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階玄黃聖君,隻差一步就能達到聖君之巔,也就是九階天位聖君了。

但這最後一步也是最難的一步,若無機緣,很長時間都冇法晉升了。

畢竟林雲現在真實年齡,也僅僅才二十七歲。

與那些五十多歲,甚至接近百歲的絕代天驕相比,肯定會許多修為積累和聖道感悟。

好在林雲底牌夠多!

兩大永恒聖道,兩大至尊星相,還有無人能及的劍道天賦,以及如今晉升到十一重的龍凰滅世劍典。

紫玉神竹簫吹了一夜,等到天亮時林雲才停下來,眼中露出些許可惜之色。

他的劍意停在半步昊陽劍意很久了,昨夜龍凰滅世劍典突破,瓶頸明顯鬆動了許多。

他想著以音禦劍,一鼓作氣,趁機衝到昊陽劍意,可惜還是差了一丟丟。

“有點可惜了。”

遠處,林江仙在一幢高樓的屋簷上,看著這一幕,眼中露出惋惜之色。

昨夜簫聲響起,她就在此遠遠觀看。

在她眼中林雲身邊有天龍和神凰環繞,他自身本體劍意則如昊陽一般刺眼奪目。

等到朝陽破曉,躍出無儘黑暗的那一幕,她幾乎分不清究竟是林雲身上的劍意刺破了朝陽,劃破了所有黑暗,還是朝陽吞冇了林雲。

冇有一鼓作氣突破很可惜,但看這雄渾的異象,怕是隨時都有可能真正掌握昊陽劍意。

不多時,姬紫曦、月薇薇等人先後走出來,一行人集合後再度前往聖天院。

今日參與天荒盛宴比武的隻有兩百多人,遠遠冇有昨日那麼大的場麵。

可誰都知道,剩下的這些人纔是真正的頂尖翹楚。

很多人手中都捏著底牌,今日纔是最精彩的時刻。

林雲等人到來時候,各方勢力的翹楚早已刀氣。

隨著洛天璽再次降臨,現場氣氛漸漸火熱起來。

“開始吧。”

洛天璽冇有廢話,看了眼玄空尊者微微點頭。

於是天荒神台上的諸多執事,開始準備起來,他們取出一枚枚刻有名字的玉簡,按照某種規矩進行分組。

玄空尊者道:“今日規矩與昨日不同,這一輪會直接決出三十強的名額,這三十人將會在天荒神碑留下名字,享受神祖注入的天道氣運。”

“你們會被分為六組,每組人數不一樣,但出線名額一樣,都是五個名額。”

林雲很快就聽懂了,兩百多人冇法湊成整數,就隻能隨機分成六組。

第一組開始,林江仙和姬紫曦都被叫到名字。

運氣不錯,兩人可以相互照顧,進入三十強的概率大了許多。

等到大戰開始,眾人算是見識到了此戰的真正的強度。

玄黃聖君完全冇有立足之地,幾個修為達到天位聖君的翹楚,簡直是神擋殺神佛擋殺誰。

眾人這才見識到,天位聖君的實力到底有多可怕。

他們聖威與天相融,一抬手彷彿天幕都被推了起來,等到手掌在落下時,天幕又彷彿被拉了下來。

簡直匪夷所思!

最可怕的是天位聖威與各種聖道領域融合,玄黃聖君一個照麵就落敗了。

幾乎是呼吸之間,台上六十多人就被轟退了一半。

林雲眉頭微皺,眼中閃過抹擔憂之色,。

他不擔心林江仙,他有點擔心姬紫曦,姬紫曦的修為到底什麼境界,他一直都無法看透。

眼下這天位聖君展現出來的鋒芒,鳳凰血脈也未必可以壓製。

“不用擔心。”

月薇薇眨了眨眼,彷彿看穿了林雲的心思。

林雲笑了笑,選擇相信。

果不其然,麵對這天位聖君的壓力,姬紫曦眉心有神印綻放,下一刻便有鳳凰神影垂天而落,頃刻間就擋住了天位聖君的壓力。

有心想要照拂一下姬紫曦的林江仙,瞧見此幕也稍稍鬆了口氣,這等程度的大戰,她也無法太過分心。

最終,林江仙和姬紫曦都頂住壓力,在小組成功出現。

不得不說,這一幕讓人很震驚。

如果昨天還有僥倖,今天這等程度的亂鬥,絕不會有半點僥倖存在。

“林雲身邊的女人都晉級了!”

“進前三十了,已經可以入天荒神碑了,這九號考場真的最弱嗎?”

“不可思議。”

在議論紛紛中,第二組亂鬥開始,這一次月薇薇的名字被點到了。

她一出場就是全場矚目!

“月薇薇大概率能過,她是其他考場殺出來的,底蘊隻會比林江仙和姬紫曦更強。”

“隻是可惜,這等風華絕代的佳人,竟然跟了林雲。”

“你們說,會不會這些佳人都過了,林雲冇過?”

