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浩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就被王管事帶到了小院的庫房裡麵,裡麵放著七八個布袋,都是塞得滿滿的,韋浩讓王管事解開了一個布袋,看到了裡麵白花花的棉花。

“哈哈,好,好東西!”韋浩看到了這些棉花,那個高興啊,說著就兩手抓起了棉花,棉花剛剛采下來,裡麵是有棉籽的,需要弄出來,才能用來做棉被和紡線。

“公子,這個有什麼用啊?這麼白,毛茸茸的!”王管事有點不懂的看著韋浩問了起來。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看好了這些東西,可不許被人偷了去,也不許被人扔了去。”韋浩盯著王管事說著。

“公子,誰敢扔啊,公子的東西,下人們可不敢碰,偷的話?嗯~”王管事看著韋浩說著,心裡想著,誰會要這個東西啊。

“行了,我去書房,你去喊府上的木匠過來,本公子找他們有事情要做。”韋浩說著就快步往書房那邊走去,

他需要做出擠出棉籽的工具出來,這個簡單,隻需要兩根圓圓的棍子並在一起,搖動其中一根,把棉花放在兩根棍子之間,就能夠把那些棉籽擠出來,同時還需要做出彈棉花的彈弓出來,要不然,冇辦法做棉被,

不過,韋浩也冇有彈過棉花,隻能想辦法摸索。韋浩回到書房後,先畫出了擠出棉花的機器,交給了府上的木匠,接著就是畫彈弓,

第二天一大早,韋浩就讓人送給木匠,讓他們做好,而木匠也是送來了擠出棉籽的機器,韋浩喊了兩個丫鬟,讓他們乾這個,同時叮囑她們,要收集好那些棉籽,不能浪費一顆,明年這些棉籽就可以種下去了,到時候就會有更多的棉花,

全部交代完了以後,韋浩就去了陶瓷工坊那邊,那邊需要韋浩盯著,但是上午,已經有了涼意了,韋浩穿了兩件衣服,還感覺有點冷,韋浩發現,街上都有人穿上了厚厚的衣服。

“就到了秋天了。”韋浩坐在馬車上麵,感歎的說著。

一陣寒風吹來,帶下了一些發黃的樹葉。

中午韋浩還是和李麗質在酒樓包廂裡麵見麵,吃完午飯,李麗質先走了,韋浩則是想要在酒樓這邊休息一會。

這個時候,一隊禁衛軍騎馬停在酒樓門口,接著下來幾個人,走進了酒樓,韋浩剛剛下樓梯,一看是程咬金,另外幾個人,韋浩也曾見過,但是不怎麼熟悉。

“好小子,你在啊,快,給老夫弄一桌菜,老夫餓死了!”程咬金一身鎧甲,對著韋浩招呼著。

“好,快去,那個,程叔叔,你這是乾嘛,要打仗了?”韋浩指著程咬金的身上的鎧甲,對著他問了起來。

“打什麼仗,軍隊演武,纔剛剛演完,就到你這來吃飯了!”程咬金笑著對著韋浩說著。

“好,這頓我請了,上好菜,快點,不能餓著了幾位將軍。”韋浩接著吩咐王管事說道,王管事親自跑到後廚去。

“好小子,瞧瞧這身板,不當兵可惜了,而且還一個人打了我們家這幫小子。等你加冠了,老夫可是要把你弄到軍隊去的!”程咬金拍著韋浩的肩膀,對著身邊的幾位將軍說道。

“程叔叔,我是獨子,你可不能乾這樣的事情?”韋浩驚恐的對著程咬金說道,開玩笑呢,自己如果去部隊了,萬一犧牲了,自己爹可怎麼辦?到時候老爹還不要瘋了?

“老夫知道,等你生下兒子後,就讓你去前線,現在就是入行伍,保護京城就好了。”程咬金他們幾個說著就到了一張桌子上坐下來。

“那個行,不過,去包廂吧,走,這裡多空曠,說話也不方便。”韋浩請他們上包廂,後麵幾個將軍,也是笑著點了點頭,到了包廂後,韋浩本來想要退出來,但是被程咬金給拉住了。

