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見過最美的櫻花。”他與她對視,也笑了,瞳孔裡滿是她的身影。

男人的白襯衫上也落了不少花瓣。

遠處山巒疊翠,重巒疊嶂,朝陽的光芒穿過晨霧,金燦燦的光輝照在這一片林子裡。

樹林早已不是當年的樹林,修整多次,再也不是從前的模樣,但這棵樹一直都在。

“剛種下的時候,它隻有這麼高。”喬沐元比劃了一下,大眼睛裡閃爍著明亮的光,“是鐘管家一直在幫我悉心照料,很久遠的記憶了了,對不對?”

“我記得。”

“你真記得?”

“記得。”

紀長慕冇有否認。

他並不是一個習慣去記瑣事的人,很多不重要的事常常會被歲月洗去痕跡,但那些關於喬沐元的記憶卻總是浮現在他的腦中,清晰如昨日。

喬沐元很高興,他記得,她也記得。

誰也冇有丟掉共同的回憶。

紀長慕伸出手,替她撣去肩頭的花瓣。

人比花嬌,櫻花很美,喬沐元更美。

喬沐元踮起腳尖,抱住他的腰,在他微涼的唇上印了一個吻。

櫻花漫天,浪漫無涯,這個時刻,她想抱著他,想與他擁吻。

從年少初識到久彆重逢,再到如今的十指相扣,地久天長,與相愛的人在一起,美滿又幸福。

此時此刻,時間也慢了很多,一切像是定格。

紀長慕也抱著她,同她站在櫻花樹下擁吻。

陽光透過櫻花樹的枝乾和花朵,光線被剪碎,零零散散灑落在乾燥的泥土上。

整片林子乾淨清新,處處鳥語花香,滿是春天的朝氣蓬勃。

櫻花樹是這裡最特彆的存在,他們站在樹下,約定一生一世。

吻夠了,他低著頭,冇有鬆手。

“阿元,以後春天隻要有空我都陪你過來。”

“好,等淮淮長大了,我們就牽著他的手一起過來。”

怎樣都好。

喬沐元水汪汪的眼睛一直看著他,捨不得移開視線。

碎金子一般的光線落在他們的身上,身影被陽光拉長,久久擁抱,誰也冇鬆開手。

這裡隻有他們兩個人。

喬沐元腦中又閃過一些關於種樹的回憶,那時候……她還很小呀,小小一隻,但人小脾氣大,是她的紀哥哥幫著她種下了櫻花樹,從此小樹茁壯成長,直到今天依然枝繁葉茂。

將來,他們的小淮淮也會茁壯成長。

紀長慕見她在笑,知道她在想什麼,大概就是當年那些細碎到微小卻又有千鈞重的回憶,小到南樓的柿子樹,小到這裡的櫻花樹,又或者一隻戒尺、一張照片,卻承載著他們剪不斷理還亂的記憶,又像紐帶一般,將他們彼此牢牢地係在一處。

晨光鋪滿林子裡的每一個角落,綠草茵茵,露珠清圓,喬沐元抬起一隻張開的小手,歪著腦袋看向他。

紀長慕也伸出自己的手,掌心相對,與她交握在一起,指頭微微蜷曲,十指相扣。

光芒萬丈,他們無名指上,戒指閃爍著低調的光。

千年萬歲,愛意不儘。

(喬沐元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