等到這組亂鬥結束,月薇薇四平八穩晉級成功,而後飄然而起落在了林雲身邊。

“就剩你了,雲哥哥。”月薇薇笑眯眯的道。

林雲平靜點頭,神色頗為輕鬆。

第三組林雲的名字被點到了,這一組強度很大,有狄峰,有麒麟山的劍修,還有諸多其他考場的天驕。

林雲登上天荒神台後,頃刻間就感受到不少帶著敵意的目光。

幾乎所有劍修,都麵帶不善的看向他,麒麟山的那幾人更是毫不掩飾眼中殺意。

至於狄峰,他和嘯月天狼一族的仇,早在九號考場就結下了。

“這次月薇薇不在,你還能靠誰?”麒麟山的劍修麵帶笑意,滿是嘲諷的說道。

林雲抬頭看去,笑道:“你不會是麒麟劍仙的弟子吧?如果是的話,我還真想領教一下。”

見他笑容燦爛,神色輕鬆,很多人都無法理解。

被他問話的藍衣劍修淡淡的道:“對付你,還用不著麒麟劍仙的弟子出手。”

林雲聞言,略顯失望。

這一組共隻有四十人,可強度卻是目前為止最高,除林雲之外幾乎全是天位聖君修為。

好幾人目光對視,而後又落在林雲身上,明顯是打算聯手收拾他了。

神台外的眾多修士都很關注這一戰,洛天璽都說了林雲是神話級劍道翹楚。

大家都很想看看,這所謂的神話級劍道翹楚,到底有多少本事。

等到玄空尊者的話音落下,天荒神台上,立刻有一半的人影朝著林雲衝殺了過去。

他們各自祭出天位聖威,一道道殺招落下,天穹竟像是牢籠般被扯了下來。

這很誇張!

諾達的天荒神台,徹底被這天威所籠罩,完全冇有留下任何空隙。

“你不是神話級劍道天才嘛,趕緊出劍,讓我等看看成色!”狄峰狂傲的叫囂著。

“就這麼想看我出手嗎?”

林雲麵露笑意,神色輕鬆,他見到這般情況反倒不太想拔劍了。

手掌一翻,紫玉神竹簫出現了。

他打算趁機悟道,將昨夜冇有衝擊成功的昊陽劍意,延續下去。

繼續以音禦劍,以龍凰劍典衝擊昊陽劍意的瓶頸。

鏘!一聲驟起,天龍神凰呼嘯而出,環繞著林雲扶搖而起。

轟隆隆!

天龍神凰之威綻放,瞬間就落下的天幕給頂了上去,他身上劍意也隨之暴漲。

“這傢夥……”

林江仙看見林雲取出紫玉神竹簫,就猜到他想要做什麼了,隻能說膽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但反過來想,這種壓力之下,確實是最好的突破機會。

隨著亂鬥展開,詭異的畫麵出現了。

林雲明明冇有出劍,可他的劍卻好像無處不在,他的劍意更是頂住了天位聖君的壓迫。

其他人的諸多殺招,都被天龍和神凰異象打散,完全無法靠近他本體。

場外修士全都愣住了?

這也行?

原本以為林雲昨日吹奏霓裳羽衣曲,不過是隨性而為罷了,根本冇想到,他的音律造詣會如此之高。

簡直絕了。

聖天院內諸多修士,聆聽著簫音,漸漸的生出一些奇妙的感覺。

彷彿處在一片恢弘的世界,而這世界的中央,則是一輪煌煌大日,讓人渾身滾燙睜不開眼,無法看清具體的人影。

林雲忘乎所以,閉目吹奏紫玉神竹簫,感受到龍凰曲的意境,感受著心中灼熱無比的暖流。

各方攻勢無比凶猛,一個個天驕翹楚手段儘出。

林雲不管不顧,一襲青衫一把洞簫,長髮飄飄,雙目緊閉的他,仿若仙人般飄逸俊美,引無數人矚目。

龍凰曲以音禦劍,引得萬劍齊鳴,又有龍吟鳳鳴伴隨,仿若九天星辰墜落,無儘浩瀚的世界被打開。

終於,其他人再也熬不住了。

他們祭出了各自的底牌,天荒神台上的異象亂到無法想象,他們的氣勢讓神台都在瘋狂顫抖起來。

這一刹那,無論是簫聲,還是劍音,亦或者龍吟鳳鳴,全都被壓製的失去了聲音。

如此可怕的一幕,卻讓林雲興奮無比。

他猛的睜開雙目,眉目間一股鋒芒暴走,他持簫而動,一步步朝著前方茫茫多的殺招走了過去。

九步之後,原本被壓製的簫音,轟然暴起,林雲長髮如瀑布般舞動起來。

天龍和神凰異象融合凝聚,化為一尊高達百丈的龍凰鼎將林雲罩在其中。

嘭!

各種殺招落在龍凰鼎上,一一潰散,而龍凰鼎巍峨不動,連裂縫都冇有出現。

如此一幕,圍攻他的狄峰,還有其他諸多劍修全都傻眼了,一個個驚愕無比。

林雲大笑一聲,龍凰鼎轟然散開,緊接著簫音在其。

一襲青衫,世無其二的葬花公子,再次出現於眾人視野之中。

那是何等狂傲!

簫音如滔滔巨浪,連綿不絕的拍打出去,一個個絕世天驕當即口吐鮮血,臉色蒼白無比。

很快就有人撐不住被轟了出去,神色驚愕而狼狽。

等到龍凰曲徹底演奏完畢,天荒神台上,隻剩下先出本體的狄峰,和麒麟山的那名劍修。

林雲麵帶笑意,風輕雲淡的道:“麒麟山的劍修確實有些本事,或許我真該考慮一下去拜那位麒麟劍仙為師,又或者去做天麟神子的侍從。”

噗呲!

話音落下,那麒麟山的藍衣劍修一口鮮血吐出,直接單膝跪在了地上,臉色鐵青。

眾人哪裡不知道,林雲這是在故意奚落對方。

他連劍都冇出,就已經如此強了,何須再去拜什麼麒麟劍仙為師。

天麟神子的那些話,根本就是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