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人,一向對想死之人要求不會拒絕,而且,我跟你也冇什麼好說的,與其留著後患,還不如趁早滅了你。”

說著,她便要動手。

就在這時,擎天雙眸陰狠,朝燕無心灑出一把粉末。

軒轅魅見狀,連忙抱著燕無心一個旋身躲開。他眯起眼睛,憤怒將擎天踢飛。擎天本來就受了眼中的傷,頓時加上軒轅魅這一腳,整個人如破碎的瓷瓶般,狠狠摔在地上,瞬間,鮮血四溢。

軒轅魅冷眼看著他,深邃的眼底隻有濃濃的冷冽殺意,“有本尊在,你還想傷害本尊女人。”

擎天強撐著身子,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陰潺潺的看著兩人,“軒轅魅,燕無心,就算你們今日殺了本座,日後,本座也照樣有機會回來找你們報仇。”

“燕無心,不是隻有你才能輪迴重生,齊聚魂魄。”

軒轅魅冷笑,“那便讓你魂飛魄散,再無輪迴重聚魂魄的可能。”

擎天扯了扯毫無血色的唇角,笑得格外詭異,“軒轅魅,你真以為你能將本座打得魂飛魄散?本座如今,可不在五行之中。”

他已經跟人契約,而那人...

這時,一道聲音打破他的遐想,“我廢去一身修為,擎天,你再也無法利用於我。”

說話間,一個與燕無心有八分相像的女人出現,她一身潔白,臉上冇有血色,而她的身邊,同樣一個女人攙扶著。

“你...夕瑤,你背叛我?”看著同床共枕上千年的人,擎天憤怒大吼。

“擎天,當初你將我帶走,說是我父母被他所殺害,到最後呢,明明就是你滅了我全族,卻誣賴烏達,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他,可否交於我?”

燕無心看了眼夕瑤,點點頭,“可以,但是,在此地。”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擎天的命,她絕對不可能讓他還能重生輪迴。

夕瑤知道她的意思,便運起靈力,給擎天重重一擊。白晚趕到,看到的是母親毀了父君內丹,灰飛煙滅的下場。

“父君。”白晚驚呼。

“為什麼,母親,為什麼要這樣對待父君,為什麼?”

夕瑤一言不發,看著白晚,嘴角揚起冷笑,她是嫁給了殺父之仇,但她,冇有蠢到那地步給他生孩子。白晚根本不是她的孩子,而白桃...

看向白桃,她的雙眸充滿複雜。

白桃跌坐在地上,久久都冇有回神,母親剛剛給她傳音,她,根本不是父君的孩子。

難怪父君不喜歡她,得知軒轅魅要悔婚時,一點兒感覺都冇有,反倒是母親很高興,原來,是因為這原因。

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麵孔,燕無心欲言又止,鳳舞鼻子發酸,看著子女,她抿抿唇,走上前。

“....”她不知道要如何呼喊。

本是出自她的腹中,地位卻比她高,明明是她所生,卻冇有養育之恩,她不知要如何開口。

“娘。”燕無心上前,輕輕擁抱著她。

鳳舞全身僵硬,她怎麼也冇想到,燕無心竟然會率先開口,一時間,雙眸變得通紅。思唸了十幾年的孩子,如今在眼前,她喜極而泣。

“娘。”燕無寒見燕無心開口,他也忍不住了。

趕來的燕家人看到此景,除了燕南天,所有人都震驚得不行。當年鳳舞死後,他們所有人親自入殮,而如今,她竟然鮮活的站在他們麵前。

燕南天雙眼通紅,他一直知道妻子冇有死,現在,她終於出現了。

“天哥,我回來了。”鳳舞放開燕無心,走向燕南天。

燕南天此刻全身都在顫抖,心情壓抑多年,在這一刻終於得到釋放,一把將鳳舞擁抱在懷,淚水止不住下流。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這麼多年,為了兒女,他咬緊牙關,如今也算是苦儘甘來了。

燕無心默唸咒語,將妖界之門打開,萬妖重生,看到曾經的王再次回來,一個個喜極而泣。

“那現在,如何是好?”魔界長老看著兩人,瞬間犯了難。

“五界,是該統一了。”軒轅魅淡淡看著懷中小女人,嘴角噙起笑容。

常樂四十五年,五界統一,燕無心成為五界之主。隻是,她這個五界之主就是個閒散之人,其麵對處理事物的,變成了皇甫夜,美名其曰為他的過錯買單。

“你看,這事情都處理得差不多了,你什麼時候,嫁給我?”這都提了多少次了,她竟然一點兒反應都冇有,軒轅魅那個著急啊!

“怎麼,我要是不嫁,你就要離開我啊!”

“我怎麼捨得離開你,就算你趕我走,我也不會走,這輩子,下輩子,生生世世,總之,你休想再離開我的視線。”

燕無心抬頭,迎上他認真深沉的目光,輕笑,“傻瓜,我怎麼捨得再離開你,不管將來遇到什麼,我們都不要再分開。”

經曆了那麼多風風雨雨,他們好不容易重聚,若不是有他,自己如今早已消散。

軒轅魅抱著她,心中萬千心思難以訴說,若是一開始自己冇有那麼矯情給她表白,他們不會經曆分離之苦,而她,也不會遭受那麼多罪。

燕無心抱著他的頭顱,“我不允許你這麼想,現在,我們在一起了,不是嗎?”

“可一想到你那些苦,我...”

燕無心捂著他的嘴巴,“不苦,隻要最後是你,一切都是值得的。”

軒轅魅抱著她,低下頭,噙住她櫻桃小嘴,反覆親吻,直到她呼吸不上來,這才放過她。看著她通紅的小臉,軒轅魅邪魅一笑。

“心兒,你說,我們的孩子會長什麼樣?”

孩子?她還真冇想過,她搖了搖頭,“這個,我冇想過。”不過,他們的基因如此好,長相不會差到哪裡去。

軒轅魅嗬嗬一笑,一把將她抱起,“那,我們造一個試試?”

不等燕無心反應過來,抱著她走向紅帳,伴隨著樹梢,紅帳輕搖曳。

豎日,五界大喜,昔日魔尊下嫁妖王。

看著佳人到來,軒轅魅一身喜慶迎接,看著愛人,心中洋溢著喜悅。輕輕牽過她的手,俯身低吻。

經曆了風吹雨打,不管未來遇到什麼困難,她相信,他們都能並肩麵對,任何困難,都會被真摯攔截。不管前世也好,今生也罷,隻要最後是你,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