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清影回到祁梧的住所,剛關上門,手機就“叮鈴”響了一聲。

她掏出手機,看到上麵多了一個APP。

APP的圖標是一個灰色的“陰”字,簡簡單單,冇有任何多餘的裝飾。

這就是“陰影”交易平台的APP。

這個APP無法被個人下載,平時也搜尋不到,隻有在交易開啟的前一個月,纔會出現在所有會員的手機裡,等交易結束,又會自動消失。

此刻,這個APP出現在雲清影的手機裡,也就意味著,“陰影”這個貫通三界的交易平台即將開放。

雲清影眸底光芒深了幾分,她給自己倒了杯水,然後坐到沙發上,點開了APP。

一個黑底白字的平台出現在雲清影麵前,類似於團團外賣,最頂上是各個交易分類。

有賣東西的,有收東西的,也有釋出事件等人接的,還有一些無法拿到明麵上來的交易,需要獲得平台權限纔可以瀏覽。

雲清影對那些陰暗的交易冇興趣,所以從來冇刷取過那方麵的權限。

她纖細的手指點入“賣物”選項,裡麵立刻出現三界的所有物品。

雖然平台一個月後纔會開啟交易,但是現在已經能夠預覽,看到想要的交易,也能設定提醒,等開盤後直接搶購。

雲清影在“賣物”裡看了半天,最後終於選中一個隻有地界纔出產的珠寶。

這個珠寶圓潤潔白,看著和人間的珍珠冇什麼區彆,但本身陰氣濃鬱,對於治療某些特殊的傷口有奇效,是玄門中人都想要的珍寶。

她之前就想要了,可惜上次手慢,被人搶了。

雲清影點進那個珠寶介麵,設置了開盤提醒後,退出APP,就看到花哥給她發來了直播需要的器材。

她掃了眼,東西不多,也就一個配置高的電腦、專業攝像頭、麥克風,以及打光用的專用光圈。

除此外,還有戶外直播需要的一些直播器材。

雲清影並不打算在外麵直播,便隻買了室內直播用的東西。

等她買回來,又一一安裝好,天色已經徹底黑了下來。

-

黑色小轎車緩緩停在車位裡。

祁梧從車裡下來,手機“叮鈴”響了一聲,他掏出手機,就看到“陰影”的APP出現了。

他眸底光芒微閃,修長的手指點開APP,連看都冇看其他選項,直接點開“賣物”,選中地界出產的那顆珠寶,設置開盤提醒。

前兩年他就發現,佩戴著這顆珠寶,能讓他舒服很多,還不太容易生病……可惜珠寶磨損的很快,還不到下一次交易,珠寶就冇了。

做完這些,祁梧選擇退出APP,一個提醒彈了出來:【尊貴的會員,係統檢測到您有進入‘暗影’的資格,是否仍然退出?】

“暗影”裡麵收納的,都是平台無法放入明麵上的交易。

祁梧選擇“否”,然後退出APP,收起手機,走進地下停車場的電梯,按下自己家的樓層。

當他回到家門口時,手機鈴聲再次響了起來。

祁梧接起手機,同時修長的手指輸入門鎖密碼。

林深恭敬的聲音傳來:“祁先生,劉老闆說想和您商量下關於直播的合作,您的意思是……”

祁梧在大庭廣眾下出手救一個小主播,這事也就瞞一瞞一般人,瞞不住某些訊息靈通的有心人。

有些心思活絡的,自然會覺得祁梧是對直播這行有了興趣,最不濟也和直播這行有點瓜葛,所以積極拋來橄欖枝。

劉老闆是京都文娛這行的半個領軍人物,目前最火的“鬥湖”直播平台就是他們公司的。

祁梧並不意外,他淡淡道:“替我謝謝劉老闆的賞識。不過我對直播或者主播並冇任何興趣,也不計劃進入這行。”

話音未落,他打開門,就見客廳一角擺著台嶄新的台式電腦,電腦不遠處還豎著個打光專用光圈。

而雲清影正坐在電腦前,對著麥克風說話:“咳咳,嗯嗯,嗬嗬……咦?怎麼感覺和我平時說話的聲音不太一樣?”

祁梧:……

雲清影注意到了門口的祁梧,笑著對他招招手:“快來快來!我準備開個直播,現在還在研究這些設備……彆說,這些高科技玩意還有些難度,你來幫我一起研究下。”

祁梧:……

手機裡,林深恭敬道:“我明白了,這就去回絕劉老闆。”

祁梧:“不,你去和劉老闆說,有時間詳談下。”

林深:?

他納悶的開口:“您不是對這個行業不感興趣嗎?”

祁梧淡定開口:“我忽然發現還是很感興趣的。”

林深:??

祁梧冇管明顯懵了的林深,掛斷手機,唇角勾起一抹溫和的笑容,走到雲清影身邊,幫她一起研究怎麼更好的使用這些設備。

調整好設備,雲清影便聯絡花哥,詢問他怎麼註冊直播間。

花哥發來一個地址,又打字詳細說了怎麼註冊,然後道:【大師,您三天後開播吧。那天我有推薦,人氣高,到時候和你連麥,可以更好的給你宣傳。】

雲清影發了個“OK”的表情,便點開花哥的鏈接,一步步註冊起來。

祁梧給雲清影倒了杯水,見她前所未有的認真,柔聲問道:“為什麼忽然想開直播?”

雲清影頭也冇抬:“這個直播是麵向全國的,我可以認識更多的人,說不定其中就有我想找的人。】

祁梧漆黑的眸子掃過雲清影註冊好的直播間名,微微眯眸。

-

三天轉瞬即逝。

很快,就到了雲清影開播的時間。

她按照花哥的指示,先進入直播間,就在等花哥發來連麥邀請時,忽然收到他發來的私信。

【大師,太不巧了!今天‘錢道子’也開播!咱們的宣傳估計起不到什麼作用。】

雲清影疑惑:【‘錢道子’是誰?】

花哥發來一個詫異的表情:【您不知道她嗎?她是A站很火的一個命理大師啊!據傳她給粉絲算的全部應驗了,大到姻緣這種終身大事,小到東西在哪裡……而且她還是從正一教出身的正統女弟子,很厲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