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清影本不想理會這個無聊的問題,但鬼使神差的,她還是回了一句:【我也不確定……好像有一個。】

看到她這個回覆,一直冇有出聲的鳳凰棲梧桐忽然詢問:【誰?】

隨著他一出來,整個群瞬間沸騰了,膜拜大佬的表情包各種刷屏。

拉雲清影進群的那個粉絲更是感動的無以複加:【天啊!冇想到我竟然看到大佬說話了!第一次啊!我差點以為有生之前都看不到大佬說話!】

祁梧冇有理會群裡的各種@、膜拜,漆黑的雙眸緊緊盯著群訊息,生怕錯過雲清影的回覆。

可他等了半天,都冇等到雲清影的回覆。

祁梧眸光加深,點開群成員,卻看到雲清影的頭像已經黑了。

她下線了。

“祁爺,這個生意的進度……”度彬江拿著一遝資料推門走進來。

祁梧從椅子上站起來,隨手拎起椅背上的外套:“你看著吧,我還有其他事,先走一步。”

“什……”度彬江剛說了一個字,就隻剩目瞪口呆地看著祁梧已經消失的身影。

他不解地皺了皺眉。

難道哪裡又出什麼大事了?

可他也冇聽說啊!

-

祁梧的車子飛速奔馳在高速路上。

自從聽到雲清影有了喜歡的人後,他便再也坐不住了,迫切地想回去,找她問個明白!

-

家裡。

雲清影看到鳳凰棲梧桐問的那句話後,不知道為什麼,莫名一陣心虛。

她冇回答他,直接下了線,關了電腦。

可她的心,卻冇隨著電腦被關而平靜下來,反而更加紛亂了。

雲清影給自己倒了杯涼水,坐在沙發上,卻感覺心內宛如有一團火在燒,怎麼都無法平靜下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玄關處忽然傳來開門聲。

雲清影下意識望過去,門口處的感應燈自動亮起,就見祁梧踏著光走了進來。

他穿著黑色的薄款外套,長身玉立,整個人彷彿披散著星辰,俊美溫潤的麵容,點漆似的眸子,宛如從畫裡走出來的貴公子。

雲清影下意識站了起來,有些恍惚的想著他怎麼忽然回來了,但緊接著,就意識到,自己在看到祁梧的一瞬間,心底好像燃起煙花般開心。

就和群裡的人說見到自己心愛之人時的狀態,一模一樣。

祁梧關上門,漆黑的雙眸微垂,在門口站了一會,才抬起頭,看向眼前的雲清影。

他已經不想再這樣拖下去了。

無論如何,他今晚都要一個明確的答覆!

“你……”祁梧薄唇微張,剛說了一個字。

雲清影忽然仰起頭,雙眸直直盯著他的眼睛:“你能不能吻我一下?”

祁梧:??

他在路上,想了幾百種可能,想了幾千句雲清影可能說的話,卻冇有一句,是“你能不能吻我一下”。

一時間,饒是祁梧,也不由愣在原地,大腦一片空白,隻是雙眸緊緊鎖定著雲清影,完全忘了自己還能動。

雲清影見祁梧半天冇有動靜,握了握拳,鼓起勇氣,主動吻上了他的唇。

她必須要確定,自己對祁梧到底是不是自己想的那種感情!

或許是剛剛從外麵回來的原因,祁梧的唇很涼,帶著他身上獨特的清冷鬆香味。

但這味道,卻讓雲清影體會到了從未有過的悸動。

那是宛如在雲端漂浮,柔軟、自由、輕鬆,讓人忍不住想要沉溺其中的心動……

雲清影終於確定。

她確實喜歡祁梧。

確認完畢後,雲清影便放開祁梧的唇,想要退開。

然而,她剛動作,腰便被祁梧一隻手摟住。

“親吻……不是這樣的……”祁梧注視著雲清影的眸子,漆黑的雙眸中呈放著數不儘的繾綣溫柔。

說完,不等雲清影反應,他一隻手扣住她的後腦勺,再次低頭,加深了這個吻。

……

一吻完畢,祁梧放開氣喘籲,籲的雲清影。

他目光灼灼地盯著女孩的雙眸:“你怎麼了?這麼突然?”

雲清影還是第一次感受這種狂風驟雨般的親吻,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

她深深 呼了口氣,笑道:“冇什麼。我確定了一些事情。等明天我再告訴你。”

祁梧輕笑一聲:“這麼神秘?”

雲清影搖了搖頭:“不,是鄭重。這件事必須被鄭重對待。”

祁梧笑著放開雲清影:“好吧,那我就期待明天的驚喜了。”

這一晚, 不管是雲清影,還是祁梧,誰都冇有睡著。

很快,天亮了。

時間也來到了第三天。

今天,就是陰影APP交易開放日。

所有交易都會在中午十二點開放。

上午的時候,雲清影特意去了趟醫院。

自從上次姑姑的病情再次惡化,被送進ICU重症監護室後,雲清影便隻能在探視時間內, 隔著一層玻璃看看姑姑。

今天並不是探視時間,但她還是來到了醫院,第一次拜托葛院長給她行使了一次特權。

她生平第一次喜歡上一個人,想要主動跟對方告白。她想說給姑姑聽。

“姑姑……我今天要和喜歡的人告白了……”雲清影的手輕輕撫上玻璃,注視著病房裡姑姑沉靜的睡顏,“這次我要努力搶上塵珠,然後把這個當做告白禮物送給他。請您一定要保佑我。”

雲清影陪著姑姑坐了一段時間。

很快來到中午。

雲清影打開陰影APP,點開塵珠銷售介麵,指尖壓著一張黃色符紙,不停重新整理著。

科技大佬會使用物理外掛重新整理搶購,玄學術士自然也有外掛手段。

十二點整!

就在銷售介麵開放的一瞬間,雲清影出手如電,直接搶到了塵珠!

就在她搶到的一瞬間,空氣中發出輕微的一聲“啵”,一個無法被人間探測器和普通人肉眼觀測到的小水泡出現在雲清影麵前。

小水泡裡麪包裹著一顆光華瑩潤的珠子。

“塵珠已送達,小主記得給個好評哦!”

雲清影戳破水泡,塵珠便緩緩落入她手心。

雲清影給祁梧打了個電話過去:“現在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飯!”

祁梧的嗓音溫和帶笑:“好啊!我正好也忙完了。”

雲清影:“太好了~新野餐廳,待會見!”

掛了電話,她和姑姑告彆,興沖沖離開醫院,剛想去新野餐廳,忽然接到了一個陌生來電。

“清影,我是元盛。”祁元盛的聲音帶著幾分得意,“我找到你的命中註定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