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梧看了眼雲清影直播間的人氣值,又退出她的直播間,看了眼目前掛在首頁最顯眼推薦位的“錢道子”的人氣值,微微擰眉。

他點開充值介麵,同時回答度彬江的問題:“自然是不希望的。但要真有那麼一個人出現,我也尊重她的選擇。”

度彬江看著祁梧直接連著衝了五十個五萬塊,隻覺得不可思議:“我竟然不知道你還是個這麼友善的好人!”

祁梧勾唇笑了笑,眉宇間藏儘溫柔。

度彬江簡直看不下去了,連忙轉移話題:“對了,之前關於醫院的那個陣法調查有結果了……”

說到這,他的語氣微沉:“那個張小姐的魂魄隻是被人利用,而設置那個陣法的人兩年前就死了……那人是個孤兒,平時也不和彆人交流,僅有的幾個認識的人也在這幾年陸續死光了。”

祁梧抬眸看了他一眼,眸底漆黑。

度彬江歎了口氣:“你也覺得是有人刻意為之吧?但時間實在太久了,很多資訊都丟失了,線索徹底斷了。”

祁梧輕輕嗯了一聲,意義不明。

度彬江一時也摸不準他的想法,忍不住問道:“你怎麼想?”

祁梧薄唇含笑:“我想……”

度彬江連忙專注地聽著,然後就見祁梧好看的手指握著鼠標,點在雲清影直播間裡的某個輪船造型的禮物上——

選中,發送。

一口氣送了十個。

度彬江:?

鬥湖平台的首頁瞬間被雲清影的直播間刷了屏,所有粉絲和主播都震驚了,紛紛議論這個雲清影是從哪冒出來的,竟然一出手就如此豪氣!

一時間,又是一大波人湧入雲清影的直播間,她直播間的人氣瞬間飆升到了十萬!

見效果不錯,祁梧滿意地點了點頭,纔回答度彬江的話:“我想打賞。”

度彬江:??

他無語地默默坐在一旁,覺得現在根本無法和祁梧溝通。

而直播間裡。

雲清影在送出“心想事成符”之後,便和寥寥無幾的粉絲閒聊著。

有觀眾詢問她:【大師,怎麼冇有你的顧客來給你打賞啊?你們這些大師不都是接待的土豪或者大老闆嗎?我看人家錢道子大師直播間裡,各個聞訊而來的老顧客,光打賞都快有兩百萬了!】

另一個觀眾回覆:【樓上彆鬨!錢道子大師那是什麼階段的?一般的大師也隻能接一些小客戶,哪兒可能掏的出那麼豪氣的打賞!】

觀眾C:【樓上上真是太抬舉主播了,鬥湖裡所謂的玄學大師們冇有一萬也有八千了,你看看有幾個真材實料的?】

觀眾D:【樓上纔是彆鬨!我是花哥的粉絲,主播給花哥算的很準的!】

觀眾C:【嗬嗬,她今天和花哥連麥宣傳了吧?說不定她和花哥就是一個公司的,之前那就是兩人合演一齣戲,給今天開播造勢呢!】

觀眾D:【彆逗,花哥怎麼可能為了造勢,就當眾綠自己?】

觀眾C:【這麼說吧,她要真有本事,肯定有大老闆顧客。我就不要求什麼開播兩百萬打賞了,能有二十萬打賞,我直播吃屎!拿小勺挖!】

這條回覆剛發出,雲清影的直播間裡就彈出一個大大的輪船衝破浪花的特效,同時全平台顯示:【感謝“鳳凰棲梧桐”送出的輪船!點進直播間搶福豆】

福豆是免費的平台幣,可以用來送一些免費的禮物。

觀眾D:【這不就有人來打賞了嗎?我已截圖,你快去買勺子吧!】

觀眾C:【我說的是二十萬打賞!】

隨著這條訊息發出,直播間瞬間被一連四十個輪船刷屏!

一條輪船五千塊,四十條輪船二十萬!

觀眾D:【二十萬打賞到了。】

觀眾C:……

尼瑪,要不要這麼配合他啊!

這個時候,直播間裡已經湧入了不少觀眾,大家都紛紛詢問主播是乾什麼的,也有不少人感謝老闆大氣。

雲清影也有些被驚到了。

她開直播這事冇通知任何人,連君遷子都不知道,是誰聽到風聲來支援她了?

然而,還不等所有人反應過來。

在接下來的五分鐘裡,整個平台不停的被雲清影的直播間刷屏,整整兩百五十萬,五百條輪船!

雲清影的直播間熱度直接力壓錢道子,成了榜單第一!

這下,不僅全平台沸騰,大量觀眾紛紛湧入雲清影的直播間,就連平台管理都被驚動,連著進入兩位超管維持秩序。

短短幾分鐘,雲清影的直播間人氣已經超過五千萬,比兩千萬人氣的錢道子直播間還多了三千萬!

與此同時,錢道子注意到了直播間人氣瞬間少了五百多萬,她找了個理由暫停直播,低聲詢問旁邊的工作人員。

像她這種平台花大價錢挖來的超人氣主播,首播都會有工作人員全程陪同,以方便處理各種突發事件。

工作人員說明原因,連忙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們工作冇做到位,冇想到今天會突然有大老闆打賞。”

一般這種兩百萬的大金額打賞隻會發生在大主播身上,平台已經提前和所有大主播打好了招呼,今天誰也不會有大動作,以防搶了錢道子的風頭。

結果誰知道一個不知名的新主播會異軍突起。

這在平台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錢道子紮著丸子頭,穿著一襲青袍,二十七八歲的樣子,麵容不算漂亮,但清秀乾淨,還帶著幾分不染塵世的仙風道骨的風姿。

聽完工作人員的話,她淡淡道:“冇事。估計是哪家有錢的大小姐一時新奇玩這個。玄學講究緣法,能力不夠很快會露餡。”

玄學一向以高深、神秘的形象示人,也因為其入門的要求高,所以更是誕生了不少傳說和神話,也引得很多人心生嚮往,無論有冇有天賦,都想來插一腳以顯得與眾不同。

錢道子之前見過不少有錢家的小姐拜師求道,一張口就是怎麼才能算的更準,看得更準,根本冇耐心修心養性。

這個主播估計也是這樣,不然以修道之人的心性,絕不會為了搶奪更高人氣如此砸錢。

-

雲清影並不知道自己在錢道子心裡貼了標簽,她對直播間裡湧入的那些看熱鬨的人也冇什麼興趣。

雲清影直接點開“鳳凰棲梧桐”的頭像,私信他:【你是君遷子?還是祁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