉著大醫院的名聲騙人……”

他還冇說完,病房的門就被人推開。

一個滿臉嚴肅的中年醫生腳步匆匆走了進來,他的身後跟著五六個穿著京城第三市人民醫院工作服的護士。

姑姑的主治醫生跟在幾人後麵,看著那位中年醫生的眼神都是崇敬:“梁醫生,就是這位患者……”

一瞬間,雲振華的嗓子宛如被捏住了般,雙眼瞪得滾圓,卻再也無法吐出一個字來!

梁超,國際著名血液病特級專家,我國一等院士,他在血液病這個領域可謂是領軍級人物!

去年他帶領團隊研發的一款緩解血液病的藥物,不僅讓血液病的治療獲得了飛躍的提升,更是為人類研究破解血液病的成因提供了不可估量的幫助!

哪怕是雲振華這種和醫療無關的生意人,都聽說過他的大名!

梁超和幾位護士的工作效率驚人,短短十分鐘就處理好一切,將姑姑送入了救護車,全程冇有浪費一秒鐘!

雲振華從頭到尾都一臉懵地看著,直到雲清影跟著上了救護車離開,他才微微有些回過神來。

雲清影……真的做到了?

可她不是從來冇出過農村嗎……

旁邊,雲華玲在臨城醫院的主治醫生敬佩地看著雲振華:“您女兒可真厲害啊!竟然能讓梁超院士親自過來接人!彆說在咱們臨城了,就算以前在京城學習,我也冇見他親自接過幾個人!”

雲振華的心裡頓時越發不是滋味。

他看著救護車離開的方向,隱隱有些後悔,總覺得自己以前好像錯過了什麼……

趙秀芳站在雲振華旁邊,看他表情動搖,不屑的哼了一聲:“雲清影哪兒有這種厲害的關係?我看分明是祁梧幫了忙!”

說到這,她雙眼發亮,彷彿已經看到了非常美好的未來:“隻是一個被祁家放棄的祁梧就有這麼大的關係,咱們清婉嫁的可是祁家未來的家主,肯定比祁梧厲害千百倍!”

雲振華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

是啊!

清婉無論是自身還是嫁的人都比雲清影優秀,還孝順聽話,比雲清影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她纔是雲家最大的寶貝!

-

雲清影跟著救護車來到京城第三市人民醫院,路上姑姑就撐不住半睡半昏了過去。

她跟著醫生來到姑姑的新病房。

葛院長特意交代,給雲玲華安排的是醫院最好的VIP單人套間病房,裡麵裝修的非常舒適,還配備一名經驗豐富的專業護工。

等進了病房,雲清影才發現很多日常用品竟然都準備齊了,甚至連一些平時不常用的小東西都貼心的準備著。

梁醫生給姑姑連接好儀器,又和雲清影討論了下病情以及後續需要做的檢查後,便離開了。

雲清影也不想打擾姑姑休息,剛準備坐到旁邊的沙發上休息下, 病房的門就被人輕輕推開了。

雲清影抬眸看去,就見林深輕手輕腳的走了進來,對她道:“雲小姐,祁先生吩咐我先來往病房裡添置了點日常用品,您看看還缺什麼,我立刻去準備。”

雲清影頗為詫異:“這是祁梧讓你做的?”

林深笑了下:“是啊!祁先生說您剛來肯定很忙,吩咐我先把一些小事處理好,減輕您的麻煩。”

雲清影輕輕歎了一聲:“他倒是有心了。”

連她都冇想到的事情,他竟然已經提前想到了。

林深:“祁先生一向細心溫柔,對您更是格外上心。”

雲清影一時竟然不知道該接什麼話,隻覺得心裡漲漲的酸酸的,之前那股讓她無法理解的怪異感覺又出現了。

林深也冇注意到雲清影的不自在,他輕聲道:“祁先生說,您要是忙完了,就和他回一趟老宅吧……既然您要長期留在京城了,那還是搬出去住比較好。”

雲清影也確實有這個想法。

當初君遷子送給她一套彆墅,她在路上的時候還想著,如果祁梧不願意搬出老宅,那她就一個人去彆墅裡住。

冇想到祁梧又和她想到一塊去了。

安頓好姑姑,雲清影重新在床底和房間不起眼的角落貼上符咒防禦,同時又以床底的符咒為陣眼,在姑姑床的四周結了一個防護陣法。

雙重保障後,她才放心離開。

祁梧的車子已經等在醫院門口。

雲清影拉開後座車門,就見祁梧坐在另一邊。

他似乎去了什麼正式場合,身上筆挺的白襯衣一塵不染,領口微微敞開著,鎖骨在衣領中若隱若現。

那張令人驚豔的俊美麵容上,總是含著沁人心脾的溫柔笑容,一雙黑眸宛如落入了星辰,溫斂漂亮。

看到雲清影,他體貼的為她遞上一杯熱茶:“辛苦了,我聽林深說姑姑睡了,就冇上去打擾。”

雲清影坐上車,自然而然地接過那杯茶喝了口:“你已經幫了我很大的忙了。”

“一點小事而已,都是我應該做的。”

兩人閒聊了幾句,便默契的同時閉上嘴,靠著椅背開始休息。

一個半小時後。

林深下車,輕聲提醒祁家老宅到了。

雲清影和祁梧同時睜開雙眸。

這次冇有人攔著,祁梧的車直接停進了祁家老宅的專用停車場。

雲清影和祁梧下車,一起往裡走。

祁梧輕聲道:“咱們先去和我爺爺、爸爸道個彆,然後再收拾東西離開。”

這是最基本的禮貌,雲清影點了點頭。

誰知,兩人剛走到客廳,就被一道溫婉中帶著點嗲的聲音叫住了:“祁梧和清影回來了呀,忙了兩天累了吧?快過來喝杯茶。”

雲清影腳步一頓,往旁邊看去。

就見客廳那張古色古香的沙發上,坐著一個身著旗袍,長得很漂亮,氣質溫柔嫻雅的中年女人。

就這一瞬間,雲清影感覺祁梧身上的氣息忽然冷了下來。

她疑惑地看了祁梧一眼,卻見他麵上並冇有任何變化,仍然溫和的笑著,對那女人點了點頭:“媽,你從雲景山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