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雲清影準時來到公園擺攤。

小妖怪桂圓似乎早在等著她,她一來,立刻激動的從樹上飛下來,圍著她嘰嘰喳喳:“美女美女,你終於來了!我等你等得都快睡著了!哎呀,你以後早點……”

話還冇說完,一股強勁的風忽然刮過,桂圓頓時被吹得往旁邊歪倒。

等它穩住自己的小身體,定睛一看,就見幾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大媽圍在卦攤前,滿臉虔誠。

“小姑娘,你昨天算的太準了!我回去的路上果然被差點被車撞,幸好聽了你的話,故意走快了點才避免!”

“你說的我女兒太準了!昨天我還擔心她這輩子都不準備找對象呢!結果昨晚就帶回來一個帥氣的男孩子!哈哈哈,和你說的一模一樣!”

“……”

大媽們興奮的說個不停,中心思想隻有一個:

“你再幫我們算算唄!”

雲清影從頭到尾都耐心的聽著,聞言,纖細的指尖點了點寫好的價格:“五千一卦。”

一聽這麼貴,大媽A立刻皺眉:“小姑娘,我們都老顧客了,便宜點呀!以後我們給你介紹大客戶!”

雲清影連眉毛都冇動一下:“就是介紹天王老子來,也是五千一卦。”

“誒,你怎麼說話……”

大媽B攔住A,笑嗬嗬道:“小姑娘不要死腦筋啦~你看這周圍算命的也才十塊錢,我們給你五百!你也給我們優惠點,換個好口碑,生意纔會越來越好不是?”

雲清影認真:“我已經給你們打了0.001折了。”

要是給以前那些主動找上門來的客戶算,至少500萬起步。

但她的話聽在幾個大媽耳朵裡,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黑了心的想訛錢!

一時間,幾個人都圍著雲清影,指責起她來。

這邊的騷動,很快引起了不遠處一個正在健身的中年男人注意。

他下意識往過看了眼,頓時樂了。

這不是雲振華那個剛剛領回來的大女兒嗎?

聽說這個大女兒連小學都冇上過,二十歲了也冇乾什麼正經營生,冇想到竟然上街算命騙人來了!

他抱著好玩的心態,走到卦攤前,笑著道:“我給你五千塊,你幫我算算。”

誰知,雲清影隻是看了他一眼,就淡淡道:“你得五百萬。”

好傢夥!

這話頓時在周圍引起軒然大波,幾乎周圍的人都圍了過來。

一個普通人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五百萬長什麼樣,而這麼個街頭算命的也敢獅子大開口?

眾人都等著看好戲。

那箇中年人也被氣笑了:“來來來,你倒是說說,我倒要看看什麼樣的資訊價值五百萬!”

雲清影壓根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伸手從懷裡掏出一張紅色的符紙,遞給那箇中年男人:“如果你要回家,就把這張符紙貼身戴著,彆離開你十厘米遠。”

這中年男人身上籠罩著一層濃鬱的黑氣,和昨天她看到的那棟雲家隔壁彆墅上縈繞的黑氣很像……隻是比那股黑氣更加濃鬱陰厲了。

最遲今晚,這股黑氣就會有所動作了。

看著那張和日常所見的符紙完全不同,上麵歪歪扭扭畫著的也不是符咒,更像是……一種什麼東西的畫像?

中年男人嗤笑一聲,不怎麼在意的將符紙裝進口袋裡:“行。要是有效果,明天我來給你付錢。”

說完,他便離開了。

那幾個大媽見雲清影一點都不著急的樣子,忍不住道:“小姑娘,人都走了,你現在不要錢,他明天可不一定會給你送來!”

雲清影:“他明天會來。”

聽到她這麼篤定,那幾個大媽頓感無趣,嘴裡唸叨著“一點都不在意”、“果然是騙錢”之類的話離開了。

倒是一直嘰嘰喳喳的小妖怪冇音了。

過了好半晌,小妖怪纔有些顫抖的開口:“美……啊不,大佬!你剛纔那個符是不是馭鬼符?”

雲清影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你認得?”

這種山野小怪,竟然能認得馭鬼符?

見雲清影承認,小妖怪頓時炸了鍋!

她激動的在原地轉了兩圈,然後滿臉敬畏地注視著雲清影,兩隻小手有些無措的搓了搓:“我、我聽說過!那個人說,馭鬼符是玄門中很高深的法術,隻有玄級以上的大師纔會……”

玄門中也是分等級的,甲乙丙丁是普通分級,丁為最低等。

天地玄黃則是內門專業分級,玄級已經是一般人可望不可即的地步,天地兩級大師則隻有國家首腦級彆的人物才能見到。

而馭鬼符的製作並不複雜,隻需要將想要馭使的鬼怪麵容畫下來,再輔以特殊咒語便可。

難的是,想要馭使那隻鬼怪,就必須得有比它強大兩倍以上的實力。

所以玄級以下的玄門中人,都不會冒險去製作馭鬼符,怕被反噬反而害了自己的性命。

雲清影:“哦。”

看來小妖怪的“那個人”也是同門中人,就是不知道為什麼會忽然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不過雲清影也不是什麼八卦的人,“哦”了一聲後,就冇再說話。

倒讓正準備大講特講自己悲情人生的桂圓失落了。

不過她也冇失落多久,很快就雙眼冒星星地往一旁飛去:“哇哦!!帥哥!帥哥!!我要親親!”

雲清影順勢抬眸往旁邊看去,就見祁梧長身玉立,步伐優雅地走了過來。

雲清影:……

祁梧也不在意雲清影的冷臉,笑容溫和清雋:“雲小姐,上午好。”

雲清影麵無表情:“祁先生,我不會答應你的要求的。”

祁梧哈哈笑了兩聲:“雲小姐放心,我隻是來公園坐坐,呼吸下新鮮空氣。”

說著,他還搖了搖自己手裡拿著的小板凳。

雲清影:……

祁梧長得出挑,一來就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

他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就那麼隨意的將小板凳放在雲清影的卦攤前。

雲清影見他準備坐下,忍不住皺眉:“公園這麼大,你就非要坐在這裡?”

祁梧笑得溫柔:“公園再大,這裡也不是雲小姐的地盤,我為什麼不能坐?”

雲清影:……

說不過他,雲清影乾脆低頭看起了手機。

祁梧也不嫌無聊,就這麼靜靜陪著她,偶爾有大媽大爺過來詢問他的感情狀況,也被他巧妙回絕。

一直到中午,雲清影才起身收攤,準備去吃午飯。

祁梧也跟著起身。

桂圓看著兩人和個陌生人一樣,不由得替雲清影著急。

這樣一個性格好長得又帥氣的男人,錯過了那可是一輩子的遺憾啊!

她在祁梧起身的瞬間,扇動翅膀,平地一股清風,吹得祁梧踉蹌一下,身子一個不穩,直直跌入雲清影的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