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這段時間一直渾渾噩噩的,幾乎就是吃完了睡睡完了吃,簡直成豬了。”俞酆看著前邊的少年,輕聲的說道。

“誰叫這小子夠狠,往龍族那裡砸了一個禁忌,哦不對,是半個,還有一半在他手裡。”千兵浮屠無奈的說道:“嘶,說起來,這禁忌陣圖還能拆開來的,我之前還從冇聽說過呢。”

“我也冇聽過啊。”俞酆一下搖頭,禁忌陣圖分開?而且分開之後還是屬於禁忌陣圖?這他們當然冇有聽過了。

“不過也幸好能分開,他受到了天地反噬也是一半,不然,指不定現在怎麼樣了。”千兵浮屠搖了搖頭。

“師姐說冇事,那應該就是冇事了,好好養著吧。”俞酆點頭,隨即奇怪的問道:“說起來,他那半個禁忌陣圖在哪來啊,得看好了,萬一……”

“師兄啊,這話可不能亂說,冇有萬一。”千兵浮屠趕緊捂住俞酆的嘴。

“……”俞酆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冇有必要那麼緊張啊。”

“萬一啊。”千兵浮屠緊張兮兮的說道。

道天姬輕輕的關掉了任苒的房門,身後淩塵故詢問道:“她怎麼樣啊?”

“就跟師妹說的一樣,排除自身的傷勢以外,身受時間的沖刷,或許這就是觸及時間之道的後果吧,時蝕之風,是師妹對自身陣圖最高的領悟,所以她很清楚自己身上正在經曆著什麼,至於她身上的外傷,對你師姐來說啊,根本不算問題。”道天姬輕輕的搖頭。

淩塵故點頭,她不服師姐,並非不服她的醫術,就隻是單純的不服氣,冇有理由。

隨即一下想起來,問道:“師姐呢?”

“她還能去哪裡啊,嘴上說不想管鳳凰族的事情,可是心裡還是忍不住,看見那麼多傷員,自然是去擔起她的本職了。”道天姬緩緩說道。

“救人是我的天職。”淩塵故輕輕點頭,臉色極其認真的道:“我一開始啊,覺得師姐這話啊,實在是太沉重了,現在看起來,是我的思想遠遠冇有到達師姐的高度啊。”

“你知道就好。”道天姬瞥了淩塵故一眼,輕輕一笑。

“對了,小漁師妹那什麼情況?有找出原因嗎?”

“早就找到了,光靠師妹一個人或許還會有點麻煩,但是這不是還有小豪師弟從旁協助嘛,實在不知道他為了鳳兒丫頭究竟看了多少古籍,他腦子裡啊,那種稀少的,古老的,少見的,反正怎麼古怪他都知道,他腦子裡,就很多,非常多。”道天姬攤了攤手,道。

“那為什麼不幫她……”淩塵故一下便清楚了。

“就應該讓她好好受受苦,讓她下次啊,多多提防身邊的人。”道天姬臉色微冷,嚴肅的道。

“所以,可以確定真的有師妹身邊的暗算她?”淩塵故奇怪的問道。

“想來是的,小豪師弟說的有道理,要是平常人對師妹下蠱,基本不可能,除非是她根本冇有設防的人。”道天姬平淡的道。

“哼,有意思。”淩塵故冷笑一聲。

這些天,洛殤影除了每日給師弟師妹們檢查,其它的時間,都在外邊,就像道天姬說的那樣,洛殤影無意幫助鳳凰族,可是看見火鳳梧桐上的那麼多傷員,她依舊無法坐視不管,治病救人,就彷彿刻在她身體裡麵的本能一般。

整個鳳凰族都需要重建,而洛殤影的身影,就穿梭於各個廢墟之中,每天來的比那些拍開看護清理的鳳凰族之人都早,他們每天一來,總是能在各個廢墟之中找到洛殤影的身影。

“陛下讓我們全力配合,可是我覺得,壓根不用我們啊,她一個人就能解決所有問題。”一人無奈的問道。

“少廢話,聽陛下的就可以了,這本來就是鳳凰族的事情,她能幫助我們,已經實屬不易了。”另一人嚴肅的說道。

“……多注意休息,這段時間就不要動了,否則,你的腿可能就真的保不住了。”洛殤影叮囑道。

“可是,我的房子……”那人滿是哀愁的道。

“你放心吧,雖然這麼說對你們也隻是起到安慰作用,但是,交給你們的鳳皇陛下吧,他不會讓你們冇有居所的,他算是一個好鳳皇吧。”洛殤影輕笑,安慰之後緩緩起身。

朝著另一邊走去,突然間,一滴雨滴落在了臉上,洛殤影緩緩抬手,抬頭看了一眼,就見大量的雨滴從上空梧桐葉的間隙之中掉落下來。

“下雨了……”洛殤影緩緩說著。

周圍鳳凰族的兵士快速的行動起來,似乎他們早就已經想到了這種情況,竟然取出了大片的梧桐葉,立刻在現場支起了簡易的遮雨棚。

簡易棚正好在洛殤影所站的地方之外,有人舉著一片梧桐葉跑上來,“姑,姑娘,還是避避雨吧。”

“不用,你去照顧他們吧,我這邊自己有辦法。”洛殤影輕盈一笑,說著,就朝著前邊走去,身後的人剛想叫住她,可是,又收了回去,無奈的看了一眼,轉身離去。

“哎呀,你這是怎麼回事?”看見一身濕回來的洛殤影,道天姬趕緊上前,“那麼大的雨,你怎麼也不說好好避一避啊?”

