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後,李世民傳來聖旨,讓韋浩出去,主持解決這次的事情,韋浩不想出去,但是李世民連續下來兩道聖旨,讓韋浩出牢去解決,

韋浩冇辦法,隻能前往承天宮那邊,兩個人在承天宮書房裡麵密談一個上午,談話的內容,無人知曉,

下午,韋浩這邊就展開行動,首先就是對那些藩王動手,包括李治,李泰,李恪,還有李世民的那些兄弟,全部被人看著,送到了他們的封地,

此舉一動,讓天下震驚,接著就是韋浩開始清理那些搶奪商人的官員,全部都是抄家,家產充公,他們的工坊,還給了那些商人,

同時,韋浩開始去勸說那些商人開始開工,而韋浩家裡的那些工坊也是全部開工,大唐的商業,開始恢複,接著就是通過那些律法,完善律法,整個通過的過程,非常是順利,

接著,就是李世民命令韋浩協助太子殿下處理政務,韋浩開始全麵培養太子,

貞觀十七年,大唐的軍隊,開始遠征戒日王朝,經過差不多半年的作戰,戒日王朝被攻陷,整個戒日王朝王室的人,全部被殺,

與此同時,大唐這邊也是第一批轉移了200萬年輕人前往戒日王朝,隻要願意去的,每人分得土地100畝,同時獎勵10貫錢,三年免稅,十年半稅,韋浩在戒日王朝那邊呆了三年,穩住那邊局勢,

三年以後,戒日王朝的糧食產量劇增,整個大唐,糧食完全不缺,人口增長迅速,整個大唐控製的人口,已經超過了三億,其中兩億多是中原人,

而大唐長安到洛陽的鐵路,開始修建,曆時一年餘,火車通車,通車的時候,長安和洛陽的百姓,全部來看了,

李世民也是親自主持通車儀式,火車的時速約六十公裡,百姓們嘖嘖稱奇,極大的縮短了長安到洛陽的通行時間,大量的商人也是開始坐火車來往兩地,同時,從洛陽到戒日王朝的鐵路也在計劃當中,

與此同時,親王分封的要求一直在朝堂這邊流傳,李承乾和李世民兩個人冇有辦法,開始對戒日王朝進行分封,將土地分給了那些親王,同時要求韋浩製定了分封後麵的規定,

韋浩製定完後,李世民封韋浩為親王,大唐唯一而異性王,不過還冇有對韋浩進行分封,李世民和李承乾希望能夠給韋浩找到一塊好地方,

而且,他們也不希望韋浩現在就去就番,大唐現在還需要韋浩來主持,而此刻,朝堂當中每年新進入的官員,九成以上來自普通百姓子弟,大唐的教育也開始興起,

貞觀二十年,韋浩開始在全國推行基礎教育,隻要是大唐的子弟,不論男女,滿六歲,全部要進入到學堂當中讀書,所有教育費用免費,

而且,所有的教書先生也是領著國家的俸祿,大唐開始執行十年義務教育,教學科目當中,增加了算術,格物,化學,生物等科目,十年教育完了以後,所有的學生,不論男女,都可以參加高等考試,進入到大唐五十所頂尖學府讀書,

隻要進入到了這五十所大學讀書的學生,他們畢業後,直接進入到了朝堂的各個部門,為此,大唐朝堂每年有二十萬人纔可以選擇錄用,

貞觀二十二年,大唐第一位女縣令出現,

貞觀二十五年,大唐開始陳兵於波斯王朝邊境,而波斯王朝的百姓,一直仰慕大唐的生活,尤其是得知了戒日王朝的百姓,併入大唐後,生活水平提升,所有孩子全部進入學堂讀書,而且,有的還入朝為官,百姓們已經不想抵抗大唐的軍隊,

而波斯王朝的軍隊,在和大唐的軍隊進行了一次決戰以後,全麵潰敗,大量的軍隊投降,韋浩坐鎮前線指揮,接受那些軍隊的投降,

大唐的軍隊也是長驅直入,直接殺到了戒日王朝的都城,戒日王朝王室投降,李世民對戒日王朝的國王封為郡王,整個王室成員,全部遷入洛陽居住!

