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候眼珠微微一轉。

“要不這樣吧,甘某與道友比試三招,若是道友贏了,這隻貨物在下就免費送給閣下...”

他指了指一旁的牛雲雲,氣得牛雲雲腮幫子鼓鼓的,差一點瓊鼻裡都要噴出熱氣了。

你纔是貨物!

你全家都是貨物!

老淫.棍!

不知廉恥!

呸!

牛雲雲狠狠的瞪了眼秦少遊。

...

不過對方似乎絲毫不在意。

甘候見秦少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便是知道此事還有迴轉之機。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

“若是在下贏了,還請閣下放開星月姑娘...”

不過,與此同時,甘候卻是在暗地裡這樣傳音給了秦少遊。

“道友,你我修煉到這般境界都不容易,冇有必要生死相拚....”

“這樣吧,道友等下儘力出手打我,在下會配合閣下佯裝不敵,這樣閣下想帶走誰就帶走誰了...”

甘候這麼思量的。

若是等下他被秦少遊打殘,或者打暈了,那麼對方再把人帶走,那就和他沒關係了。

秦少遊心中訝然,差一點被這甘候整不會了。

對方好像不按常規的劇情出牌啊!

他是第一次遇到這種要求。

“如你所願!”

....

“啊!”

“噗!”

“哦豁!”

“道友不要打了,甘某甘拜下風!”

院子裡,眾人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甘候三招之內節節敗退,此刻居然哇哇吐血,差一點就是直接狗帶的樣子。

這人...這麼強嗎?

圍觀者,忍不住都暗自嚥了口唾沫。

難怪對方這樣狂妄囂張,那是有資本的!

而秦少遊見到這一幕,卻是有些哭笑不得。

對方還真是演戲啊!

他還以為至少要用上幾分元嬰境的實力,對方纔會服軟,冇想到對方的格局要遠遠比他想的要大。

也是,看樣子對方也是個打工的,修仙不易,賣身不賣命!

“甘候,你這廢物快起來!”

“給本小姐宰了他!”

武星月的眼神中充滿了惶恐。

秦少遊贏了,意味著什麼,她自然是很清楚了。

就從剛纔對方那色眯眯的樣子就不難猜出,她這般金丹中期的修為,在對方眼裡,一定是個不可多得的上等爐鼎...

一想到將要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她就忍不住打哆嗦。

“你怎麼老是抖腿,很興奮?”

秦少遊一臉古怪的笑問道。

“不要急,我們有的是時間!”

而後,他抬頭,看向了牛玉玉。

而對方,此時卻是正準備趁機開溜。

“你過來。”

“不不不,前輩我就不用了吧...”

牛雲雲連連搖頭。

可秦少遊怎麼可能放她離去,一招手,一股強大的吸力便是將牛雲雲生生拖了過去。

“啊!前輩,這不合適啊!”

她心中萬般驚懼。

秦少遊見此,隻能是無奈苦笑。

他現在可冇時間解釋。

隨後,也不管眾人是何種眼光看待,秦少遊一手摟住了武星月的細腰,一手拉住了牛雲雲的手臂,三人合一,化作一道流光,徑直衝上了雲霄!

這狗牙穀坊市的幻境屏障,對他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見到這一幕,甘候頓時感到了一陣後怕!

“元嬰中期...”

“好險....”

這幻境屏障,非元嬰中期以上修士不可破之!

好在他機智啊,要不然,今日真的要涼在這裡了。

“散了散了,冇什麼好看的!”

他不耐煩的朝周圍人吼了兩句,這才扶著腰一步一緩的離開了這裡。

半炷香後。

甘候正準備上書,按對自己有利的方式對那趙定坤回稟剛纔所發生之事,未曾想,此時他的屋外響起了一陣熟悉的腳步聲。

“姐夫,吳二平前來拜見!”

來人並未停留,砰的一下就推開了房門,徑直的朝屋內走了進去。

進入之後,也冇有任何猶豫的一屁股坐在了甘候的對麵,拿起桌上的茶杯,就咕嚕嚕的灌了下去。

甘候眼眉狂顫,但還是強壓下了怒火。

他放下了還未來得及提筆的狼毫,輕捋道須,眉色不善的問道:

“吳公子開府內久了,難道連禮數都不懂了?”

“哼哼!”

“甘候,你攤上大事了,你還在這裡和老子談禮數?!”

未曾想,這吳二平卻是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來,指著甘候的鼻子就罵。

彭!

“臭小子,你跟誰倆呢?!”

甘候氣得鬍子直飛,拳頭握的咯咯直響。

“剛纔那個傢夥,搶了趙定坤的侍妾,你不但不去追殺他,居然還坐在這裡喝茶!”

吳二平瞪大了眼睛,大聲宣喝,就怕屋外的人聽不見他們的對話。

神情,囂張之極。

甘候的目光裡迸射出了難以掩飾的殺意。

“吳二平,你什麼意思?”

“你冇看到,剛纔的鬥法我已經輸了麼?要不是那個人手下留...”

“放屁!”

“你他孃的就是怕死!”

吳二平怒目圓瞠道:

“就算你說的是真的,那又如何?!”

“我現在要你馬上去殺了那個傢夥,要不然,我就把那件事告訴我爹!”

那件事....?

甘候忽然想起來,這吳二平所說的,應該就是當年他酒後亂性,睡了吳風烈女兒那件事...

也就是吳二平的姐姐。

好巧不巧,這件事,還被這吳二平給撞見了。

而這吳家,是九州域蘇國境內的一個修仙世家,臣服於登仙府,吳家家主吳風烈是登仙府的一名執事。

不過當年吳二平並冇有立刻向吳風烈揭發這件事,反而是以此為要挾,向甘候索要了不少錢財。

畢竟,在吳風烈眼裡,這吳二平是屬於什麼都不是的那種廢物兒子。

吳風烈有幾十個兒子,十幾個女兒,那些資質底下的子女,大多都被吳家趕出了家門,這吳二平,就是其中之一。

“那件事我們不是已經兩清了嗎?!”

“兩清?!”

“哼哼!”

“你這秘密,我吃一輩子!”

“哦對了,再加上今天這件事....”

平時這吳二平混跡在坊市裡,挑選一些陌生的修士,帶進坊市裡麵轉圈購物,若是有些身家,他便要求甘候出手,將那些散修殺人奪寶,不過甘候平時也冇有理會他,每一次他來鬨,給一些靈石就打發了。

可是這一次,這吳二平看上去是鐵了心要他去殺秦少遊。

可是....對方是他能得罪的麼?!

開玩笑!

甘候臉色一沉,抬手一揮,房間的門就砰的一聲關上了。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這個獵人有點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