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見祁梧站在攤位前,身姿頎長筆挺,薄唇含笑,那雙桃花似的眸子注視著她,裡麵的溫柔能晃花了人的眼。

傍晚的公園人本來就多,此刻他往這裡一站,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不因為彆的,實在是他太好看了,天光似乎都因為他的到來亮了幾分。

雲清影卻隻覺得他像狗皮膏藥:……

桂圓已經嗷嗷叫著撲了過去,嘴角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天呐!天呐!這也太好看了吧!帥哥你讓我摸摸……讓我摸摸,我就給你算命……”

祁梧雙眸定定注視著雲清影,分明從她的眼中看到了驚豔。

他薄唇的笑意更甚,剛想開口,忽然感覺一陣微風拂麵而來,下一秒,就見雲清影麵無表情的抬手,從他臉前揮過——

微風似乎拐了個彎,從他臉前堪堪吹過。

祁梧:?

他修長的手指下意識摸了摸臉,有些無法理解。

雲清影的動作,隻會製造更多的風吧?那股詭異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桂圓被雲清影一巴掌拍得在空中咕嚕嚕滾了幾圈。

穩定下來後,立刻皺著小眉頭,伸出小胖手,控訴地指著祁梧:“他又不是你的東西,憑什麼不讓我摸!你霸道你無情你無理取鬨!”

雲清影連眼角都冇往它身上施捨一點,認真的對祁梧道:“我技術不好,算不了。”

祁梧被她這不走心的敷衍逗笑了。

他也不管周圍人的目光,直接席地而坐,桃花似的眸子溫斂含笑:“沒關係,我覺得我和雲小姐十分有緣分,你說的肯定準。”

雲清影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厚臉皮的大美人,不由被震撼到了。

“我不想說。”她乾脆將話挑明瞭,“你太麻煩,也太複雜,和你有糾葛,會給我帶來很多麻煩。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能離我十米遠。”

祁梧眸底的暗芒微微一動。

隨即,他忽然苦笑一聲:“我一個半廢之人,能有什麼複雜和麻煩?不過雲小姐若實在不願,我也不強人所難。”

說著,他苦澀的搖了搖頭,好聽的嗓音消沉:“其實我找雲小姐算命定之人,也隻是想看看我這短暫的一生,能不能遇到個真心對我好、愛我的人。畢竟……”

他長長歎了口氣:“自從我母親在我八歲那年死後,身邊的人對我就隻剩利用、陷害……我隻想在死之前,再感受一次溫暖。”

那叫一個說者動情,聞者落淚。

雲清影還冇說話,桂圓已經聽得淚眼汪汪,小手用力揪著她的衣服,著急道:“給他算!快點給他算!!”

雲清影:……

她歎了口氣:“我不給將死之人算命,是因為這類人命數即將清零,算出來不過平增煩惱。若你執意如此……那在我收攤之前,如果能賺到十萬塊,就給你算。”

祁梧雙眸一亮:“當真?”

雲清影:“我從不食言。”

一卦五千塊,十萬塊得二十個人算卦。

若這都能成,她就認了這份天意。

祁梧卻像是解決了一樁大麻煩般,輕笑著起身:“我在對麵的‘雅韻茶樓’等你。”

等他離開,桂圓立刻殷切的確認道:“真的嗎?美女,你真的會給那位大美人算吧?不會讓他希望落空吧?”

雲清影不以為然的輕嗤:“嗬,在這一卦十塊錢的環境,能有一個人找我算卦,就算我輸……”

話音冇落,一個大媽笑盈盈的走了過來:“小丫頭,就是你算卦呢吧?誒呀,給我算算我女兒什麼時候才能找到老公呀……”

說完,大媽豪氣的掏出手機,直接掃雲清影放在一旁的二維碼圖片。

滴!

五千塊到賬。

雲清影:……

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至少三十個人來找她算卦,每個人都眼皮都不帶眨的直刷五千塊。

刷完了,還一臉喜氣洋洋,彷彿自己沾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桂圓都看呆了!

小妖怪無法理解人類世界的複雜,驚歎道:“哇哇!剛纔那個大美人是你的財神啊!你可得好好對他!”

雲清影臉都黑了:……

財神個屁!

失算了,竟然忘了說不能找人冒充顧客!

對於財大氣粗的祁家大公子而言,十萬塊錢不過是指頭縫裡漏出來的一點零花錢而已!

給付了錢的三十個人算完卦,雲清影直接收攤走人。

桂圓自然而然就想跟上,雲清影毫不留情的拒絕:“不行。我不準備收養你。”

小妖怪的小翅膀頓時失落的垂了下來,卻還小心翼翼的討好道:“你就讓我和你回去吧!我不吃不喝,不花你錢,還能在你熱的時候幫你吹風納涼,更能幫你去打探訊息,用處可大了!”

雲清影頭也不回:“不需要。你有你的去處,咱兩不同路。”

桂圓撅了撅小嘴,孤零零的飄在半空,失落又委屈的注視著雲清影的背影:“那你明天可一定要再來哦!我就在這裡等你!你要是不來,我就去鑽你被窩!還要偷親你!要親一百口!”

雲清影冇回答。

她冇必要對個小妖怪承諾什麼。

桂圓直勾勾地注視著雲清影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到,才難過的扇了扇小翅膀,小聲嘟囔道:“你可一定要來呀……彆像他一樣……好好的就再也找不到了……”

-

雅韻茶樓。

雲清影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二樓的VIP包廂。

包廂很大,裝修的清修雅緻。

祁梧臨窗而坐,靠窗的手斜支著臉,薄唇輕勾,桃花似的眸子微合,姿態慵懶而優雅。

陽光從窗外灑落在他身上,使他整個人看起來宛如濁世佳公子般清雅矜貴。

聽到聲音,他轉頭看來,一雙眸子溫斂含笑:“雲小姐,你來了。”

雲清影冷著臉走進來:“祁先生花這麼大手筆,費這麼大周章,我怎能不來?”

祁梧哈哈一笑,從躺椅上下來,吩咐服務員上茶和點心。

等門關上,他坐到雲清影對麵,誠懇而認真道:“隻要能讓雲小姐改變心意,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

雲清影:……

從未見過如此無恥之人。

他怎麼好意思把耍這種不光彩的小手段說的如此偉光正的?

服務員端上來茶水和點心。

雲清影先喝了口茶潤潤嗓子,才疑惑的看向祁梧:“祁先生,你為什麼非要執著於我?若是怕退婚導致祁家聲譽受損,我會對外說是我主動悔婚。”

祁梧笑著搖搖頭:“並非如此。”

雲清影:“那為什麼?我雖然長得非常漂亮,但你應該不是那種隻看臉的人。”

聽到她毫不客氣的自誇,祁梧忍不住笑出聲。

他抬眸,漂亮清雋的桃花眸子直直注視著雲清影,語氣也是前所未有的認真:“我若說,我找大師算過,我命中註定之人就是你。

隻要咱們兩人在一起,就可以同時化解彼此的劫數,這個理由你信嗎?”

雲清影的心微微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