同時,大唐開始對戒日王朝展開分封,調整所有親王的封地,韋浩的封地也被那些官員提出來,

李世民找來了韋浩,詢問他想要封在什麼地方,韋浩搖頭,表示現在還不需要,

貞觀二十七年,李世民病危,韋浩是波斯西麵快速趕回來,剛剛抵達長安皇宮,李承乾,李麗質,長孫皇後已經在承天宮門口等著韋浩了。

“父皇如何了?”韋浩到了承天宮門口,馬上問了起來。

“父皇一直在等你回來!”李麗質紅著雙眼,對著韋浩說道。

“慎庸,快點進去!”李承乾也是對著韋浩說著,韋浩直接來到了李世民三樓的寢宮,此刻的李世民瘦弱如柴,韋浩快步過去,跪在了李世民的床邊。

“父皇,兒臣回來晚了!”韋浩臥著李世民的手,哽咽的說著。

“嗯!”李世民也是張開眼,看清楚了是韋浩以後,笑了,接著想要握緊韋浩的雙手。

“父皇!”韋浩靠近了李世民。

“慎庸,大唐,朕就交給你了,好好輔左高明,大唐還需要你,你的封地,朕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就是在波斯灣那邊,那邊土地肥沃,地域遼闊,但是,還需要你繼續在這邊輔左才行,高明冇有你,朕不放心!”李世民握緊了韋浩的手,對著韋浩說道。

“父皇放心就是!”韋浩點了點頭,堅定的說道。接著李世民看著遠處的一個箱子,李承乾馬上過去取過來。

“打開!”李世民開口說著,李承乾馬上打開,裡麵躺著一卷聖旨。

“慎庸,這個是冊封你封地的聖旨,到時候讓高明去宣讀去!接下來,大唐可是需要你坐鎮,高明還是不夠成熟,做事情可能會有欠缺考慮的時候,還需要你在旁邊多提點纔是!”李世民對著韋浩說道。

“父皇放心,太子殿下現在已經非常成熟了!”韋浩馬上點頭說道。

李世民接著就是看著李承乾。

“父皇放心,所有的弟弟,兒臣已經命令他們火速趕往京城這邊!”李承乾馬上對著李世民說道,他知道李世民想要看到那些兒子,

而李承乾早就下了命令下去,李世民點了點頭,接著就是握緊著韋浩的手,不讓韋浩離開,

當天晚上,韋浩就是在皇宮當中,陪著李世民,李世民一直都是在昏迷當中。

“慎庸,來吃點東西!”李承乾此刻也是帶著一些宮女進來,後麵都是端著吃的。

“嗯,殿下還冇有休息?”韋浩站了起來,拱手說道。

“嗯,辛苦你了,本來該孤守在這裡的,但是你也知道!”李承乾苦笑的說道。

“知道,殿下放心去處理那些事情就好了,對了各個軍區那邊是否聯絡的上?”韋浩馬上問道,韋浩現在就是擔心軍隊的事,畢竟,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陛下病危,一旦軍隊的那些有異動,那就麻煩了。

“都聯絡上了,他們也是上了奏章!”李承乾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好啊,那就好,不過也不用擔心,我大唐的軍隊,經過幾次改革,那些將軍想要徹底控製軍隊,是不可能的!”韋浩也是放心了一點。

“這還要靠你,慎庸啊,波斯和戒日王朝那邊?”李承乾看著韋浩問道,那邊是韋浩在坐鎮的,鎮守那些藩王,

“殿下,這個是我來的路上寫的,可是需要你去做的,現在那些藩王的封地太大了,人口也多,現在看著是冇有問題,

但是十年後,二十年後,那就要成問題了,所以臣已經寫好了處理的方案,這次那些親王回來後,直接宣佈,縮減他們的封地,

就是保留差不多一個州的麵積作為封地,那些封地要集中在一個區域,要不就是集中在波斯那邊,要不就是集中在戒日王朝那邊,到時候新的親王,也是全部要集中在那邊,臣的封地也是如此!”韋浩說著就把奏章給了李承乾,

李承乾聽到了震驚的看著韋浩,之前他也是一直擔心這一點,那些藩王的封地,可是要比大唐初立的國土麵積大多了,而且百姓也是多多了,雖然那些藩王不控製軍隊,但是一旦那些藩王和軍隊的將軍勾結,到時候就麻煩了,

另外,按照規定,那些地方的稅收,五分之一要給藩王,積累下去,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所以,李承乾一直擔心那些藩王,

現在韋浩寫了這樣一本奏章上來,李承乾非常開心的同時,也有點擔憂,擔憂那些藩王到時候會反對,不過有韋浩坐鎮,那些藩王反對也是冇有用的,

畢竟,在整個大唐,韋浩的威信非常高,百姓和軍隊也是信服韋浩的,那些藩王現在想要造反,那是完全冇有可能的。

“慎庸,你要考慮清楚,這份奏章如果讓那些親王們知道了,可是會有麻煩的,到時候他們會說孤,趁著這個機會,削減藩王的勢力,恐怕會不好!”李承乾看著韋浩吃驚的說道。

“到時候他們到了以後,就在父皇身邊宣讀這份奏章,我相信父皇是同意的,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孫後代互相廝殺吧?”韋浩看著李承乾說道。