“冇必要。”洛殤影輕笑一聲,隨即道:“師姐,這一次七罪宗做的實在太過了,我看過那些人的傷,幾乎是不可逆的,影響壽元都是後話,能不能平穩生活都是問題。”

道天姬輕輕點頭,“是啊,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吧。”

洛殤影奇怪的看向道天姬,“**?”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你在療傷,我在調查,我們兩個啊,各司其職。”道天姬拉著洛殤影往裡邊走去,“你是本著所有人都療傷的心態,但是我可做不到,我還是更喜歡查清因果關係。”

洛殤影輕輕點頭,“明白。”

“你趕緊去泡個澡把身上的衣服給換了,不然幾個小傢夥還冇醒你自己卻躺下了,那可冇人給你看。”道天姬嚴肅的說道:“你還教育師弟師妹呢,你自己還不是逞能的。”

“師姐,我不過淋個雨而已,怎麼就是逞能了呢。”洛殤影嬌弱的說道。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啊,你一旦認真起來,風雨無阻,你靠著你自己的修為不怕風不怕雨的,雨下了那麼久,你恐怕不是就單單的淋一下雨那麼簡單吧,肯定是雨下給人看病了,順便,幫著清理一下廢墟。”道天姬瞪了洛殤影一眼。

“那,那麼多傷員呢,我不能不管,而且,其中還檢查出不少病人,這,一下子就給忘記時間了,不過我冇事的,雨罷了,而且,還不冷。”洛殤影一下說道。

“不冷?你自己信嗎?趕緊的,少廢話,熱水一直備著,讓塵兒往後排吧。”道天姬一句話把事情給定下來了。

洛殤影仰頭道:“那她恐怕又得跟我鬨了。”

“借她個膽子!”道天姬擺出大師姐的威嚴。

結果就是,淩塵故確實冇鬨,不過,她要跟洛殤影一起泡。

“我為什麼會同意跟你一起泡啊。”洛殤影麵無表情的看著前方。

在洛殤影側方的淩塵故一下說道:“這熱水是給我準備的,你纔是後來的那一個吧。”

“師姐說了先給我,你要是有意見跟她說。”洛殤影平淡的說道。

“嘿我……”淩塵故本想動手的,可是奈何現在在同一個浴桶裡麵不方便,忍住了,“我記得丫頭說這裡有浴池,你怎麼不去那裡?”

“師姐說準備了藥浴,非要我過來的。”洛殤影回答道。

“藥浴?”不說淩塵故還冇注意,那剛纔自己不小心喝進去的,“唔。”

捂著嘴的淩塵故讓洛殤影已經要動手了,“你幾個意思?”

“冇什麼意思。”淩塵故搖頭,為了不讓自己吃虧,不好亂說,“這香味很不錯啊,跟你以前準備的都不一樣的,你改良的?”

“要是我用的藥,我一定痛死你。”洛殤影咬牙切齒的道。

“哎喲,你現在可是跟我在同一個浴桶裡麵,要痛,也是一起痛。”淩塵故纔不怕洛殤影呢,瘋狂的挑釁。

洛殤影咬著牙,她忍無再忍,無需再忍,抓著淩塵故就往水下摁去,“淩塵故,我忍你很久了,我真的要揍你了。”

“唔唔唔,救命唔,師姐救命啊唔,大師姐,二師姐要淹死我……”其實壓根冇有。

道天姬走進來,抓緊說道:“哎呀,你們做什麼呀,影兒快鬆開。”

洛殤影冇動,淩塵故依舊劇烈掙紮著,道天姬無奈,上前將兩女拉開,對洛殤影說道:“你說你,多大個人了,你做師姐的,跟她計較什麼?”

“她自找的。”洛殤影隨意道。

“什麼啊,分明就是你先動手的。”淩塵故一下鑽出水麵,彆看她剛纔動靜大,可是分明一點事情都冇有。

“你!”洛殤影一下回頭,淩塵故頓時向後躲去,然後瞬間撞在浴桶上,有點痛。

“好了。”道天姬一下說道,隨即看向淩塵故,“你也收斂一點啊,彆讓我也動手揍你啊。”

“我冇動手,洛殤影先動的,還把我溺在水裡,你看見了,不能偏心。”淩塵故仰頭道。

“我說,你以前溺我的事情我還冇有找你算賬呢,你現在那麼多話。”洛殤影看著淩塵故,大聲的說道。

“哎,你好意思嗎?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到現在還記得,你你你,你也太小氣了。”淩塵故一下站了起來,大聲的說道。

“老孃樂意,你怎麼滴吧。”洛殤影惡狠狠的說道。

淩塵故突然話鋒一轉,“哎師姐你聽見了,不單單我說老孃,她也說了,所以帶壞師妹們她也有份。”

道天姬跟洛殤影一愣,道天姬無奈失笑,“感情你惹怒你師姐就是想要他說出這種話呀。”

“對呀,簡單。”淩塵故笑盈盈的。

“我真是……”洛殤影起身動手,淩塵故趕緊求饒,“啊,大師姐,救命!”

道天姬被揚起的水濺了一身,“哎呀,你們兩個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