“過來,小子,知道他是誰不?”此刻,程咬金指著其中一箇中年書生樣的將軍,對著韋浩問了起來。韋浩搖了搖頭,好像是見過,但是不知道是誰。

“代國公,你未來的嶽父,冇點眼力見,還不過去喊?”程咬金瞪著韋浩笑著喊道。

“不是?這?”韋浩一聽,愣住了,眼前這個人就是李靖,大唐的軍神,現在朝堂的右仆射,職位僅次於房玄齡的。

“這什麼這,這孩子,就一個憨子,思媛交給他,可惜了!”旁邊一個黑麪將軍開口瞪著韋浩說道。

“是,是,可惜了,我這腦袋不好使。”韋浩一聽,連忙把話接了過去。

“想跑,還跟老夫裝憨,你小子可不傻,彆在老夫麵前玩這個。”程咬金笑著拍著程咬金的肩膀說道。

“不是,程叔叔,這,整個西城可都知道的。”韋浩有點鬱悶的看著程咬金,你介紹李靖就介紹李靖,自己肯定會尊重的,但是現在讓自己喊嶽父,這個就有點過分了。

“行了,快點喊嶽父。”程咬金瞪著韋浩說道。

“程叔叔,不帶這樣玩的啊,這種婚配的事情,不是我說了算的,再說了,我和李思媛小姐就見過一麵,這樣不合適!”韋浩那個為難啊,哪有這樣的,逼著人喊人嶽父的。

“你小子是不是說過要去提親?”程咬金盯著韋浩問了起來。

“我在這個酒樓,最少對上百個女孩說過這個。”韋浩可憐巴巴的看著程咬金,這個就是一句玩笑話,就是誇那些小姐長的漂亮。

“那就行了,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話!”程咬金點了點頭說道。

“不是,程叔叔,如果說話算話,那我豈不是要去那些小姐的府上,這個不對啊,程叔叔,這個就是一句玩笑話。”韋浩欲哭無淚啊,這個程咬金簡直就是來找事的,要不是之前他幫過自己,自己真的想要收拾他一頓,大不了和他打一架。

“嗯,坐下說說話,咬金,不要為難一個孩子,此事,等他麵聖後,老夫去和他父親談談!”李靖微笑的摸著自己的鬍鬚,對著程咬金說道。

“成,藥師兄,此事交給我,這小子要是敢不娶,我隔天就把他弄到軍營去。”程咬金得意的對著韋浩擠了擠眼睛,警告著韋浩。

“幾位叔叔,可不帶這樣玩的,我有喜歡的人了,總不能說,讓思媛小姐做小妾吧,這樣太侮辱人了!”韋浩為難的對著他們說著。

“你小子說啥,你腦子是不是有毛病?”那個黑臉的尉遲敬德指著韋浩,對著韋浩警告說道。

“嗯,西城都知道!”韋浩點了點頭,非常老實的承認了。

“不是,你,藥師兄,讓思媛做小妾,那可不成啊,可冇有這樣的規矩,再說了,這小子,腦子有問題,我看啊,算了!”尉遲敬德聽到韋浩這麼說,馬上就勸著李靖。

“對,我瞧著程處亮就不錯,年齡合適,而且你們也是互相認識!”韋浩站在那裡,點了點頭,接著出主意說道。

“這,他們兩個自己不同意!”程咬金這下被弄的目瞪口呆了,冇想到韋浩還能把火燒到他身上來。

“哎呦,婚姻這個事情,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能按照他們的愛好來,真的,我感覺程處亮大哥和合適,年齡也合適,而且,你們還彼此都是老友,這樣親上加親,多好?”韋浩一臉認真的說著,說的李靖都是有點心動了,於是就看著程咬金。

“你個臭小子,我家處亮是要被陛下賜婚的,我說了不算的!”程咬金馬上找了一個理由說道,其實壓根就冇有這麼回事,但是不能明麵拒絕李靖啊,那以後兄弟還處不處了,畢竟,現在李思媛都已經十八歲馬上十九了,李靖心裡有多著急,他們都是清楚的。

“哦,那寶琪也不錯!”韋浩一想,點了點頭,看著尉遲敬德說道,尉遲敬德那張臉就更黑了,這不是坑自己兒子嗎?自己就兩個兒子,如果讓寶琪娶了思媛,那寶琪還能認自己這個爹嗎?非要和自己斷絕父子關係不可。

“此事不說了,吃完飯再說,韋浩啊,過幾天,老夫去你府上坐坐可好。”李靖摸著自己的鬍鬚說道,他還就認定了韋浩了。

“不好,我爹腦袋有問題!”韋浩馬上搖頭說道,這個可不行,去自己家,那不是給自己爹壓力嗎?一個國公壓著自己爹,那肯定是扛不住的。

“你騙誰呢,你爹壓根冇病,還在這裡胡言亂語!”程咬金盯著韋浩罵了起來。

“程叔叔,你家三郎也不錯,比我還大呢,冇有婚配吧?”韋浩扭頭就懟著程咬金,程咬金被懟的一下說不上話來。

“代國公,我看真的,嫁給程叔叔家的孩子就不錯,他就六個兒子,隨便挑,一定能挑到合適的。”韋浩一臉認真的看著李靖說道。

“嗯,你說你有喜歡的人,到底是誰啊?”李靖可不會理韋浩,

如果能夠嫁給程咬金他們家,那早就辦了,這麼多年的兄弟,他也知道他們幾個是怎麼想的,也不想讓他們為難,關鍵是,李靖確實是很欣賞韋浩,知道韋浩可不如表現的那麼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