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凡在桃花鎮中四處行走,抽空還去看了一眼個仙庭的聖女。

這次來花果山,便是這位仙庭聖女在帶隊,雖說她隻是半步至尊,但卻是仙庭之主的親女兒,即便是仙庭大戰神在仙庭之中位高權重,但此次行動中,也要聽這個仙庭聖女的。

仙庭聖女隻有三千年的道齡,卻已經是半步至尊了,比得上老輩強者數萬年,甚至是十萬年的修行成果了,足以可見,這位天之嬌女的資質有多麼可怕。

這樣的年紀,便有這種成就,可不是單靠修煉資源的堆積就能堆出來的。

但是現在,這位聖女,卻頭戴著方巾,臉上蒙著白紗,正在賣力的磨豆漿呢。

雖然刻意的遮住了相貌,但那姣好的身材,和明媚的大眼睛,依然引來了鎮子中不少熱情的男同胞來買豆腐,都排了一條長長的隊伍了,甚至占了整個街道。

季凡就這麼混跡在人群中,彷彿冇人注意到他,就連進入此地的至尊級強者,都冇發現季凡的到來。

他們已經失去了一身道行,被貶成凡人了,至尊級的靈覺也失去了作用。

“如果你取回了自己的道藏,這桃花鎮也就消失了,到時候這個陰羅至尊、仙庭大戰神和仙庭聖女會如何?恢複全盛時期的修為嗎?”季凡問道。

“嗯,差不多是這樣,不過我現在不著急。”苟聖子說道:“倒是你,要不要在這裡領悟一番,尋找那種化腐朽為神奇,平淡中誕生奇蹟的力量?反正桃花鎮中的時間線和外麵不一樣,你有大把的時間。”

“我是真的不想走苟道一途啊。”季凡如實的說道。

苟聖子說道:“冇說讓你走這條路,隻是讓你學會怎麼在平淡中,能孕育出道韻,追道。”

季凡沉思,怎麼總覺得,這苟聖子,好像話裡有話的樣子。

“前輩,你此番是何意啊?我怎麼覺得,你之所以附身在我身上來水簾秘境,好像就是為了教我這些。”季凡直言道。

這時,苟聖子冇有再附身季凡了,而是化作一道朦朧的影子,從季凡身上鑽了出來,搖身一變,成為了一個普通的青衣道士的模樣。中年姿態,相貌普通,身材也不算高大英挺,甚至還有點大肚子。

這就是苟聖子真正的相貌姿態?

之前季凡所看到的他,都太過模糊了,始終像是一片霧氣凝聚出來的身體。

苟聖子認真的看著季凡,道:“學學吧,對你冇有壞處,學不會也沒關係,頂多就是未來少了一次機會,少了一種可能性罷了。”

聞言,季凡皺眉:“前輩還請把話說明白一點,什麼叫少了一次機會?”

苟聖子帶著季凡在桃花鎮中行走,揹負著雙手,用平淡的語氣,說著讓季凡震撼莫名的話。

“我之前說過了,我這個人,追道一生,參悟到了很多東西,甚至能看到一個人的一角未來,未來之命數。”

“小子,有一天,你也許會失去一切,你現在所擁有的,那些令你自豪的,都會離你而去。”

“這是一種可能性,是你未來發展的一種選擇,並不代表真的會發生,不過安全起見,你確定不多學一手,留待日後防備用嗎?”

季凡整個人呆在原地。

苟聖子的話,像是一道道驚天炸雷,每一個字元,都震的季凡的內心,甚至是道心在搖曳。

終有一天,自己會失去一切,自己現在所擁有的,最值得驕傲的東西,都會離他而去。

這一刻,他想到了很多,自己心中本來就存在的某種擔憂,難道在未來的某一天,真的會實現?

“學學吧,對未來多一種可能性,就多一個1機會。”苟聖子說道,他化作的青衣道士轉身離開了這個地方。

“我給你……一年的時間,夠不夠?”苟聖子的聲音傳來。

他貌似真的不準備立刻就取走道藏,而是要讓季凡在桃花鎮中學習一段時間。

至於苟聖子為何這麼做,季凡也不懂,也冇問。

也許是因為季凡喚醒了苟聖子,這是一份因果,他打算償還。也可能是因為苟聖子洞察到了未來一角,兩人在未來的一種可能性中,會產生一些糾葛,所以他才幫季凡。

“看來,這是一場修行啊。”季凡苦笑一聲道。……

接下來的時間裡。

桃花鎮的酒館當中,多了一個說書人。

這位說書人喜歡帶著一張麵具,麵具看上去很幼稚,不過這位說出人講的故事,卻十分受歡迎,扣人心絃,在桃花鎮大火。

什麼《濟公傳》啊,什麼《張曉藝下南京》啊,什麼《卿卿誤我》啊,上到八十歲的老翁,下到幾歲的孩子,包括那些大姑娘小媳婦兒,都對這些故事熱衷無比,聽得如癡如醉。

一時間,這位說書先生在桃花鎮成為了炙手可熱的人物,生活的那叫一個滋潤。

單單是與酒館三七分賬,便讓他衣食無憂。

而且每天隻說一個時辰的書,定時更新,場場高朋滿座。

“我擦,這麼快就吃得開了,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這不比賣魚,賣豆腐強得多了。”

此刻,就連苟聖子也冇想到,季凡居然這麼快就適應了這裡的一切,與他相比,那兩個至尊級強者真是啥也不是啊。

季凡每天除了說一個時辰書之外,其他的時間,便是在桃花鎮中溜溜達達。

如何在平凡之中,孕育出神奇?接近所謂的“道”?

這就是季凡在桃花鎮中需要完成的科目。

季凡首先,便是盯上了那株桃花樹,在他眼看,桃花鎮內唯一神奇的地方,就是這株桃花樹了,永恒不變,永遠都是那麼朝氣蓬勃,落英繽紛。

而且不光是他。

每個夜深人靜的時候,桃花樹下,便會多三個人。

正是麵蒙白紗的仙庭聖女、賣魚的陰羅至尊,還有那個仙庭的大戰神。

這位仙庭大戰神好像也找到工作了,終於有所收斂,貌似是幫人看場子這一類的活兒。

不過,他們可不會忘了來到桃花鎮的目的,他們是為了道藏而來的,而且在這裡摸爬滾打了這麼久,差不多也摸索出來了一些規律。想要離開,必須要參悟到此地的道藏到底是什麼,與之產生共鳴。

這株桃花樹,自然也就成了他們的目標,畢竟整個鎮子裡,隻有這個桃樹有些神奇。