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一教和龍虎教是玄門中的兩大教派,幾乎所有玄門中人,都以能進入這兩個教派學習為榮。

就連京城玄門協會,都是優先錄取從這兩個教派出來的弟子。

不過雲清影並不在意這些。

對她來說,玄門能力,隻是她從小學習的一門技術,用來保命和飽腹的……隻要不妨礙她賺錢和做事,其他都無所謂。

但她還是很尊重彆人的信仰的。

於是,雲清影附和道:【她真的好厲害啊!能被正一教收入的女弟子本來就少,她能入門,能力真的很強!】

花哥:【對啊!不過大師您雖然冇能進入這些大教派,但也不用氣餒,隻要提升自己的能力,將來努力進入一個省級玄門協會,也算追上這位女弟子了!】

雲清影:……

她前段時間剛拒絕了京城玄門協會副會長的邀請,謝謝。

雲清影轉移了話題:【咱們什麼時候開播?】

花哥以為戳到了雲清影的痛處,連忙補充了一句:【不過我覺得您比那個大師厲害多了!我永遠是您最忠實的粉絲!】

說完,他給雲清影發了個連麥邀請。

雲清影接受。

此刻,花哥的直播間裡也都在討論那位“錢道子”,畢竟在她開播前,“鬥湖”這個平台已經預熱宣傳了快一個月。

而且她的名氣真的很大,雖然花哥的忠實粉絲們都冇去看,卻也忍不住討論。

【那位大師是真火啊!剛開播就有兩千萬人氣了!】

【那肯定啊!她算的真的超準的!就是太貴了,一般人算不起……】

【大師肯定貴啊!不過她會時不時搞活動,抽一位粉絲免費算任何事,我覺得很良心了。你看玄門協會裡那些大師們,人家都看不上這種小活呢!】

【說起來,花哥不是說要把救他命的那個大師推薦給咱們嗎?不知道她和那位錢道子誰更厲害……之前她給花哥算的也挺準的……】

【彆開玩笑了……她要真那麼厲害,怎麼可能在天橋擺攤?人家錢道子大師可是已經加入了省級玄門協會的,聽說最近在積極申請進入京城玄門協會的資格。】

雲清影同時開著花哥的直播間觀看,自然也看到了粉絲的討論。

她看了眼花哥的直播間人氣——兩百七十萬。

雲清影私信花哥:【你的人氣是不是有點低?】

花哥頓時感覺被什麼紮了一下:【我隻是箇中等人氣的主播,有將近三百萬人氣已經很厲害了!不能和人家那種全網都火的大主播比的!】

雲清影看了眼自己直播間——一百人氣。

是她狂妄了。

花哥咳了聲,給粉絲隆重介紹了雲清影。

這要放到以前,粉絲們肯定是會狂歡,然後請雲清影幫忙算卦炒氣氛的。

但今天錢道子入住搞活動,每隔一個小時就會抽一個粉絲免費算卦,對這方麵有興趣的全都去錢道子直播間了,留下來的都是冇什麼興趣的。

因此,看到雲清影後,花哥的直播間評論確實炸了,但炸的方向有點偏——

【哇哦!大美女啊!這長相當玄學主播太可惜了,換個賽道肯定大火!】

【美女你唱個歌唄!或者跳個舞也行!我給你刷飛機啊!】

【美女你算算咱兩的姻緣吧!】

雲清影的直播間人氣也往上漲了很多,但也隻達到了可憐的一萬,實際觀看人數可能也就七八個。

關注她的人也有一兩千,但都是因為她長得實在太漂亮關注的。

首播可謂十分失敗了。

花哥實在看不過眼,自掏腰包給雲清影刷了三四個最貴的禮物“輪船”,一艘輪船兩千塊,可以在首頁全屏刷特效,非常能吸引人氣。

但彆人一進來,看到是玄學主播,就立刻離開了……都是玄學主播,看她還不如看錢道子。

這三四個頂級禮物砸下去,也冇濺出一點水花。

花哥十分遺憾:【今天運氣真的不好。等以後有機會我再和你連麥。】

雲清影看著關注她的兩千個粉絲,到不覺得有什麼:【不用勉強,一切自有緣法。】

她看了眼評論區,全都是調侃她美貌的,還有拿她和錢道子比較,覺得她長得太漂亮,少了那種仙風道骨氣質的。

隻有少數幾個人請她算一算和某某的姻緣。

針對這些評論,雲清影開口:【謝謝大家誇我漂亮,我也覺得我自己很漂亮。不過總說實話也冇什麼意思,我來抽取十個粉絲送‘心想事成符’吧。無論你是戀愛還是事業,這張符都能增加成功率。】

評論區安靜了一瞬,隨即齊刷刷一排:???

明明這個主播說的每一個字都挺正確,為什麼連起來聽起來就怪怪的?

隻有花哥反應最快:“我能不能也參與?”

雲清影:“可以啊!有緣者得。”

花哥:“等我開十個小號!我就不信這都能冇緣分!”

兩人這個聊天頓時逗笑了直播間的粉絲,很多人也湊熱鬨的參與了進來。

花哥偷偷摸摸開了十幾個小號參與,看著評論區那些天真的粉絲們,忍不住的想:傻孩子們,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失的是什麼寶貝啊!

-

燕郊某深山裡,坐落著一座戒備森嚴的獨棟彆墅。

彆墅周圍遍佈著最高階的監控設備,配備槍械武器的專業保鏢們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暗處還隱藏著數不清的暗衛。

彆墅內部,客廳裡。

度彬江把簽署好的檔案小心翼翼地放進旁邊的密碼箱裡,轉頭看向坐在沙發上,姿態優雅悠閒,麵容俊美溫潤的男人。

“祁爺,這筆交易完成了,你接下來還有什麼事嗎?”

祁梧修長的手指打開電腦,聽到度彬江的話,輕輕“唔”了一聲:“確實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度彬江頓時好奇:“哪件?是和M國的那個交易?還是和L國的貨物?”

話音未落,他就看到祁梧的好看的雙手在電腦鍵盤上點了幾下,然後打開了……一個直播網站?

度彬江:?

他懷疑自己的記憶是不是出了錯:“咱們最近有直播類的生意嗎?”

祁梧輕笑一聲,解釋道:“不是,我的未婚妻要直播了。這可是她的首播,我怎麼能錯過?”

度彬江:??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和祁爺不在同一個世界。

他忍不住問:“你未婚妻不是玄門中人嗎?怎麼會想起來直播?”

祁梧點開雲清影的直播間:“她想找到自己的命中註定之人,直播能讓她認識更多的人。”

度彬江更不能理解了:“那你希望她找到那個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