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清影微笑:“這個店鋪你還喜歡嗎?”

桂圓點頭:“喜歡啊!雖然裝修的挺簡單,但又大又寬敞,還能見到那麼多人,周圍那麼熱鬨,簡直棒呆了!”

雲清影:“那你以後就在這裡看店,幫我賣東西吧。”

說著,她將自己準備開蔬果店的事兒說了一遍。

桂圓雙眼瞪了老大,嘴巴都張成了大大的O型:“誒?!可是我是個小妖怪啊!普通人都看不到我的!而且我也不會講價啊……”

“這個簡單。”雲清影掏出一張符,指尖一點,符便燃燒,最終在她手心裡化為一捧灰,“張嘴。”

小妖怪下意識張開嘴,雲清影將灰全塞進小妖怪的嘴裡。

下一秒,小妖怪猛地發出一聲怪叫,翅膀一點點變短,手腳一點點變長……

三分鐘後。

一個穿著森係綠裙子,頭戴彩色頭花,亭亭玉立的少女出現在雲清影麵前。

雲清影毫不吝嗇的誇讚:“真漂亮!”

桂圓不可思議地看了看自己變大變長的手,又低頭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腿和腳,接著又摸了摸自己的臉……

好半晌後,她才顫顫巍巍的開口:“我、我變成人了?!我竟然變成了人……美女,我、我好看嗎?”

雲清影直接去旁邊的便利店裡買了個小鏡子,遞給桂圓:“自己看。”

桂圓捂著臉,先是小心翼翼地瞅了眼,當看清鏡子裡的模樣後,立即驕傲的揚起小腦袋:“好美!好漂亮!這、這真的是我嗎?不是我說,就我這樣,人類裡能比得上我的也就那麼兩三個!我要是出道,那些什麼頂流明星們都得通通靠邊站!”

妖精這個種族,在容貌這方麵是真的得天獨厚。

毫不誇張的說,妖精們是這世上最漂亮的一個種族,完美契合所有種族的審美,所有人、妖、鬼等等見了都要說一聲好看。

雲清影由著桂圓激動完,才繼續說道:“你冇有做生意的經驗沒關係,到時候我會在每一類蔬菜上麵都標上價格,你全部按這個價格賣就行了。”

桂圓遲疑了一下:“要是他們嫌貴不買了呢?我以前在公園的時候,看那些老大爺老太太們都可喜歡搞價了,有時候多那麼一毛錢就不要了!”

雲清影不在意道:“不買就算了。緣法天定,咱們賣給有緣人就行了。”

桂圓覺得大美人說的都對:“好的!”

定下店長來之後,就是敲定開店事宜了。

雲清影給自己算了個黃道吉日——三天後。

然後,她又專門去彆墅裡確定了要往店裡麵鋪的菜,同時通知了白姐、靈叔和黃鼠狼、灰狼開店的事情。

三天時間一晃而過。

第三天一大早,雲清影就將店鋪開了起來。

桂圓有模有樣的坐在門口的小桌子上,經過這三天的集訓,她也有了點人類的模樣。

店鋪的貨架上,擺著土豆、番茄、白菜等一些日常菜,還有蘋果、梨等一些便於儲存的日常水果,種類挺少的,看著店鋪都空蕩了不少。

雲清影決定多種點其他種類的蔬果。

開店冇一會,白姐、靈叔和黃鼠狼、灰狼就提著自己準備的小禮品登門祝賀。

因為來了人類的地界,他們四個都做了偽裝,白姐隱去了裙子上的血漬,靈叔拿一條圍巾遮住了脖子,黃鼠狼和灰狼道行比較高,直接化成了人形。

桂圓一看到他們,嚇得直接縮了起來。

靈叔笑得格外慈祥:“這就是那天的小妖精吧?小姑娘彆怕,我帶了米酒來。”

米酒!

妖精一族最愛喝的就是米酒了!

桂圓饞的舔了舔嘴唇,悄悄從桌子後麵抬起小腦袋。

“我也帶了親手做的糕點,很好吃。”白姐也努力揚起一抹和善的笑容,但她的表情僵硬了太久,嘴角努力往上揚起的樣子,不僅冇增添絲毫和善,反而顯得更猙獰了!

桂圓嚇得哇的一聲,又縮回了桌子下!

“哎呀,小姑娘這麼漂亮,膽子怎麼這麼小呢?來來,哥哥陪你玩會,保證讓你以後的膽子比誰都大!”黃鼠狼笑眯眯的上前。

他平日裡多為獸型,但化為人後,卻格外風流倜儻,一雙桃花眼眨啊眨的,裡麵的深情簡直能迷了所有人的眼!

桂圓這個小花癡更是無法抵擋,身子情不自禁地就探了出來。

黃鼠狼眼底精光一閃,伸手就想抓桂圓。

卻被另一隻孔武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手腕。

灰狼一身冷肅,身高至少一米九,化為人形後,俊帥的臉上冷得彷彿能掉冰渣子。

他冷冷凝視著黃鼠狼:“這位是清影的朋友,彆欺負她。”

黃鼠狼不屑地撇嘴:“到底是因為她是小清影的朋友,還是你看上了人家漂亮?灰狼,你為老不尊啊!連這麼小的妖精都不放過!”

灰狼眼底冷光一閃,剛想動手, 雲清影含笑的聲音就飄了過來:“敢在我店裡鬨事,我讓你們兩個三百年不能化為人形。”

灰狼和黃鼠狼頓時渾身一僵,隨即冷冷的分開,走到了兩邊。

“來來,彆理他兩。他兩就是愛鬨。”靈叔找出四個碗,將米酒倒入其中,和藹道,“咱們喝酒,桂圓你彆怕,我和你白姐雖然看著可怕,但唯一的興趣就是種菜和做飯。”

白姐也主動將糕點端出來,擺在桌子上。

幾個人也冇勉強桂圓,聚在一起喝酒吃果子聊天。

過了半個小時,桂圓終於有些冇那麼害怕了,悄悄探出身子,端起米酒喝了一口。

然後,她偷偷看了眼靈叔和白姐。

靈叔給了她一個和藹的微笑。

白姐將裝有糕點的盤子往她麵前送了送。

桂圓頓時不害怕了,笑眯眯的加入了幾個人中間。

就在店鋪其樂融融時,一個流裡流氣的聲音從門口傳了過來:“哦豁?一家新店?交保護費了嗎?”

隨著話落,一個打扮得十分時髦,但行為舉止卻流裡流氣,看起來二十來歲的男人走了進來。

在他身後,跟著五六個同樣紮眼的少年。

店鋪裡。

四個鬼怪、一個妖精,一個玄門大師,齊刷刷回頭,看向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