“嗯,大臣那邊呢,你說他們會不會反對?”李承乾接著看著韋浩問道。

“不會,現在大臣們對於那些藩王控製著這麼大的土地,也是反對的!”韋浩搖頭說道。

“那就好,那就等他們回來再說吧!”李承乾聽到了韋浩這麼說,也是放心了很多,

五天後,所有的藩王彙聚在李世民的床前,李世民讓人拿出了韋浩的奏章,讓一個太監念著,王德公公早就走了,現在在李世民身邊的,是一個年輕的公公。

那個公公唸完了以後,所有的藩王都是非常的震驚,很多人都是盯著韋浩,表達自己的不滿。韋浩也不解釋,大唐不能四分五裂,這樣是不行的,

貞觀二十七年三月初二,李世民駕崩,傳位於李承乾,定的年號為祥慶,葬禮用了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

那些藩王表麵同意縮減封地,但是背地裡已經決定了,要聯合起來造反,理由就是清君側,除掉韋浩,

而他們回到了封地以後,馬上舉兵,韋浩冇有去鎮壓,而是派遣了蘇定方過去,

一個月不到,就評定了叛亂,那些造反的藩王,也是全部被送到了京城,終身圈禁!

李承乾登基以後,韋浩就有意識的退出了朝堂,除非是發生重大的事情,否則,韋浩是不會去上朝的,而且也不會給出任何意見,

祥慶八年,李承乾突然重病,當年秋天駕崩,傳位於太子李厥,年號慶和,

李承乾駕崩前托孤給韋浩,韋浩冇辦法,出任左仆射,

慶和三年,大唐軍隊遠征歐洲,最終全麵占領歐洲,大唐的百姓也是遷移到了歐洲,與此同時,從波斯的鐵路也開始通往歐洲,

而同年,大唐的軍隊,發現了非洲,非洲為未開發的土地,大唐的軍隊占領非洲,基本冇有遇到抵抗,

慶和十年,大唐的海軍發現了澳洲,移民300萬前往澳洲,

慶和十一年,大唐的軍隊發現了美洲,韋浩親自登錄美洲,對美洲的事務展開安排!

慶和十五年,韋浩以年老請辭,慶和帝不準予,此刻韋浩基本已經不管朝堂事務,

同時,在慶和八年,就已經改製了朝堂,朝堂增加了中書省的權利,中書省,由原來的的不足20名官員,增加到了300名議員,議員每五年從各個行政省選拔,每個省份兩個人,中書省對整個大唐負責,

而六部也增加到了十五部,十五部對中書省負責,皇帝權利下放大部分到了中書省。

慶和十六年韋浩再次請辭,慶和帝準予,同時給了大量的賞賜,

韋浩所有的兒子,全部封爵,鎮守在各方,韋浩請辭後,也是回到了洛陽,並冇有去封地,韋浩的封地是交給了長子去打理,

對於後代,韋浩冇有怎麼去乾涉他們的發展,韋浩一共有59個兒子,分佈在各個崗位上,都是為了大唐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慶和三十年,病重,慶和帝攜帶太子,親自前往洛陽看望,慶和四十一年,韋浩病逝,享年八十六歲。(全書完)

這本書陸陸續續寫了兩年多,這兩年也是發生了很多事情,到了後麵,實在是不想寫了,就一直拖著,非常抱歉,

其實這本書後麵也就還有一個情節還冇有寫,就是遠征戒日王朝和波斯的情節,不過,寫到後麵,精彩點都已經寫完了,不想繼續這樣拖下去,所以還是快點完本的好!

總體來說,這本書前三分之二的內容還是非常精彩的,而後麵三分之一的內容,有點控製不住了,因為情節展開的太大了,不好控製,

其實老牛也知道,到了後麵,弟兄們看的也累了,而老牛寫的也累,所以,就這麼一直拖著,也不像話。

非常抱歉,讓讀者看到這樣一個結尾,其實也不算是爛尾,該寫的差不多都寫完了,就是讓弟兄們等的有點久,抱歉。

就這樣吧,其實老牛也不知道要和大家說什麼,感覺很對不起,但是吧,找理由,老牛也不想找,其實說的很直白點,就是寫到了後麵,老牛寫的也冇有激情了,冇有激情就是喜歡拖著,這一拖,我才發現,拖了快一年了,真是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