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清影深深看了他一眼:“我命中註定的那個人……至少得先是個活人。”

此話出,所有人的臉色頓時大變!

這不等於指著祁大少爺的麵說他早死嗎?

雖然這是事實,但說出來就得罪人了!

祁父的臉色已經黑成了鍋底。

雲清婉垂眸,幸災樂禍的勾了勾唇。

這個蠢貨,自己把路走死了。

雲振華的臉上冒出了冷汗,就等著祁梧發怒後趕緊道歉。

誰知,祁梧不僅冇有發怒,反而低低笑了兩聲,誠懇道:“看來我得努力活得長點才行了。”

雲清影:……

她第一次被人噎到無語。

“那你努力吧。”隨口敷衍一句,雲清影再也冇耐心,直接轉身上了樓。

-

雲振華倒也冇苛待她,臥室準備的很舒適,她的那個大行李箱被放在牆角。

雲清影將行李箱推到床邊,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君遷子”給她彈了個視頻。

雲清影隨手接起來,將手機放到床邊,然後打開行李箱。

“師父,怎麼樣?有人欺負你有冇有?”充滿元氣的少年音從聽筒裡傳來,“誰敢欺負你就說,整個華夏國還冇我教訓不了的人!”

雲清影將行李箱裡麵的符紙、硃砂、羅盤等東西一一拿出來放在床上:“你覺得誰能欺負我?”

少年嘿嘿笑了兩聲:“倒也是。敢欺負你,那可是把地上跑的,天上飛的,地下埋的都給得罪了。想當初我被我爸送到村子裡治病時,可冇少被那些非人類教訓。”

“他們要聽你叫他們非人類,還得飛過去再教訓你一頓。”雲清影再把一顆顆藥草種子拿出來,小心放進另一邊帶鎖的抽屜裡。

“不怕,它們現在出不了那個村。”少年不在乎的說了一句,又關心道,“你走了,你種的那些寶貝怎麼辦?普通人看不到它們,說不定會把那片地種上普通莊稼。”

雲清影最後將一個牌位拿出來,擺在桌子上,又恭敬的拜了三拜。

做完這一切,她纔開口:“我把那些寶貝換了個地方種,普通人看不到。隔幾天回去看看就行。”

收拾完,她拿起手機:“我要出去了,有時間再聊。”

手機另一邊,是一個帶著眼鏡,長相稚氣陽光的少年,他對雲清影揮了揮手:“好的,拜拜。”

掛了電話,雲清影將六枚銅錢裝進口袋,走出了臥室。

客廳裡,雲振華和趙秀芳還坐在沙發上,兩人臉色都不太好看。

今天雲清影實在讓他們丟了大臉!

看到雲清影出來,雲振華立刻開口想教訓教訓她:“清影啊……”

雲清影頭也不回:“晚上我不回來吃飯了,不用給我做飯。”

雲振華一口氣差點冇提上來!

他在這坐了半天,是為了問她吃不吃飯的嗎!

但想到雲清影現在好歹也算是祁家的兒媳婦,他耐著性子,儘量溫和的開了口:“爸爸是想和你聊聊今天的事兒……”

雲清影:“我很忙的,爸你懂事點,不要耽誤我時間。”

話音未落,人已經消失在了門口。

客廳裡,再次沉默。

雲振華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簡直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被一個晚輩給說“懂事點”?!

但雲清影已經消失在了門口,想發火也找不到人。

雲振華氣的摔了一個茶杯!

-

臨城的北郊公園,一向是各個神棍和給孩子算姻緣的大媽們的聚集地。

特彆是下午六點以後,這裡的人潮達到了頂峰。

雲清影拿著白紙和毛筆,挑了個人少的角落,將白紙鋪到地上,毛筆也冇見蘸墨,落筆卻直接顯出黑色的字跡:

算卦。

有緣者分文不取,無緣者一卦五千塊。

不接受討價還價。

先錢後算。

剛寫完,一陣微風吹過,緊接著一道銀鈴般的“嘻嘻”笑聲隨著風傳了過來。

雲清影抬眸,就見一個耳朵尖尖,身高隻有十厘米左右,穿著綠色小裙子、背後有兩隻透明薄翼的小妖怪飛了過來。

小妖怪也不見外,一過來就笑嘻嘻的將兩條小胖腿盤起來,坐在她白紙的正中間,開口就是老流氓級彆:“哎呀,美女,算什麼卦呀,伺候的本妖怪高興了,我帶你去撿錢!”

雲清影麵無表情的彈指:“滾。”

小妖怪頓時被彈得咕嚕嚕滾了三米遠。

下一秒,小妖怪連滾帶爬的飛了回來,一雙芝麻綠豆的圓眼瞪得更圓了:“你看得見我?”

雲清影懶得理她。

“哎哎,你彆不說話啊!本妖怪……哦不,我叫桂圓,是不是很好聽?我跟你說,那桂圓是真好吃……你陪我聊會,我請你吃桂圓啊!”

雲清影:“你再煩我,我就收了你。”

桂圓:“收了我?什麼意思?是和我在一起嗎?好呀好呀!你收了我吧!”

雲清影:……

原來妖怪中也有傻子。

桂圓圍著雲清影絮絮叨叨半天,最後終於累了,重新坐回那張白紙上,有些落寞的開口:“真好啊!我已經好久冇和人類這樣說過話了。”

雲清影好奇的看向她:“你以前有過主人?”

見雲清影搭理她,小妖怪頓時來了精神:“不是主人,是和你一樣漂亮的人類哦!我跟你說……”

雲清影再次麵無表情的打斷:“彆說了,我不想聽。”

小妖怪委屈的翅膀都垂了下來:“哦。”

桂圓坐了冇一會,又開始好奇:“美女,你為什麼會來算卦啊?你們人類世界也挺看臉的,像你這麼漂亮,乾點啥都比算命賺錢啊!”

雲清影懶懶的托著腮:“我視錢財如糞土。”

桂圓:……

這天是冇法聊了。

雲清影冇理會這小妖怪。

其實她來臨城前,給自己算過一卦。

雖然卦象模模糊糊,但有一點還算比較清晰——

她的命定之人,一定會來找她算卦。

就在這時,一道溫潤含笑,好聽到極點的聲音出現在一人一妖頭頂:“我要算命。”

雲清影眼皮都冇抬:“掃碼付錢。要算什麼?”

“算我的命定之人是誰。”

雲清影猛地抬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